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職場生活中難忘的經歷

 

退休前,我一直在醫學校教學。在四十多年職場生活中,大多過著甜蜜美好的職場經歷;少數過著不開心的職場時光,無論怎樣,上帝都平安地帶領我度過。

一、美好的職場經歷

1.保守不失腳。

過去我在中國時,與許多人一樣,也經歷過各項政治運動。感謝主,使我在言語上蒙主的保守,免犯過錯,一方面,我家境比較貧困,沒有不好的背景;另一方面,平時我是照著聖經上的教導,要謹慎言語。所以,經過各種運動,我都沒有問題,能夠平平安安地過來,這是上帝的恩典。以致在各種運動中均未受殃。在該期間,學校還推薦我參加全國醫學教材主編之一。在各方面蒙主保守不失腳。

2.認真地努力工作。

我在工作期間能按照各級領導交給的工作要求,無論是編寫教材、擔任教學工作、赴實習組織考查等等,均能認真去做,並努力完成。我認識到作為一名基督徒是上帝已經給了我那上好的生命,所以我要把這生命活出來;不僅在教會中,也要在工作崗位上,要認真地努力工作,這是我的責任。

3、手潔心清主必恩待。

在學校工作時,我曾是教師職稱評委會成員。某日,一位老師來我家,送上禮品,要我在評委會上幫忙,我拒收禮品,我認識到這是不義之物。在下鄉期間,我曾治療好病人後,有些人送給我雞蛋等食品,我一律拒收或付款購買。因為我是一位基督徒,服務人是應該的。主確實恩待我,使我在生活上毫無缺乏,豐富有餘。

4、學習“知足”的生活。

我教導學生生活要簡單樸素,自己首先做到,每次因公事單獨出差,都住最低標準的旅舘。因為我們沒有帶什麼到世上來,也不能帶什麼去。只要有衣有食,就當知足。(提摩太前書6:7)“有衣有食”代表生活基本的需要。我能知足的原因:(1)明白一切身外事物都是暫時的;(2)除了維持肉身生存的基本需求(衣食),其他都是多餘的。人的慾望無窮無盡,若不學會“知足”的功課,則永遠無法滿足,無論得著多少,仍覺若有所缺。

5、靠主常常喜樂。

“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箴言17:22)我認識到若能靠主常常喜樂,猶如常常吃“補品”,身體必定更健康,心靈與身體密不可分,心理對生理的影響很大。心靈若喜樂,生活質量提高,生存的意志旺盛,身體也跟著健康,尤勝良藥。在我工作期間,除了患過黃疸性肝炎外,均蒙主看顧,幾乎沒有發生過感冒和其他疾病。信主的人即使遭遇困苦或疾病,也堅持在主裡面喜樂,就會產生安慰和加強身心的力量。喜樂往往產生其他療法所達不到的效果。不僅要經歷內心的喜樂,而且還要靠主常常喜樂,因為這樣的喜樂不是人所能製造出來的,這是聖靈所結的果子。“聖靈所結的果子,就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加拉太書5:22-23)

6、常讀聖經作為生命的糧。

“聖經都是上帝所默示的(或譯:凡上帝所默示的聖經),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提摩太后書3:16)聖經是生命的糧。耶穌說:“我就是生命的糧;到我這裡來的,必定不餓;信我的,永遠不渴。”(約翰福音6:35)使我逐步認識到人如何必須吃世上的食物,才能免去肉體的饑餓;照樣,人也必須吃主這生命的糧,才能免去靈命的饑餓。當時我有一本袖珍小《新約全書》,經常放在口袋中使用閱讀,今天這本小《新約全書》仍保留在家中。

7.助人為樂。

在我工作期間,協助18名畢業生安排在合適的崗位上。如今有的已當上省衛生計生委副廳長,有的是某專業專家。

8.編輯《簡明聖經詞典》《聖經簡明字典》等書。

當時我沒有電腦,全都用手書寫,後來使用手寫筆,逐漸完成該項工作。另外,還在《生活》月刊等刊物上發表小文章200多篇。

二、職場不開心難忘的經歷

1.步行15公里背10公斤米。

日本侵略中國時,多數人生活貧困,當時我十六歲正在讀高中一年級時,因生活困難,經人介紹去農村一所民辦小學教書二個學期。住在農民小黑屋中,晚上用蠟燭代煤油燈。生活異常艱難。每二月一次,肩膀上背10公斤米,步行20公里到杭州供母親用。當時無交通車,只能步行。沿途下有橋,常有土匪出現搶奪財物。進市區前,還要受日軍憲兵及偽軍搜身檢查。在艱難情況下,上帝保護我平安出入。

2、下鄉實踐防病治病。LM258_05

我多次參加下鄉防病治病或醫療隊工作。曾去一個農村進行防治某種嚴重寄生蟲病工作,約三個月。我承擔治療及預防工作。當時條件非常簡陋,沒有床鋪,病人自帶被子和席子,睡在門板地上,我們也睡在門板地上。白天治療和觀察病情;有時晚上半夜要出診,夜間也常起床多次觀察病情變化,所以我們睡眠時間不足。生活也比較艱苦,但見到病人得到了治療和康復,大家非常愉快。後來學校組織部分師生去農村進行教育革命實踐,與貧下中農“三同”(同吃,同住,同勞動)。開展巡迴醫療和培訓衛生員(鄉村醫生),教他們學會用“一根針,一把草”防治常見疾病。

在此四個月期間,我起床後,首先為住戶主動挑水,開始只能挑半擔水左右,慢慢地新增到一擔。在醫療上,我用針灸治療病人1千餘人次;治療重沙眼等常見疾病數十例。在實踐中使病人不花一分錢得到了治療,又鍛煉了自己。

3.農村防治浮腫病工作。

六十年代,在三年自然災害期間,學校組織部分師生下農村防治浮腫病工作。我和幾位學生去農村,住在鄉衛生院臨時小房間內,共住了三人,空氣不流通,自己燒飯,常吃榨菜,很少吃到青菜,生活異常艱苦。共住了三個月。我擔任科研組長,試用礱糠水防治浮腫病的實驗,取得了初步成效,並寫出實驗報告一份。

4.洪澇成災赤腳走路。

七十年代,學校組織一些教師去農村開展“兩管五改”工作及巡迴醫療和科研等。我主要負責指導如何打好一口標準井,在河邊搞砂濾池(井),以改善農村飲用水,防止和減少腸道傳染病的發生。與此同時,開展巡迴醫療及培訓衛生員非常辛苦。不久,在某些農村因下暴雨導致洪澇成災,省衛生廳組織醫療防疫隊前往災區開展醫療防疫工作,當時路上洪水尚未退回,我們只能艱難地赤腳走過去,走路非常艱難,終於到達目的地,完成了任務。我負責指導衛生員、消毒員如何加強飲水消毒和管理,保證居民安全飲水。

22 Berverly Hill Church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