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之后的省思:喝采后,当回到上帝的跑道

我们时常把「成功」,定义为成就、事业、家庭、个人目标等,追求这一切固然是好的,但是功成名就,是否就能代表着达成人生在世的最高意义?

对学生来说,成功也许是「考试考得好,进入理想的学校」;对研究生来说,成功可能是「研究进行顺利,得以发表论文」;对上班族来说,成功应是「专案顺利推动,职位获得晋升」;对一位领导者来说,成功则是「功成名就,达到前人无法达到的重大目标与成果」。成功对于每个人、不同的人生阶段,可能代表着不同的事物与意义。

幼年时期的小小成就,可以累积成为未来发展的基础。长大成人之后,时常为了更大、更难的目标而努力,也愈能体会成功前所付出的汗水与泪水,往往是获取果实所必须的灌溉。谚语「失败为成功之母」,更是成为挫折之中给人们的鼓励。成功固然可贵,但是成功之后呢?只需满足现状就好,或是为了下一个目标而努力?

初尝顺服神权柄的乐果子

若说「失败为成功之母」是不变的真理,圣经中也有个历经多年考验、跨越两代人的历程,最终得以成功的例子,就是以色列人进入应许之地,在迦南美地的第一场战役——耶利哥之役。这也是上帝在行神迹使约旦河分开后,带领以色列民又一次取得胜利极具指标意义的战事。

比较出埃及的第二代以色列人(约书亚记一章)与第一代以色列人(民数记十三章),面对迦南居民时,的确可以发现诸多差异。第二代以色列人在面对迦南地争战的心态准备较为充分(约书亚记一章),他们已经有「为主争战」的动机,从派出侦查的探子就可以得知,他们的信心与上一代截然不同(约书亚记二章)

第一代出埃及的以色列人,看到强壮的民与坚固的城邑,却看不出上帝的作为(民数记十三至十四章),以至于成为无法进入应许地的一代;其后更经历了可拉党叛变、瘟疫(十六

)、火蛇事件(廿一章)、巴兰事件(廿二章)、摩押女子的诱惑(廿五章),反映出那是不愿真心跟随主、只看眼前、爱抱怨、不愿付代价的一代;然而上帝也并未离弃以色列人,而是在当中留下相信的种子。

即使第一代以色列人经历了几乎在旷野灭族的命运,上帝仍然一步步的在以色列民中建立了制度、律例、典章,诸如献祭、安息日(十五章)、祭司与利未人制度(十八章)、红母牛灰洁净之例(十九章)、设立接班人(廿七章)、各节期之祭(廿八至廿九章)、许愿之例(卅章)……等等。

然而在人生的旅途中,我们很容易忽略的另一个现实,乃是重大挫败的发生,往往也滑铁卢式的,紧接于某些成功的时刻之后。我们或许可以比较耶利哥战役与进入迦南地的第二场战役——艾城之战。

从战役中学习得胜的秘诀

耶利哥战役的大获全胜,其实不单单在于那绕城的七日,在这之前,以色列人其实经历了上帝许多年在旷野的磨练,并且经过了好几个步骤的铺陈:凭信心踏入约旦河(约书亚记三章)、立石为记(四章)、行割礼、守逾越节、见到耶和华军队的元帅(五章)、安静绕城十三次(六章),终于在大声呼喊之后,耶利哥城墙倒塌,以色列人取得胜利。

经历了上帝在旷野的教导,这一代以色列人显现出不一样的心志,他们愿意学习属天的道路,而非只是利用上帝,最终在神的时机来到时,获得重大的成功。那时的以色列人,历经了多年的磨难,苦尽甘来,终于达成父执辈达不到的心愿,进入了应许地的第一座城池。他们或许认为这是否极泰来的时刻,接下来只会无往不利吧!

