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口而出之前請三思

今年早些時候,我在回紐西蘭的旅途中偶遇一位以前教過的學生。她告訴我,她現在非常喜歡表演,並且加入了一個樂隊,樂隊已經發行了一首讚美詩歌。

當我告訴她我為她感到驕傲時,她說:你還記得你曾對我說過的話嗎?我仍然記得你說,我將會在聚光燈下為耶穌挺身而出。雖然我完全不記得自己說過,但她的回答讓我不禁思考,還有多少人把我曾對他們說過的話銘記在心?

我們並不知道我們的話語會對別人產生什麼樣的影響,但聖經告訴我們,這些話對我們和他人的生命都很重要。

所羅門王在箴言中多次談到了言語如何帶來生或死、毀滅或醫治(箴言1821節;1218)。使徒雅各寫了整整一章來講解言語。他說若有人在話語上沒有過失,他就是完全人”(雅各書32),並解釋說我們的舌頭雖然很小,但很有力量,能污穢全身”(5-6)

那麼,我們如何才能確保我們的話語充滿智慧並于人有益呢?住在我裡面的老師(聖靈)使我想到了用“5WH”發問來思考——什麼、何時、何地、如何、為什麼、誰——並總結出六種方法:

1. 說什麼

真理是智慧言語的根基。箴言1222節說,說謊言的嘴,為耶和華所憎惡,在以弗所書中,我們兩次被告誡要說誠實話(以弗所書415節,25節)。

我們從小就被教導要誠實,但實踐起來卻可能很困難,尤其是當我們做錯事並害怕被發現、蒙羞,甚至受到懲罰時。

有一次,一個學生下課後在他的桌子上留下了一塊甜點。我猜想他已經回家了,不想因此招來螞蟻,於是我就拿起來吃了。幾分鐘後,當他回來找時,我措手不及,所以我說:我以為你不會回來,所以我把它扔掉了。我不想讓它招螞蟻。即使內心自責,我仍然與聖靈爭論,心想我說吃了它還是扔掉它也沒有什麼分別,反正它都沒了。

然而,第二天,我內心的譴責如此強烈,我告訴了那個學生真相。我向他道歉,請求原諒,並答應再給他買一塊甜點。那一刻我感受到了謙卑的力量,我相信通過說誠實話,我是在向他傳達無論謊言多麼,說出實話都很重要,這讓我們得釋放。

當我們選擇說誠實話時,我們就在承認上帝是真理的上帝(約翰福音146節;約翰福音1717節;提多書12),我們敞開自己來尋求上帝的糾正和從祂而來的智慧,這些對我們的靈命是有益的。

然而,在說真話時我們必須有辨別力,有時我們什麼都不說就算有智慧。

例如,約伯的朋友開始做得不錯,與約伯七天七夜坐在地上,一個人也不向他說話,因為約伯極其痛苦。(約伯記213)。然而,當他們終於開口時,他們卻說了太多,以致約伯說:惟願你們全然不作聲,這就算為你們的智慧!”(約伯記135節)。最後,上帝也責備了他們,說:我的怒氣向你和你兩個朋友發作,因為你們議論我不如我的僕人約伯說的是”(約伯記427)

這表明說真話就是要用上帝的話語來衡量我們的話語,並按照聖經的指示溫柔地、充滿愛心地說話。

2. 何時說

我們怎麼知道何時該沉默,何時該說出來?箴言書1218節將智慧的話語與浮躁的話語進行了對比,同樣,雅各書119節 說:要慢慢地說。

我承認,每當我疲倦或心情不好時,我都會說一些非常不明智的話。

那時,我會急切喊出我冷靜時不會說出的話。這教會了我在情緒失控(例如憤怒)時要保持沉默。在說任何話之前先停下來,離開房間或深呼吸,這讓我有時間整理我的想法並審視我所選擇的話語。

我曾有一個朋友,連續好幾個月每當我們在公共場合見面時,她都不怎麼理睬我。我還注意到,每當我們交談時,她都不會主動問我怎麼樣,也不會問我生活近況。這樣單方面的談話令我受傷,但我決定什麼都不說,心想也許這只是我的看法或我的不安全感導致的。但後來,我意識到我需要說點什麼。如何直面矛盾和選擇一個合適的時間與她的交談不容易,所以我祈求上帝給我一個合適的機會。

一周後,我看到她獨自坐著,我感覺到是時候了。在我分享完我的感受後,她淚流滿面。結果我發現,她正在經歷著工作難處和個人的掙扎。我就為她禱告,我們和解了。如果我在感到非常受傷的時候過早跟她表達我的感受,那會增加她的情緒負擔。但是,如果我最終什麼都不說,那我將會錯失一個幫助她並為她禱告的機會。

