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如何看待女強人?

可能你會對我問這個問題感到震驚,也許還會覺得有點被冒犯到,因為你的第一反應是,上帝當然珍視剛強的女性了。

我需要坦白:有時我自己對女性的看法會蒙蔽我。

例如,我會覺得,作為一名已婚女性,上帝對我的主要“呼召”首先是呆在家裡。 我會認為上帝會根據性別分配屬靈的恩賜,或者順服只是女性的必要品質對男性並不是那麼必要(以弗所書 5章21節)。 也許我錯誤地認為,做一個順服的人就意味着少說話或者保持沉默。 還有我有時會認為當女性作領袖時,事情就會變得危險。

我也可能認為上帝喜歡那些看起來“溫柔而安靜”的女性(基於彼得前書 3章4節等經文),這在我的腦海中翻譯為上帝可能會不太喜歡像我這樣活潑、剛毅的女性,這樣的恩賜只有在“喧鬧”的環境中才有用。 我忘記了耶穌也有一顆溫柔謙卑的心(馬太福音 11章29節),或者說溫柔是祂的靈在我們所有人身上結出的果子。 而不僅僅是女性被呼召要“溫柔”。

有時,教會文化和由此產生的對聖經的誤解會讓我認為上帝希望女性要堅韌,但又不能太強勢。

女性氣質的多面性

我記得有一天給我的女兒和兒子們讀《士師記》第 4 章中底波拉、巴拉和雅億的故事。給女兒讀這個故事是因為我想讓她看到聖經中一些剛強女性的例子。 讀給我兒子聽,因為這個故事講述的和男孩喜歡的那種暴力血腥的故事不同(另見士師記 3章12-30節 中伊磯倫的故事)。 我特別喜歡給我兒子讀聖經中這些女強人的故事,我希望他們喜歡這些聖經中上帝追隨者的冒險旅程。

底波拉的故事讓我着迷,因為底波拉是如此堅強和果斷。 她命令將軍巴拉按照上帝的吩咐去做,召集一萬名戰士去對抗敵人的將軍西西拉。

但巴拉太害怕了,無法在沒有底波拉的情況下做這件事,所以底波拉說自己會和他一起去——但上帝會把榮耀歸給一個女人,而非給巴拉(士師記 4章8-9節)。她說對了。 敵軍潰敗, 西西拉逃跑並試圖躲進雅億的帳篷裡。 雅億給他水喝並給他一床被子,並在他睡着時在他太陽穴上插了一個帳篷橛子。

如果你讀到士師記 5 章中的底波拉和巴拉之歌,下面是我非常喜歡的一段:直到我底波拉興起, 等我興起作以色列的母。(士師記 5章7節)
以下是我根據士師記 4-5 章對這位“母親”的描述,潦草記下的一些詞:
1. 勇敢
2. 勇氣
3. 威力
4. “衝鋒陷陣”
5. 信心
6. 毅力
7. 魅力
8. 堅定不移的信心
9. 果斷
10. 領導力

當我挑選出這些特徵時,我不禁問自己:這些詞是否描述了我的母性? 我女性的特質?

說到洗衣服,我絕對會“衝鋒陷陣”。當我的孩子在咖啡桌上留下一個桃核時,我當然會很勇敢地去收拾。 當我想讓孩子們做家務時,我會很果斷。

但作為母親和女性,我的戰場絕不僅僅是在廚房和家務中。

上帝為我鋪就的道路要求我在很多方面 “衝鋒陷陣”,勇敢前行——比如社會正義,我孩子的學習障礙,通過文章、書籍和國家廣播做教育,同我的家人搬到非洲宣教和扶貧,以及與自己的抑鬱和焦慮作鬥爭。

老實說,有時恐懼更有吸引力和說服力。

我會忘記《箴言》第 31 章中那位用手做工、置買田地、膀臂有力的婦人。 我會忽視像百基拉這樣的女性,她們教導和糾正亞波羅,並與保羅一起事奉,以及在保羅留下的教會中擔任領袖職位的其他女性(羅馬書16章)。 我會不承認有像亞比該這樣,儘管她的丈夫很愚蠢,但因她的前瞻性和精明的思維避免了數百人的喪生的女性(撒母耳記上 25章32-33節)。

當看到這些女性時,我意識到上帝創造了各種類型的女性,讓她們在獨特的時代和角色中擁有不同的優勢。 我們不能讓福音派對女性的刻板印象淡化上帝對女性豐富的定義。

歸根結底,成為上帝喜悅的女性就是對祂順服和忠誠。 當一個女人對耶穌說:“懷你胎的和乳養你的有福了!” 祂卻回答說:“是,卻還不如聽上帝之道而遵守的人有福” (路加福音 11章27-28節)。

在那個以關係角色來定義女性的文化中,耶穌對此提出了挑戰,他說,比成為母親——無論你養育誰,或者無論你扮演什麼角色——更有價值的是聆聽上帝並順服祂,無論是大膽、果斷地做決定、還是做帶領或者是支持的角色。 也就是盡力去做一切能榮耀上帝的事。

我仍然選擇按照上帝的命令來安排我的生活,將自己置於我丈夫的權威之下(以弗所書5章22-24節,歌羅西書3章18節,彼得前書3章1節)。 事實上,我更願意讓他承擔家庭的主要責任。 但我經常在養育子女、家庭管理、房間整理、租客管理或我在教會的服侍,和我們作為夫妻的事工以及我和丈夫贊同我應該處理的其他方面發揮帶頭作用。

我還記得希伯來語中的“幫助者”一詞——也就是夏娃在伊甸園中的名字——ezer,在舊約的其餘部分也被用來描述上帝、上帝的靈和軍事盟友。 這個“幫手”是軍事盟友。所以她並不是特別嬌小柔弱,不是被創造來消極待命,也不是為了避免衝突的。

剛強的真正意義是什麼

我想有時候我對剛強的理解是錯誤的。 女性常常會錯誤理解剛強的意義。

我喜歡底波拉和雅億為了上帝和祂的旨意而變得剛強。

剛強並不是為了讓她們能夠達到自私的野心或自負的目的(腓立比書2章3-4節)。 也不是因為她們需要證明什麼,或證明她們比其他人強。 所以她們才不至於不認主。

我還被提醒,我作為一名女性的角色——無論是在職業、事工還是人際關係中(為我的生活增添正當的、不可估量的價值)——但這些並不是讓我滿足和感到有價值的唯一來源。 只有上帝才能讓我滿足。

我告訴我15 歲的大兒子,他肩膀已經長寬了不少,上帝賦予他力量來保護和照顧他人。 這並不是為了讓他能夠利用自己的權力更好地得到他想要的東西。 神國的精神是——你們中最厲害的要做僕人。

同樣,女性也不是為了統治他人而去追求領導力和力量。 從聖女貞德到特蕾莎修女,我們看到勇氣是為了有機會給他人洗腳(約翰福音 13章14節),是為了去做一些又髒又累卻又充滿愛和美好的事情。

此文章內容取自雅米事工原創「雅米,聽見年輕基督徒的聲音 www.ya-mi.org」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