成功的时刻固然欢喜,却也是人们最容易松懈之时。完胜耶利哥城之后,以色列人竟然惨败于艾城,原因不仅是「轻敌」。根据较为可靠的考古学发现,以色列人攻打迦南地,大约是主前1400年间(青铜时代晚期),约莫是中国古代夏商时期。随着冶金技术的进步,青铜制的器具渐渐取代石器;当时的武器、贸易、手工艺开始蓬勃发展,农业生产力提高,物质生活条件改善,城市国家与社会阶级逐渐形成。

当时的迦南人在物质文明上是进步的,城市建得很好,已有排水系统,工人精于使用铜、铅和金。陶器在当时也是有名的精美,与外国也有频繁的贸易,其中包括埃及、米所波大米北部和塞浦路斯。在工业知识上,迦南人也比以色列人更进步,因以色列人有四十年的岁月,在旷野过着游牧生活。那时的耶利哥城应该是庞大而昌盛,位居迦南地的要塞,坐落于险要且辽阔的约旦平原,是通往西边山地的必经之处。

面对小城却惨遭滑铁卢

在上帝多年的引导下,以色列人最终得以在精准的时机攻下困难的耶利哥城。反之,相对于耶利哥要塞,艾城只是个「小城」,附近有低浅的山谷,靠近伯特利,以色列人应该认为可以轻易取胜;但这一次他们不只派出较少的人,也没有求问主,没有耶和华军队的元帅,也没有先尊主为大,结果竟引来令人错愕的惨败!

这或许也反映出,人性往往倾向倚靠经验与「成功的模式」,而忘记凡事先寻求主的心意与引导,尤其是在刚刚经历了胜利之后。经历了艾城的惨败,以色列人或许会开始怀疑上帝使人成功的心意,难道上帝不愿人们追求成功吗?

应该可以说,以色列人追求「成功」的方向并没有错,上帝所造的人原本就不该浑浑噩噩的过日子,何况上帝本来就应许他们进入「流奶与蜜之地」(出埃及记三章8节、利未记廿章24);但是上帝也查验人的心,是否仍然尊主为大,还是在不知不觉间,以属世的成功取代了对上帝的信仰。我们常常会在达到某些成功之时,就以为自己进入了上帝的应许地,从此可以高枕无忧。

胜利之道在于得着神同在

在众多的古文明中,人高马大、在当时拥有相对先进技术的古迦南文明(迦南七族)并未被存留,上帝却拣选过着游牧生活的以色列人先祖,取而代之的建立了一个新的民族国家。对照圣经的原则,这当中应该有值得我们留心与借镜之处。

再一次思考何谓「成功」之时,发现原来我们时常把所谓的「成功」,定义为成就、事业、家庭、个人目标等等。追求这一切固然是好的,人生在世本不该是懒懒散散、浑浑噩噩的度日。但是在功成名就之时,就代表着达成人生在世的最高意义?

而若是在过程中遭遇挫败,人们时常也会一蹶

不振;人的一生难道不该有更高的使命感、更深的意义与更长远的眼光?经历成功之后,我们是把人的经历「方程式化」,把上帝

「工具化」,继续追求下一次的成功?或是应当将荣耀归回给上帝,寻求祂的引导,承认自己不过是无用的仆人,转回上帝的跑道,以不断经历信仰的更新呢?

从世界的眼光来看,主耶稣基督在世上传道的三年半,不能算是成功的,因为风风光光的进圣城,却被自己的学生出卖,在众人面前被羞辱、审判,以被处死告终,且遭受到最不体面的刑罚,门徒四散,孤身一人死在十字架上。

从耶稣的生命看成功与失败

然而我们都相信,主耶稣基督受难的时刻,是救赎大工的必须,是上帝永恒旨意的成全,也是教会诞生的开始。主耶稣基督的复活,成为神儿女永远的盼望;还未成全的「主将再来」的应许,更成为受迫害教会的确据。

圣经说:「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惟独遵行神旨意的,是永远常存。」(约翰壹书二章17节)但这里并不

是指,我们在世可以采取消极、退缩的人生态度;而是要在努力过后、挫败以降、成功之时,重新审视人生的目标与意义,再一次寻求个人在神永恒国度中的定位与使命。成功之前的辛勤与付出固然不可少,中途的挫折与失望也是人生的常态;但是从信仰的角度来看,成功之后常常是下一个阶段的开始,也往往隐藏着对人性的考验。

如此说来,相对于成功之时的众人喝采,成功之后的「静默」反而可能是上帝的保守;一方面提醒自己,不落入追逐属世价值观的试探;一方面在上帝面前,献上祷告、赞美的祭,将荣耀归给主。从这个角度来思考,我也愈来越认同圣经中「无愧的工人」(提摩太后书二章15节)与「无用的仆人」(路加福音十七章10节)的教导。在上帝的荣耀之下,我们在今世的努力,可以成就神国的一部分,得享永恒的福份,那是好得无比的!

此文章取自论坛报副刊 追踪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