我們可以在不同的場景下說同樣的話。我們說話的時間和地點決定了我們的言語是否有智慧。

3. 在哪裡說

互聯網為我們提供了很多表達意見的空間。我們可以躲在螢幕後面說任何我們想說的話,這可能會導致我們在人背後說出不當的話。

我曾多次上網就有爭議問題表達自己的擔憂和觀點,而這給我帶來了很多誤解也造成了我和他人的關係緊張。我接受了智慧的建議,開始意識到我的話並沒有產生我預期的效果,我認識到對於我所熱衷於討論的重要話題最好是和他人面對面討論。

在我們的交流中,占55%的是肢體語言,38%是語調,只有7%是話語本身。這意味著當我們選擇在互聯網上用帖子或寫評論來發表意見時,很可能只有7%的預期含義會傳達給對方。

這就引出了第四點。

4. 如何說

我相信我們都聽說過這樣一句話,重要的不是你說的內容,而是你怎麼說

這就是為什麼歌羅西書46節教導我們,我們的言語要常常帶著和氣,箴言1624節告訴我們良言如同蜂房,使心甘甜,使骨得醫治。如果你想讓一頓飯變得美味,你就希望它味道調得很好。如果你正在服用苦藥,你可以試著將它和一些可口的東西一起服下。同樣,當我們用仁慈和恩典來調和我們的言語時,就可以更好地被對方接受,進而帶來生命成長。

反思上帝對我說話多麼有恩慈,也幫助我能夠用恩慈說話。

當聖靈使我為罪憂傷時,當我讀到祂話語中的誡命,或者當我感覺到上帝讓我對一些事情有負擔時,祂從來都不是用嚴厲或威脅的話,而是用溫柔和鼓勵來對我講。這提醒我,是上帝的慈愛,而非祂的怒氣和對懲罰的恐懼領我們悔改(羅馬書24)

5. 為什麼說?

我們如何說會暴露出我們內心的動機。在我們說話之前檢查我們內心的動機非常重要。

在福音書中,我們看到在宗教領袖向耶穌提問時,祂就看出了他們的意圖(內心)。法利賽人被描述為商議怎樣就著耶穌的話陷害他”(馬太福音2215)。其實他們並不真的想知道問題的答案,而耶穌責備了他們的邪惡動機(18)

我們有時也像這些法利賽人一樣,言在此而意在彼。我們可能會奉承別人以獲得我們想要的東西,或者誇大事實以獲得同情。

唯一能暴露我們內心並讓我們注意到這一點的是聖靈。

當我誠實面對自己並接受聖靈的提醒時,我就可以認識到我內心的真實想法,並在我說話之前努力把心態擺正。

哥林多前書1614節說凡你們所作的,都要憑愛心而作,而第13章特別描述說,如果我們言語中沒有愛,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換句話說,就是嘈雜和刺耳的噪音!)。實際上,使徒保羅是在說,如果我們不能用愛心說話,那就別勞煩張嘴了!

每當我糾正學生時,上帝都會提醒我,我是出於關心並想要塑造他們的品格而這樣做,而不是要威脅他們來獲得我預期的結果。我會確保我與學生平等對話並解釋要他承擔後果的原因是什麼,然後我問他們是否理解,下次會不會有改變。我仍然會注重事情的結果,但我這樣做是為了看到他們內心的真正變化,而不是簡單地改變他們的行為。

6. 誰能做到?

到現在為止,你可能會覺得,一直智慧地說話是不現實的,也是無法實現的,因為誰能真正做到這一切呢?

你有這種感覺太正常了!我說這些並不是要讓我們感到氣餒,而是要讓我們更親近耶穌。

耶穌是世上唯一完全的人,祂也是唯一能賜給我們說話和行事智慧能力的那一位。

祂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哥林多後書129節),是祂的義,而不是我們的義,使我們在父面前完全(哥林多後書521節)。

這是我們智慧地使用言語的最重要方面——我們聽誰的話?我們向誰尋求智慧?我們花在讀經上的時間越多,越多允許聖靈對我們說話,我們就越能變得像基督一樣(哥林多後書318節)。

在我教導他人或為他們禱告之前,我祈求聖靈充滿我,通過我說話。當然,我仍然會犯很多錯誤,但我感謝上帝的恩典,祂的恩典是夠我用的,並且總是讓我操練節制和正直(提多書211節)。

當你仔細思考“5WH”問題並想知道從哪開始做起,我發現最簡單的方法是先考慮何時在哪裡。這是一個快速評估,允許你在情緒沒有爆發前暫停下來並找到合適的空間。

每當有疑問時,只要聽——聽正說話的這個人,而且要安靜下來,聽聖靈微小的聲音。

此文章內容取自雅米事工原創  「雅米,聽見年輕基督徒的聲音 www.ya-mi.org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