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之南

LM256_19

也许是在一个城市住久了,我已经说不清楚这个城市,有些什么特别的景观。此刻,出现在我视野里,那些高低不等的建筑,那些在夜色中隐没,但在白昼里巨大显形的楼厦,一定漠视着我的存在,因为它们太高大而我又太渺小。

你也许住在北方,或者东边的某个地方,而我则一直住在南方之南,云滇之南。我的家在滇南普洱,一个产普洱茶的地方。我的少年青年,一直就住在普洱一个叫墨江的小县城。我喜欢大一点的城市,中年之后,我便一个人歇居于昆明,寻求一种新的生活。在这座色彩美丽的城市,在这个四季如春的地方,我小心地安置了一把安静的椅子。云南这座最大的城市,如今一种叫种寒冷的东西开始缓缓地莅临。其实更多情况下,我一直急于在生活中赶路,不大在意与注视这个四季如春的城市。

这些年,家与马路,还有上班的地方,几乎是这个世界里我惟一的去处。我所有沿路的飞翔,仿佛一只恋巢的鸟在夜间的活动。在这个城市,我就像一只飞行的鸟儿,清早出去夜晚归来。作为鸟儿,它比我有更加充足的理由拒绝夜晚。因为在灯光照不到的地方,它可能迷路甚至飞到野兽的家里去。十月末,天气的冷开始缓缓地莅临,大街上的人三三两两地走在一起,他们的步伐是休闲而平静的。而我,也会在从疾行中慢慢停滞下来,像我从一直迷恋的语词中停滞下来。

这个夜晚,天宇的空间扩展着一些灰色的色调,静谧的大地一幅安详沉睡的姿容。空巢了很久,我的世界变得越来越狭小,自己变得无限的小,低到尘埃,我已变得容不下什么人,也包括渐渐老去的自己,好像我不可以再将自己想像成一个圆满的人或者美好的人。我虽年过半百,还在寻找一个叫做精神的家乡。就在今晚,我注意到一个侧面走过的女子,她酷似我在学校里最好的那位女友。

有人说过,一个追求远方的流浪者,回故乡干什么,那里有的只是回忆。我逃避了,在有家不能归的时候。就在我在远方回头的时候,故乡也在远方,一个人无法没有故乡,虽然我逃避过故乡。逃避也是放逐,也许逃避比放逐更苦。我喜欢在文字海洋静静舞蹈,文字的汩汩流淌化为艰涩的行程,文字是生命一种直白袒露,是一种心灵的停泊,文字在最终的孤寂排列中,凝聚了作者一腔的怒潮,有人说,文字里的嬉笑怒骂皆成文章。

也不知道明天的路如何走,只是轻轻地踌躇,不断地拨动着眼前的迷雾。想要就这样沉睡,或者在酒精里沉醉。但有个声音告知我,不要这样沉沦,时间并不是鲜花开满的岁月,挂满了生老病死的圆缺,就如你掬起的水,从手指的缝隙间留下变得支离破碎。

黑夜是漫长无边的孤寂,黎明是期待惊醒的沉思,在南方之南,我会感动于每一件平凡小事中的点点爱心。

6 Zhang lao hui7 Tai Fu pin qing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