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塘蛙声

作者 / 周天红 | 屋檐下

清晨、黄昏以及夜晚,那些蛙声就从清草池塘里跳跃而出,天地万物之间,我想,那应该是能打动人内心深处好听的音符了。

那些蛙声不只是在池塘里跳跃。田埂上,小河边,稻田里,庄稼地,蛙声此起彼伏你来我往和声欢唱,大有一论高低的味道。一滴露珠,一丛青草,一掌荷叶,一粒稻谷扬花香,蛙声顺着那些清爽的风、清澈的流水或是偏偏飞舞的蝴蝶,在天边,在眼前,在时间的河流里,把一个小小村庄装点着打扮着热闹着。 无法想象,一个村庄农舍,要是没有了蛙声,那是何等的寂寞和无聊,就像一张白纸贴在一面老墙上,没有了半丁点生机。那些日子就难熬了。没有希望、未来和梦想,那些夜和梦,比石头还坚硬。

这些的那些,村子口西边的王二叔是深有感受的。早些时候,王二叔在村子里弄出的动静,那可比蛙声响亮多了。开大货车,在村子里收木料拉到城里卖,在城里高谈阔论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与人合伙开大酒楼。用村里人的话说,那家伙,王二叔走路都扇得起飞。那时候,谁还喊王二叔”王二叔”哟,隔着田坎隔着沟口隔着河岔子,村里人打了照面都大声高气地喊着”王大老板”。王二叔就想当大老板。祖上四五辈都是穷人呀,突然自己就当上了大老板了,那还不是挺着大肚子走路都横着走的货。王二叔有钱了发财了成了大老板了,首先想到的事不是怎样把生意做得更大,而是回家闹离婚。好多亲戚朋友熟人好心人劝他,王二叔怎么能听得进去呢。王二叔开口就说,听你几声青蛙乱叫,我还不种庄稼了。这是乡下人的土话,也是不好听的话。大概意思是说,你说你的,我照样干我的。

王二叔没听「青蛙叫」,果然是吃了大亏。生意做大了,听不进人劝的话,心里膨胀狂妄自大天老大他老二,几场大牌赌下来,赌输惨了。用村里人的话说,差点把裤裆子都输光了。左左右右折腾,王二叔都一把年纪了。生意好的时候,听说还有几个相好的,爱情呀结婚呀生娃呀,还都说起来好像是那么会事。偶尔还有个吧两个说是爱得山盟海誓海枯石烂死去活来的,生意没了钱没了希望没了,人是说没就没了。那些蛙声呢,王二叔听着终于不是乱叫了。还是自己的家好呀。王二叔回到家里,再没出去过。

每天天刚打麻子眼或是天边飘满霞光的日子以及那些难熬的夜,王二叔都爱在门前的田埂上走走或是找个地方坐坐,静下心来,听听那些叽哩呱啦的蛙叫声。

村子口门前是一弯一坝的好田好地。一条小溪九弯十八沱地从深沟高林里流出,绕着村子像玉带一样滋养着那些田土和庄稼。那是生长蛙声的好地方,也是王二叔的欢乐地。王二叔种著自己家的那些大田大土,心里美着呢。这些年,王二叔是把庄稼活研究得透透的。什么时候下种,什么时候栽苗,什么时候打得谷子了,王二叔抬条小木板凳坐在田埂子边上,听一阵蛙声,就知道是什么时节该干什么活。村里人的庄稼地受了个什么病呀虫呀死苗的,都上门问王二叔。王二叔指点上一两句,事情就摆平了。王二叔说,你慌什么呀,听听那蛙声,把握准季节,还怕种不出好庄稼。

也许,那些蛙声,对于王二叔来说,比喊一千声「王大老板」还入耳中听。人啊,不要惊慌失措,能安静下来不乱了心气,不好战、不发怒,不跟人争,忍一时,退一步,那才是豁达的心境。

满塘蛙鸣,一些流云霞光和季节,能静心聆听,都是风景。

村子西头的赵三婆,编织草鞋能一个人编到深夜。有人问她,你一个人编织草鞋,不眨眼睛不睡觉呀。赵三婆说,听着蛙声,心情好着呢,哪有那么多时间去睡觉。其实,赵三婆听着蛙声,还想听每天孙子出门去上学的声音。儿子儿媳在一场车祸中过世了,她一个人养着孙子。每天清晨,看着孙子开心地去上学,她就顺着蛙声四起的田埂上的大石板路,迎着露水,提着一个竹篓子一丁一拐地去白合场卖草鞋去了。

肖大嫂住在村子后山,每天都能准时起床。有人问她,你是凭什么算得这么准。肖大嫂说,听着蛙叫声呀。这些年,肖大嫂家里大事小事不断,都不是什么好事。家里欠着账呀,买不起一口钟呢。没关系,肖大嫂习惯了,听着蛙叫声就能掌握好时间。醒来,点灯,起床,收拾那些山货土货以及扁担箩筐,要么逢场天去白合场卖山货,要么挑着箩筐去二道水煤厂里上班挑煤渣子。一家四口人的生活,肖大嫂一个人就扛住了。

刘四喜是村子里最喜欢听蛙声的一个。刘四喜不得不听蛙声呀,他是村子里的养蛙大户。刘四喜住在村子东边的后沟口头。后沟里的那四块大水田,刘四喜承包下来,全养殖上蛙了。刘四喜听着蛙声,就知道蛙有没有发病有没有发情,蛙什么时候该喂食了什么时候该出货拉到白合场找买家上车了。刘四喜在村子里是一个孤儿呢。刘四喜生长在蛙声丛里,一点也不孤单。靠着养蛙,刘四喜在村子里一批一起长大的娃中,是第一个娶了老婆生了娃还修起了红砖洋楼的。村子里好多家的后生呀,摆谈起都伸起大拇指佩服。

谁不说这些蛙声,都是美丽动人的。

每一缕蛙声都是美丽动人的,就看以什么方式什么时间和地点落在什么人的心上。

走在城市的街口,听不见一声蛙鸣的声响。往来的车辆,半醉的霓虹,街边的路灯以及那些酒楼里传出的热闹,还有那些烧烤摊前繁杂的噪声,又多又乱又烦人。我知道,那些都不是属于自己的世界。在川南长江边这座小城里飘来荡去这么多年,高兴过徘徊过失落过,梦想过希望过失望过,醉过醒过和睡过。我知道,那些都不是自己的村庄和青草池塘。我只想听听那个满塘蛙声的世界。那里才是自己的村庄、土壤和家。

满塘蛙声里,那是美妙的天堂。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