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内存知己  天涯若比邻

LM254_03

 

人一辈子除了家人之外,朋友也是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份。青少年的玩伴,纯真无知,青涩互动,难分难舍。少女闺蜜无话不说,探索各种秘密,青春、浪漫、理想…… 都在这个摇篮中编织成美梦和人生的憧憬。在踏入社会工作之后,朋友更是重要的伙伴,可能影响你的事业,甚至你一生的走向。到了老年,朋友是美好的祝福和慰藉。

我本性不近酒肉,也就没有结交什么酒肉朋友;也未曾有过高官爵位,所以也没有遇到附炎趋势、权尽而交绝之人。只有赤子之心,在文化的大战线上,曾经带领一支小分队,推心置腹做好本职,才结交不少知心朋友,忘年交也不少。朋友中又有许多不同的层面,有生活上、工作上的朋友;也有思想上、心灵上的朋友。人的需要是多方面的,要用爱心去关怀对待你所接触的人,友谊也必陪伴你天长地久。

记得初入文化职场,虽也经历各种培训,但在实践中,难免仍有各种意外,使人措手不及。这时就更需要谦恭,虚心求教于前辈和老同事们。友谊也就在这过程中形成不同的深浅。当面临新形势,开创新业务时,我坚持建立一个新团队。招聘一批志同道合,心志相通,能同甘共苦全力以赴的团队,唯如此才能达成目标。在甄选时,除了专业技能之外,我特别注意到他们的世界观和价值观,要看到他们追求的高度。那时招聘的新人大多是国内来的中年知识分子,有北大、师大、复旦的,文学系、历史系及古借字画有专业修养的。改革开放初期,他们来港,要谋职养家糊口。当时香港的文化界的待遇薪酬都比财贸界要低许多,而资历、学历却要求高。要不是共同的家国情怀,愿为中华文化付出的意愿,恐怕也难坚持恒久。正是这批新团队,使近百年传统的老文化招牌复兴,开创香港文化界的许多先河,创建新的文化企业理念。在患难工作中建立的友谊,的确是难以忘怀。时隔40多年后,去年(2021)5月,我那团队中的一位旧同事,退休后出版了他个人的画册面市,我看到了该书在序言中,仍念念不忘过去那些岁月和友谊,令我颇感欣慰。

除了同事之间的友谊,在工作中与素不相识的读者建立的友谊,也很珍贵。我重视各地读者的来信。在全世界都有华人,在文化上有共同的认同和追求,也多必寻找书籍。除了邮购一般的书刊之外,有些华人视我们为朋友、老师,提出各种问题和要求。某些来信,我必亲自函复,常借介绍书刊帮他们提供学术研究参考资料和讯息,有些甚至是解决思想和心理上的参考读物。那时没有电脑查阅资料的方便,全靠人脑去寻觅。在我们精准的介绍和细心的服务中与读者建立了互信,获得深厚的友谊。远在美、欧、大洋洲、非洲的读者,当他们路经香港时,都会特别来书局找时间见见面,倾谈中不只是谈书论艺,而是如知心朋友般的关怀。其中不乏学者、文人甚至得诺贝尔奖的大科学家。当我到海外考察时,他们也提供不少实际的帮助。

我退休移民澳洲之后,又在新朋友圈中探索。在TAFE学院中,在华人教会中都有不少知心朋友。例如在Sydney教会有位Rosa姊妹,长我两岁。是大学音专,本职钢琴教师,也潜心艺术绘画,我们因性情相近,很自然成为好友。之后我迁居Gold Coast 习画十年,也是受她感染和鼓励。 2006年10月我和家人去黄山住了一星期,回程特别安排要路经天津、北京,因我思乡情切,即使没有家人陪同我也要去。那时Rosa己回石家庄儿子家中定居,知道我的情况后,特别从石家庄到北京接我,为我在中关村预订宾馆,陪同我去天津寻根及带我去石家庄她家,在北京带我去见她97岁的父亲。整个旅程的感受甚多,我想另外为文。这里谨述一段短暂的忘年交:

2006年10月30日Rosa陪我专程拜访她住在北京的老爹吴宗济大师。大家共进晚餐。出我意外的是,老人家非常健谈,活力十足,如此高龄每天还在电脑台前工作。天南地北,丰富的知识,敏捷清晰的思维,中西文化、科技的精通,令我这个当年70出头的晚辈十分敬仰。话匣子打开,谈及他在世界各国作学术交流访问的经历,特别是美国各大学、学术机构的特点和趣事,使我们之间有许多的共识。风趣幽默欢笑满堂,从此之后三、四年,我们在电邮中交流不断。直到老人家101岁去世。在书信中,使我获得许多有关古体、近体诗、词,及汉语语句中韵律特征的要诀。目前凡是和人类说话有关的研究,诸如语音矫治、语言教学、语音自动控制、人工智能中的言语理解翻译系统等,甚至通讯工程,国防保密都要应用语音这门学科。在他去世后的讣文中,我才知道他参于许多国家重点科研项目。他是1934年清华的文学士;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硕士生导师;中央研究院顾问;国际语音学会常设荣誉理事……是中国实验语音学的奠基人。真是学无止境,他活到老学到老,不止跟上时代,还有超越时代的前瞻目标。在这短暂的忘年交中,使我获得知识,开阔眼界,丰富我晚年的思想境界。我想,对他老人家而言能够将自已所长分享晚辈,也是一种乐趣和荣耀。

友谊的交往使我领悟到人生的价值,在于找到自身的定位和活出自已的使命。

8 Calton Church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