夏日泡菜香

LM254_14

太阳刚从东山岭上露头。娘说,娃呀,还得抓紧呢,要是赶不上太阳,这豇豆四季豆苦瓜的晒不蔫,做成泡菜就不行了。我猛抬起头,看见娘满头是汗,脸上的汗水正大颗大颗地往下掉。热,真热。夏天这样忙活着,能不热嘛。

我再次看见娘热得满头是汗,那是去白合场的路上。爬高店子那个陡坡,娘背上背着一大坛子的泡菜。我说,娘,这泡菜真香。娘说,娃呀,你是不是饿了。娘用手摸了摸我的额。我感觉到娘的手是那样的粗大厚实。

夏日里,做泡菜卖泡菜再用泡菜让一家人吃饱饭,这是娘的必修课了。

天刚蒙蒙亮,娘就领着我下了地。青蛙叫蛐蛐儿叫东山岭上的夜鹰子叫,这些,娘都顾不上。娘一头扎进菜地里,左右手同时开工,摘着豇豆黄瓜苦瓜四季豆。季节进入夏天,那些菜就是长得快。早晨的露水里,细下心来,你能听见茄瓜小菜枝枝苗苗拔节的声响。左手摘了一大把,往背篓子里丢。右手摘了一大把,又往背篓子里丢。左一把右一把的,娘背上那个背篓子就快要满了。娘背了一大背篓子就往家里走。娘把那些小菜倒在屋门前的晒坝里,又赶紧往东山岭上走,还得摘呢。太阳好的天气,娘每天得摘上三大背小菜才松下一口气。晒坝里的小菜堆得像小山包一样。娘抬一条小木凳子坐在晒坝的中央,一条一根一个地清理着那些豇豆苦瓜四季豆的。

娘说,娃呀,要注意哟,老的烂的蔫的都不要哈,就要那些硬扎点的,晒了泡了才香哟。娘是做泡菜的好手。娘做泡菜就从选材开始。豇豆苦瓜黄瓜什么的,老了晒不蔫,泡了要烂盐水。烂了的蔫了的就更不用说了,那不是做泡菜的料。娘把小菜选好,一把一把地往晒坝里放,一排一排地摆放得整整齐齐,绝不重叠着,否则就晒得不均匀。晒到太阳正当头时,娘再把那些小菜翻整一遍,直到太阳走出晒坝。娘看了看天空,是收菜的时候了。娘把那些晒蔫了的小菜一大抱一大抱地抱进屋檐下的大石头盆子里,放上清水浸上一小会儿。娘再次忙碌起来。娘把小菜洗上三遍水,再用清水浸泡一阵子。娘把小菜一小把一小把地捆好,一小菜盆一小菜盆地端到后屋。

后屋里全是娘的宝贝。那里左左右右地摆放着大大小小的十二个泡菜坛子。大的坛子呢,有大半人高。小的坛子也一个小娃那么高。要是那些坛子都泡满泡菜,要装两千多斤。娘把小菜一把一把地放进坛子里,放一层再使劲地压上一阵,再放上一层。层层叠叠整整齐齐的装到坛子颈部,就该老盐水上场了。每个坛子里,老盐水和新盐水大概各占一半。娘习惯性地用右手的第二个指拇轻轻地沾了一下盐水,再放进嘴边尝尝,咸淡适中,够了,盖上坛盖子。用一句流行的行话说,一切都交给时间了。

泡豇豆黄瓜苦瓜四季豆的,时间要不了好久,最多三周,泡菜就入味出味了。娘得再一次忙碌起来。白合场逢农历三六九赶乡场。逢白合场赶乡场的日子。鸡才叫头遍呢,娘就起了床,收拾泡菜坛子。娘把泡菜一把一把地取出,洗干净,再一把一把地装入一个半大不小的坛子。娘双手抱起坛子,放进一个大竹背篓子里,抬头看一看天色。娘说,娃呀,不早了,得赶紧起身去白合场。

从村子口去白合场,上野猪坳,走倒桥子,上高店子,走泡子沱,还得坐珍珠滩那里的过河船才能到。上坡下坡隔河渡水的,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到白合场。早些时候,娘习惯在白合场的东场口上摆个小滩子卖泡菜。后来,娘直接把泡菜背到刘二娘的馆子里卖。娘说,自己摆小摊子卖泡菜,钱倒是要多挣几个,可是花时间费精神站得脚杆子痛。再说,刘二娘是娘的远房亲戚,俩人从小一起在白合场读过几个月的高小班,算是把话说得到一起的人。刘二娘的馆子生意是白合场上最好的。刘二娘的老公在城里帮个大酒店当过大厨,不是为了守着自己的老婆娃儿守着一个家,他才不得回白合场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开馆子。刘二娘的馆子主打菜就是酸菜鱼、泡菜鸭、泡菜蹄花汤,还有那些酸菜苦竹笋汤、泡菜荤豆花、酸菜豆豆汤。娘和刘二娘的搭当真是绝了。一个是做泡菜的好手,一个的馆子是吃泡菜的好地方。

再说,娘做的泡菜,就是不搭上那些荤的素的盐巴味精的,直接吃都是好味道。这个,是村子里老老少少都知道的。村子里哪家来客了哪家缺菜了哪家头天有人喝醉酒喝大了,都喜欢走进门,要一把娘做的泡菜。娘说,就是一把泡菜嘛,隔壁邻里的,拿什么钱呀,随便拿去吃就是。村子里哪家哪户摆酒席办红白喜事,娘做的泡菜是少不了的。娘做的泡菜是压轴菜。酒席上七个杯子八个盘子地一个个摆着,就等娘做的那份泡菜上桌呢。泡菜端上来了,大家都明白,酒席的菜就上完上齐了,扯开膀子吃起来。

我说,娘,干脆我不读书了,跟着你学做泡菜算了。 LM254_15

娘瞪了我一眼说,瞎扯,娘做泡菜卖泡菜,就是为了让你读书呢。乡下娃,不读书能行嘛,想像娘一样成“睁眼瞎”呀。

我明白娘的意思。娘在白合场摆小摊子卖泡菜时,被人用假钱骗过。这个,大概也是娘把泡菜直接卖给刘二娘的一个重要原因。

我和娘说话时,正在高店子歇脚呢。高店子是去白合场的最高处。站在高店子上,一眼就能望着走马岭。走马岭上的车来车往,进进出出白合场的车子看得清清楚楚。娘说,娃呀,你想坐着车走出走马岭吗?我抬头看了一眼娘。娘一直望着走马岭的车来车往。我知道,大半辈子了,娘还没走出过走马岭更远的地方呢。娘最远就只去过白合场。每次进刘二娘的馆子卖了泡菜,娘最多吃上一碗荤豆花,就匆匆忙忙回到了村子。再就是下地种菜,摘菜,泡菜了。

后来好多时候,娘的那句话都像娘做的泡菜香一样紧紧地围绕着我,在梦里,在身边,在眼前。

又一个夏天的来临,当我想起娘的那句话,我知道,自己该是回家的时候了。

回家,去吃上一口娘做的泡菜。一个夏天就美好了起来。

12 Central Baptist13 Denties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