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我們應該不再“堅韌”

Andrew在澳大利亞城市聖經論壇工作,並且是Life@Work 項目的全國負責人,該項目旨在幫助基督徒將他們的信仰與他們的日常工作聯繫起來。同時Andrew寫了兩本關於工作的書,其中包括《我的工作塑造我》《壓力之下》I Am What I Do, and Under PressureAndrew是瑞德里學院(Ridley CollegeMarketplace Institute的前院長,他之前做過廣播新聞記者。他住在堪培拉,與妻子 Carly育有三個上小學的孩子。

你坐過救護車嗎?

我坐過一次。因一次疑似心臟病發作的經歷。

六個小時後,警報解除。我的心臟狀況良好,但醫生給我做了另一個診斷——我以為是心臟病發作,實際上是我的身體因長期承受工作壓力而不堪重負了。

我分享這些,是因為這在今天非常普遍,尤其是在澳大利亞,我們贏得了世界過勞之都的稱號。數以百萬計的人工作時間過長,這已成常態,以至於大家對過勞已經司空見慣。

所有這些都讓我思考兩個問題:

1. 為什麼我們要如此努力地工作,以至到很多人都崩耗的程度?

2. 解決方案是什麼?

在那次救護車事件之後的幾年裏,我花很多時間來反思第一個問題,簡單講,這不是一個單一事件,而是外部和內部壓力共同作用的結果。

外部壓力包括他人的期望——僱主對員工的要求、懲罰性的職場文化、不斷上漲的生活成本,以及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造成的精神負荷增加。

但是,如果說我們只是因為外部壓力而感到過勞,那麼我們便忽略了很大一部分內在原因,尤其是對於我個人而言。

那麼內部因素是什麼呢?那就是我太在乎別人對我的看法了。

這意味着我為了給別人留下好的印象而過度工作,即使事情多到超出我個人的負荷,我也不喜歡尋求幫助。

我看到我周圍所有那些成功的人,以及我渴望成為的人,他們承擔了越來越多的責任,而且也妥善應對了——至少表面看起來他們做到了——那麼為什麼我不行呢?

忍住,Andrew,打起精神來!我會對自己這麼說。

有關韌性的迷思(以及我如何相信這個謊言)

這就是那些經常被工作量壓垮的人的解決方案:讓自己變得更有韌性。

關於韌性的討論無處不在。企業將其納入其使命宣言,教育機構提供了這方面的培訓,TED也不乏關於如何實現這一目標的演講。

當企業領導或教育工作者談論要更具韌性時,他們通常談論的是在壓力下人需要更有耐力。當挫折不可避免地襲來時,有韌性才會東山再起。

有趣的是,韌性——至少是人們常說的版本——只是一種非常現代的現象。2000年至2020年間,這個詞在流行文化中的使用量增加了五倍。這是怎麼發生的?

去年年底,英國職場評論家布魯斯·戴斯利出版了一本非常有意思的書,名為《堅韌:韌性的迷思和內在力量的秘密》。它描述了我們的文化如何充滿了韌性的救贖情節

克服逆境的運動員;

從殘垣瓦礫中活下來的戰爭受害者;

從小住公租房的孩子克服重重困難成為首相;

不計其數的我被擊倒了,但我又站起來了的故事……

有趣的是:戴斯利引用了心理學家亞歷克斯·哈斯拉姆的研究,他認為所有關於韌性的討論都始於21世紀初,當時人們越來越意識到職場文化是如何傷害員工的。

隨著壓力的增加、健康狀況的惡化以及僱主在解決這些問題方面承受著越來越大的壓力,哈斯拉姆教授得出結論,企業在將責任從所謂的製造商轉移到消費者方面做得非常出色:

他們說:好吧,我們已經受夠了談論這些糟糕的事情。讓我們看看積極的一面,談談韌性。結果真的把聚光燈從企業身上移開了,集中在了人們的身上,並有效地進行心理分析,得出了這裏的真正問題是人們不夠有韌性的結論。

這就是迷思所在:在所有關於韌性的故事中,是個人要擁有韌性,或者負責讓它成長和發生。

你沒有足夠的韌性?好吧,多運動、吃得更健康、獲得更長的睡眠時間、冥想、與同事多交流一起吃午餐吧。這樣的說法不勝枚舉。

解決問題的方法在於你自己。你被擊倒了嗎?讓自己重新站起來是你自己的責任。

這正是我過度勞累的原因。有韌性意味着我不能承認失敗或軟弱。我需要自己忍受並管理這些負面感受,獨自把問題解決掉。所以事情變得越來越難,直到最後我的身體說,我受夠了!

