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蟹秋」

俗话说:「秋风起,蟹脚痒;菊花开,闻蟹来。」踏入九、十月,便是品尝螃蟹的黄金时刻。那橘红的蟹黄,白玉般的脂膏,以及细嫩的蟹肉,其色、香、味都令人难以形容。

自古以来,螃蟹便被视为百鲜之冠。清代文人李渔形容秋天为「蟹秋」,意指在秋季不品尝螃蟹就如同错过了这季节的美好时光。 《红楼梦》中描述了许多美食,但其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莫过于那一席螃蟹宴。在第三十八回中,史湘云主持、薛宝钗买单,邀请贾府的大小老少,在大观园中共享螃蟹,同时欣赏桂花。席间,大家欢歌笑语,进行诗词竞赛,真是美食、美景、好时光、欢乐无穷。大观园的公子小姐享受螃蟹宴时,尽是热情与狂喜。我们这些普通人只能在旁观赏,但幸运的是,每年的秋天,我也能够品味那螃蟹带来的美馔。

在我小时候,家住在一个县城,城内有一条小河。每到秋季,父亲便会背着蟹笼,带我至河边捕螃蟹。父亲捕蟹有三宝:铁铲、铁丝和手套。凭借这些工具,他总能从蟹洞中取出一些肥大的河蟹,而我则从石头下「捡」些小蟹。太阳西沉时,父亲牵着我的手,背着满满的河蟹回家。那时,母亲已炒好了菜肴,并准备了瓶二锅头供父亲享用。回家后,母亲挑选一些适中的河蟹,清洗后蒸熟,随后上桌。那些色泽鲜亮、脚爪有力的河蟹,脂肪饶满,都被母亲制成醉蟹,这是爱喝酒的父亲每个秋天最爱的。

制作醉蟹需要时间和技巧。母亲先将河蟹清洗干净,再在盐水中饲养两三天,期间每天更换水,以排除河蟹体内的杂质。随后,她会从桶中取出河蟹,逐一刮去其脚上的绒毛,然后放入专用的坛子中,慢慢加入黄酒,直至蟹身被完全浸没。在盐水中养了这么久的河蟹,此时都渴望着这甘美的酒水,一一尽情地品味,直到大醉。母亲对黄酒的选择非常讲究,通常选用纯正的绍兴花雕酒(俗称「女儿红」)。她说,河蟹性质寒凉,而花雕酒有暖胃的效果,两者完美结合。三天后,河蟹在酒中醉得不能自已,母亲便加入由盐、糖、姜丝、蒜蓉、葱、花椒、桂皮、八角等原料制作的「醉汁」,再加入高梁酒封口。高梁酒的用量必须恰到好处,过多会使蟹肉变苦。最后,她会用牛皮纸封上坛口,用绳子绑紧,大约一周后即可品尝。

当母亲宣布「开封」时,父亲总是兴奋地撕开封口,取出醉蟹。醉蟹色泽微黄,那浓烈的酒香迎面而来,稍微放入蒸锅中蒸上十分钟即可上桌。品尝醉蟹时,肉质细嫩,充满了酒的醇香,并带有鲜、甜、辣的风味,让人回味无穷。父亲和我品尝得津津有味,看着我们,母亲的脸上也露出了更加灿烂的笑容,那份喜悦似乎比品尝醉蟹本身还要深沉。

现今,当螃蟹上市的季节到来,父亲已不再需要亲自到河边捕蟹。超市里的螃蟹品种繁多,体型都很大,但母亲依旧每年秋天为我和父亲准备她最擅长的醉蟹。炊烟缕缕,简陋的小屋里,平民家庭的螃蟹宴亦有着独特的风味和人间的温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