蘆荻花開

蘆葦之花,乃極其平凡,平凡到令人覺得它並非花卉之一。年少時,我讀過《詩經》中的《蒹葭》——「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溯遊從之,宛在水中央。」當時只覺得這是一首對意中人深藏愛慕、卻又求之不得的惆悵詩篇。然而,我當時並未能真正體會到詩人那份淒迷的心情。詩中所描繪的秋涼景致,以及蒹葭,實則指的就是蘆葦。

後來,當我讀到白居易的《琵琶行》——「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詩人在江邊夜晚送別友人。此刻,楓葉與荻花在秋風中發出沙沙聲,構成了一幅蕭瑟的秋日景象,這樣的景致更為詩人那失意與離別的情感增添了一層悲涼之感。

荻花,即是荻的花朵,屬於多年生草本植物。這類植物生命力強韌,與蘆葦相似,皆為水邊生長之物。荻與蘆葦的莖部均可用於編織席墊,因此在文學中,蘆與荻經常並提。如唐詩《溪岸秋思》中所寫:「秋風忽起溪灘白,零落岸邊蘆薺花」,詩中巧妙地描繪了荻花與蘆葦在秋風中的零落景象。

我的故鄉座落於鄂東的一座幽靜小城,一條細小的河流穿城而過,其河水滋潤著低窪的濕地。在這片濕地上,偶爾也能見到荻這種多年生草本植物。荻極為親水,其葉片細長,到了秋天便綻放著紫色的花朵,這也是我最鍾愛的顏色。然而,在濕地上最為常見的,還是那些叢叢茂密的蘆葦。這些蘆葦高達兩公尺許,形成了一片廣闊的蘆葦蕩。群群水鳥在蘆葦蕩裡嬉戲遊蕩,展現了自然界的野趣。

每當暮秋季節降臨,蘆葦蕩裡的蘆葦花便盛開,那些毛茸茸的花朵遠觀如同一片雪白。這些輕柔的蘆葦花在蘆葦蕩中隨風起舞,時而升騰,時而落下,起伏間展現著優雅迷人的舞姿。從春日的倩影婆娑到秋天的蒼翠搖曳,這些輕盈舞動的蘆葦花,成了蘆葦生命中最後一抹鮮明亮麗的色彩。

秋風起時,蘆葦花隨風飄揚,輕盈地飛舞至城內的小巷、石階、水井旁,甚至從窗戶飄進小城的家中,輕柔地降落在桌子、椅子、灶台上。孩子們在這瑟瑟的秋風中追逐著天空中飄舞的蘆葦花,或是將即將落下的蘆葦花吹向高空,或是將其塞入小伙伴衣領裡,惹得一片歡聲笑語。

深秋,是蘆葦收割的季節。人們揮動鐮刀,一株一株地將成熟的蘆葦割下,並將其紮成堅固的捆束,扛在肩上。那些未完全落盡的蘆葦花,在人們的身後灑下一路,成為秋日的一道風景。頑皮的孩童們跟隨在大人身後,追逐著飄落的蘆葦花,為秋日的小城增添了最快樂的畫面。蘆葦不僅可以製作簾子、掃帚、席子,也可以作為造紙廠的原料。而蘆葦花不僅有觀賞和藥用價值,還可以製作成蘆花靴。在我童年時代,物質匱乏,能穿上一雙蘆花靴,便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這種蘆花靴是用稻草打製,夾以蘆花編織,再用棉布條縫製靴邊而成。我記得母親為我做的蘆花靴,底部厚實,鞋幫高挺,穿起來非常溫暖。在這個秋意濃厚的日子裡,我更加懷念起兒時的母親,她用稻草、蘆花和麻繩,一根一根穿插,親手為我們兄妹編製蘆花靴的情景。

故鄉的蘆葦花,總能喚醒我心中那些遙遠的記憶。在落日餘暉中,那純樸而淡雅的蘆荻花構成了一幅詩意濃郁的畫面,讓我彷彿感受到了生命的悸動。站在暮秋的風中,我褪去塵世的浮華,思緒飄向那飄零的蘆荻花。閉上眼,腦海中浮現出一片如雪般的白色,或是燦爛的紫色。我的故鄉,永遠是那麼讓人懷念,那麼讓人牽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