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崩耗时,上帝让我认识到…

我感到周围的空间变得局促。我的耳朵除了噪音什么也听不到。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了。

那是我第一次在工作会议上经历了恐慌发作。我当时认为自己只不过是太累了,因为我每天只睡3-5个小时。

那时,我是一名全职写作者,同时在一所大学兼职教书。我每天的日程表上都排满了写作、会议、计画课程、批改试卷和照顾家庭的各样事务。

起初,一个任务接着一个任务似乎很有趣。肾上腺素的激增推动了我一阵子。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觉得自己像在跑一场没有终点线的马拉松。

不过,我不认为减少工作量是一个选项,因为我所处理的项目并不是什么大项目。我想如果我再多一点时间,再努力一点,我也许就能完成所有的事情。

然而,四个月后,我的精神状态彻底崩溃了。我每隔一天就会以泪洗面。我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焦虑和抑郁使我的情况变得更糟,连我的判断力都变差了。

随着我手上的任务一一失败,我开始失去我的自我价值感。

那时,我的老板们注意到我的工作绩效下降了,我变得孤僻了。出于担心,他们建议我休息一个月。起初我还犹豫了一下,但当我的脑子里开始有自杀的念头时,我停了下来,休息了一个月。

我很感激我有足够的积蓄度过这段时期。在休息期间,我有意选择有助于情绪恢复的活动。我和我的心理咨询师谈话,去度了个小假,又和朋友们聊了聊。

因着在这期间我没有什么要紧的事要处理,心里不舒服的沉默告诉我,我在失丧上面还有未处理的悲伤,以及我害怕面对的崩耗状态背后的情绪。

我知道我需要得医治,所以我决定利用这宝贵的时间与上帝共度时光,尽管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理解安息日

我开始通过写日记来处理我的思绪,当我寻求上帝时,祂开始揭示我的内心问题。一个问题是,我经常把忙碌等同于高效,以为我做的事情越多,我的效率就越高。

在出埃及记2312节中,上帝命令他的子民:“六日你要做工,第七日要安息,使牛、驴可以歇息,并使你婢女的儿子和寄居的都可以舒畅。安息日的重点是休息,只有休息我们才可以反思上帝的意旨和良善,从而恢复精神。

我知道安息日,但我发现在我的生活中很难实践它。我的心和我的思想经常徘徊在手头的任务上,很难后退一步去反思上帝为我做了什么。

除了休息之外,安息日也是在将停止工作作为一种信靠主的方式——相信上帝认为休息是好的,祂会供养我们。彼得·史卡吉罗(Peter Scazzero)在他的《情感健康的灵命》一书中写道: 停下来(安息日)的核心问题是信靠。如果我们停下来遵守安息日,上帝会照看我们和我们所担忧的一切吗?

简单地说,就是我很难信靠上帝。我对祂会在经济上供应我的信任不够。当我遇到工作问题时,我不相信上帝会指引我。我固执地坚持着我所拥有的,我认为我可以自己处理一切。

要想信任某人,我们必须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人,以及我们真正可以指望他们做哪些事,尤其是在我们遇到麻烦的时候。然后我意识到,我可能已经忘记在我的生命中上帝是谁了。

尽管祂过去曾帮助过我,但我仍然很害怕,不确定祂是否会继续帮助我以及会如何来帮助我。

因此,我开始挖掘圣经中关于上帝是谁以及祂会做了什么的经文,并在日记中逐一列出:

耶和华有怜悯,有恩典,不轻易发怒,且有丰盛的慈爱(诗篇1038节)。

祂的慈爱必不离开你(以赛亚书5410节)。

祂知道我们需要什么。如果我们求饼,祂会给我们一块石头吗? (马太福音710-11节)。

祂保护着我们(诗篇121篇)。

祂必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申命记316节)。

这些经文帮助我在困难的时候站稳脚。当我感觉到上帝离我很远时,祂的话语提醒我,祂就在我身边,祂丰盛的爱永远不会离开我。

了解上帝创造我的目的

神学家圣奥古斯丁写下了这篇优美的祈祷文:主啊,求你让我认识自己从而让我认识你。

自我意识对我们中的一些人来说不是自然而然的。通常,我们让工作或世界告诉我们自己是谁。

在我精疲力竭的过程中,我意识到我不知道自己是谁,因为一直以来,我的身份都是基于别人对我的评价和我的所作所为。

所以,当我挣扎着也无法完成我的工作量也无法负好生活中的责任时,我开始怀疑自己。我忘记了在上帝眼中我是谁,忘记了祂是如何在祂的旨意中创造我的。

而且,我会想过别人的生活,而不是上帝给我的生活。我见过身边有人又做全职工作又做副业并且都做得很好。我想像他们一样——能够做成这么多事情,并始终对新的机会持开放态度。在我内心深处,有一部分认为我所做的事情没有他们做的那么重要或有意义。

当我思考自己的不满状态时,上帝让我想起了我学生时代的经历。当我们在学校上声乐课的时候,我一直想当女高音,因为他们会有独唱的机会。然而,考虑到我的音域,我被归类为中音,这意味着我只能唱和声部分。这另我很沮丧,尽管我其实并不那么喜欢唱歌。

在我与上帝谈论这一切时,祂提醒我做一名中音并没什么不好。事实上,中音在和声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好使歌曲的质感更加丰富。然而,我并没有把自己视为被造来敬拜上帝的,而是一直致力于将自己的能力发挥到极限,尽我所能来证明自己,这当然不是上帝创造我的目的。

慢慢地,我开始重新发现上帝眼中的我是怎样的——我非常关心别人,我对自己所做的事情充满热情,我有很美的内心,而且我是一个斗士。上帝让我在推进祂国度方面有独一无二的恩赐,能加入这场冒险对我来说是一种莫大的荣幸。

如今,我已经回到工作岗位几周了,我开始专注于我的全职工作。当我试图再次找到我的节奏时,上帝用以西结书1114-19节中的经文来提醒我——祂如何应允要将祂的子民从列国中招聚,带回以色列地。祂要给他们一颗合一的心和一个新灵,将他们更新。当我思想这段经文时,我被提醒:事实上,我的灵也得到了更新。

我的康复是一段持续的过程——我知道状态会有起伏。就在我回来工作的几天后,我注意到我又在慢慢地回到我以前的思维模式了。我开始担心,如果我不能完成手头的任务,如果我再次把生活搞砸了怎么办,等等。

然而,这次我没有让这些想法进一步发酵,而是真诚而勇敢地向上帝祷告,告诉祂我的挣扎,我重新振作起来,知道我可以信靠祂,祂必不撇下我,也不丢弃我(申命记316节)。

此文章内容取自雅米事工原创「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 www.ya-mi.org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