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的朋友放弃信仰……

这是一场严峻的追赶。我朋友的好朋友几个月前离世了,从那以后他一直对上帝很生气。

我试着安慰他,引导他回到上帝身边。我说耶和华给祂所爱的人预备了好的计划(耶利米书1911节)。 我们可能不知道祂为什么让这种痛苦降临到你朋友身上,但我们知道祂掌管着一切——包括祂对祂百姓的关爱(马太福音1029-31节)。

但我的朋友根本听不进去。当我说耶稣关心他的朋友时,他笑了。 如果祂真的在乎,那么他为什么会死呢?我意识到他沉浸在悲痛之中,这也许足以成为他背离他认为自己认识上帝的理由。

目睹我的朋友拒绝信仰真是令我心碎。

这位朋友曾在圣经学习中经常与我分享智慧的见解,我认为他真的有一颗爱上帝的心。在我过去面对艰难的诊断结果时,他坐在我身边陪伴着我。他是那个哪怕生气了,也仍然爱我,鼓励我,支持我的朋友。

起初,我发誓永远不放弃——不放弃邀请他来教会,一起读圣经,或者一起祷告。我决心在与上帝的对话中尽可能多地提及他。毕竟,他曾经与上帝那么亲近。我认为如果我坚持向他伸出援手,他肯定会再次回到上帝身边。

但在这一切发生之前,我决定和父母谈谈这件事;他们都是老信徒,应该有智慧可以分享。从我与父母的谈话中,我意识到向我的朋友施压让他恢复信仰可能会适得其反。这可能会让他对上帝更加愤怒,并且因着我执意说服他做在这段困难时期他根本无法做到的事情而对我生气。

那个周末,当我去参加我的青年团契时,我们讨论了一个问题,即离弃信仰的人是否得救了。有人提出,如果一个人放弃信仰,可能是他们一开始就没有真得救,然而这也可能带来一个更有盼望的消息:我们不能否认他们在未来的某个时候会信主。

听到这些,再加上父母的话,我很受鼓舞。虽然我的朋友现在不信了,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再也不会相信了。

我重新振作起来,开始思考如何在这个充满挑战的时刻向他传讲好消息。

一个背离信仰的朋友需要爱的程度不亚于一个老信徒朋友,就像一个生病的朋友和一个健康的朋友同样需要爱一样。因此,对我来说,不断向我的朋友表达上帝的爱是很重要的(箴言1717节),我能效法最好的榜样就是耶稣,祂在地上的时候给各种各样的人传讲真理,尽管祂知道不是所有人都会接受。

无论我这位朋友目前处在他信仰旅程的什么阶段,爱他就意味着当他需要陪伴时,我都会在他身边,要与喜乐的人同乐,与哀哭的人同哭(罗马书1215节),并向他展示耶稣那比兄弟更亲密的爱(箴言1824节)。

回想我们交谈的那一天,我意识到爱不是和他争论,甚至也不是向他宣讲上帝的爱,那些都不是他想要的。他只需要有人倾听他。

所以,与其说这些,我不如借一双聆听的耳朵和一个可以哭泣的肩膀来表达对他的爱。

凡事盼望,凡事忍耐(哥林多前书137节)。我希望我对他表现的爱能让他再次认识到上帝对他的大爱。

在青年团契的那场聚会让我意识到,我们一直都在面临着一场属灵争战(哥林多后书103-4节,彼得前书58-9节)。因此,我请求我的朋友允许我与在基督里的弟兄姊妹分享他的挣扎,以使我们能为他祷告。

令我惊喜的是,他答应了,他很感激我告诉我们的朋友们他正在经历一段艰难的时期并为他代祷。

因此,我们一起祷告,出于对耶稣呼召所有罪人悔改的信心(路加福音531-32节;提摩太前书21-6节),祂必不丢弃祂的百姓(诗篇9414节)。我们一同祷告我的朋友能得救,领受主所赐的圣灵(使徒行传221节,38节)。

我们今天仍在祷告。我们约定每周在青年团契结束后,一同祷告,并在一周内随时向对方更新祷告要点。

我至今仍在学习如何服侍我的朋友。自从他和我分享他离弃了信仰的消息以来,已经有几个月了,我正在锻炼自己,准备用几年甚至一辈子的时间,让他的心回到基督面前。这有可能永远不会发生。但我想,这难道不是更能成为我继续为他祷告的理由吗?

撒旦希望我们气馁,它会向我们撒播一个又一个谎言,阻止我们祷告,阻止我们从上帝得力量来对抗它的破坏工作。但是上帝站在我们这边,并且祂已经取得了胜利。

我感到欣慰的是,上帝给每个信徒都有一个救赎计划(罗马书828 节),而且只有祂自己有能力实现救赎(哥林多前书36-7节)。我可能不知道上帝为我朋友预备的计画是什么。但只要祂掌权(我知道祂将永远掌权),我就可以把我朋友的救赎交托给祂。

几天前,我决定给我的朋友写一封信:

我写信是想让你知道你说得对:我不理解你。

我不能够理解你在朋友去世前不久在电话里听到他的声音会是怎样的心情。我不明白你有多无助,有多痛苦。我也不明白你现在有多难过,如何挣扎在内疚和悲伤中并处理善后事宜。

我只想说,我很抱歉你不得不经历这一切,悲伤也没关系。我知道没有谁能够真正感同身受你所经历的。但我希望告诉你你并不是唯一一个经历这种痛苦的人,我盼望这能够给你带来一点安慰。

我知道你已经告诉我你不再相信上帝了:不相信祂的良善、祂的大能和祂的主权。我很想听你分享更多。我想告诉你的是我在这里等你。我可能不完全理解,但我在这里陪你一起,倾听你,并与你一起处理这些感受和想法。

我想要来同你一起承担这些痛苦。陪伴你面对,直到你准备好再次站起来。

随时与我交谈。

爱你的,

Ashley

此文章内容取自雅米事工原创「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 www.ya-mi.org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