有更好的方法

要擔負生活重擔的我們承受着巨大的壓力,尤其是在我們的工作方面,不過我們可以向外求助。但是求助誰呢?

誰足夠關心我們,我們能向誰冒這個風險去承認,我做不到這一切,我無法應對這一切。我已經筋疲力盡了?我們可以把如此脆弱的一面向誰訴說,而不會被他們利用呢?

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裏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裏就必得享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馬太福音128-30節)

這些話是耶穌在2000多年前對一個與你我沒有太大區別的民族所說的話——一個被要證明自己的壓力壓得喘不過氣來的民族。他們來自一個不像我們以工作成就來衡量地位,卻是以宗教成就來衡量地位的社會,他們也活得筋疲力盡。

帶著這些賦予生命、使人釋放的話語走近耶穌吧: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

當我筋疲力盡時,我採取了很多措施來恢復,期望通過做出改變再次元氣滿滿:比如多運動、吃得更健康、睡得更長。這些做法確實有些幫助。

但就其本身而言,他們並沒有解決我最大的負擔:

想要取悅別人

想要證明自己

那種執著而錯誤的想法,認為工作和生活所需的力量和韌性完全取決於我自己。

我需要一個可以信任的人,他會為我揹負這些重擔。他不會對我提出任何要求。我可以把生命托付他。

我們如何把重擔交給耶穌?

首先,這意味著你要在禱告中把你的重擔向祂訴說。這意味著你要專門拿出時間來每天對耶穌說:我靠自己做不到。

當我認為我可以的時候,我是在開玩笑。請原諒我有這種想法,並幫助我承認我需要幫助。首先,你今天能幫助我嗎?

其次,我們去讀祂的話。翻開聖經,閱讀那些安慰我們的真理,這些真理提醒我們,雖然我們是有限的,但祂是無限的(以賽亞書4028-29節,以弗所書320)。在我們軟弱的地方,祂是剛強的(哥林多後書129-10)。我們需要依靠上帝,靠著自己我們不能做什麼,但我們可以相信那一位不向我們索取任何東西,卻白白地為我們捨己的耶穌(羅馬書831-32)

在不斷操練這兩件事的過程中,我發現這些年來,我對自己與他人關係的看法慢慢改變了。隨著時間的流逝,我發現自己越來越接受自己的有限,而越來越不那麼看重別人對我的看法,因為我知道自己在基督裏是平安穩妥的。

讓我明確一點:這是一個緩慢而漸進的過程!但實踐這兩件事——禱告和讀經——上帝慢慢改變了我。

祂揹負了我們所有的重擔

來到耶穌面前,把我所有的重擔都交給祂時,我發現耶穌願意自己來揹負這些重擔。

不僅僅是我身體上的重擔,還有以下重擔:

必須向他人證明我自己的重擔;

對我過去犯的錯誤感到內疚的重擔;

感覺被困在一個不如意的生活中的重擔;

需要成為他人期望我成為的那個人的重擔;

覺得自己永遠無法與其他人敞開分享自己的重擔;

當我覺得我必須向別人證明自己時,耶穌提醒我,我的價值來自我在基督裏的身份(馬太福音317)

當我對自己犯下的錯誤感到內疚時,祂提醒我,在祂裏面我已被潔淨了(以賽亞書118節)。

當生活沒有按計劃進行,我倍感壓力時,祂告訴說:“Andrew,我所做的一切都為你得益處和彰顯我的榮耀”(羅馬書828)

在所有這些情況下,耶穌說:“Andrew,來吧。到我這裏來,把你的重擔交給我,我就使你得安息。讓你的靈魂得休息,那是一種超乎身體的深度休息。

耶穌揹負我們重擔的方式之一,就是在生活中預備他人來幫助我們,所以讓我們學會尋求幫助吧!無論是來自同事、朋友、家人,尤其是基督徒社群、教會的幫助,這些都是耶穌用來擔當我們重擔的關鍵工具(加拉太書62)

這樣不僅可以幫助到我們,同時是一個有力的見證,謙卑地承認我們的有限,需要祂來擔當我們的重擔。

願你找到你需要的安息,不是靠你自己的力量,而是靠着耶穌和祂為你供應的一切。

此文章內容取自雅米事工原創 「雅米,聽見年輕基督徒的聲音 www.ya-mi.org」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