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如何看待女强人?

可能你会对 我问这个问题感到震惊,也许还会觉得有点被冒犯到,因为你的第一反应是,上帝当然珍视刚强的女性了。

我需要坦白:有时我自己对女性的看法会蒙蔽我。

例如,我会觉得,作为一名已婚女性,上帝对我的主要“呼召”首先是呆在家里。 我会认为上帝会根据性别分配属灵的恩赐,或者顺服只是女性的必要品质对男性并不是那么必要(以弗所书 5章21节)。 也许我错误地认为,做一个顺服的人就意味着少说话或者保持沉默。 还有我有时会认为当女性作领袖时,事情就会变得危险。

我也可能认为上帝喜欢那些看起来“温柔而安静”的女性(基于彼得前书3章4节等经文),这在我的脑海中翻译为上帝可能会不太喜欢像我这样活泼、刚毅 的女性,这样的恩赐只有在“喧闹”的环境中才有用。 我忘记了耶稣也有一颗温柔谦卑的心(马太福音 11章29节),或者说温柔是祂的灵在我们所有人身上结出的果子。 而不仅仅是女性被呼召要“温柔”。

有时,教会 文化和由此产生的对圣经的误解会让我认为上帝希望女性要坚韧,但又不能太强势。

女性气质的多面性

我记得有一天给我的女儿和儿子们读《士师记》第 4 章中底波拉、巴拉和雅亿的故事。 给女儿读这个故事是因为我想让她看到圣经中一些刚强女性的例子。 读给我儿子听,因为这个故事讲述的和男孩喜欢的那种暴力血腥的故事不同(另见士师记 3章12-30节 中伊矶伦的故事)。 我特别喜欢给我儿子读圣经中这些女强人的故事,我希望他们喜欢这些圣经中上帝追随者的冒险旅程。

底波拉的故事让我着迷,因为底波拉是如此坚强和果断。 她命令将军巴拉按照上帝的吩咐去做,召集一万名战士去对抗敌人的将军西西拉。

但巴拉太害怕了,无法在没有底波拉的情况下做这件事,所以底波拉说自己会和他一起去——但上帝会把荣耀归给一个女人,而非给巴拉( 士师记4章8-9节)。 她说对了。 敌军溃败, 西西拉逃跑并试图躲进雅亿的帐篷里。 雅亿给他水喝并给他一床被子,并在他睡着时在他太阳穴上插了一个帐篷橛子。

如果你读到士师记 5 章中的底波拉和巴拉之歌,下面是我非常喜欢的一段:直到我底波拉兴起, 等我兴起作以色列的母。 (士师记 5章7节)
以下是我根据 士师记4-5 章对这位“母亲”的描述,潦草记下的一些词:
1. 勇敢
2. 勇气
3. 威力
4. “冲锋陷阵”
5. 信心
6. 毅力
7. 魅力
8. 坚定不移的信心
9. 果断
10. 领导力

当我挑选出这些特征时,我不禁问自己:这些词是否描述了我的母性? 我女性的特质?

说到洗衣服,我绝对会“冲锋陷阵”。 当我的孩子在咖啡桌上留下一个桃核时,我当然会很勇敢地去收拾。 当我想让孩子们做家务时,我会很果断。

但作为母亲和女性,我的战场绝不仅仅是在厨房和家务中。

上帝为我铺就的道路要求我在很多方面“冲锋陷阵”,勇敢前行——比如社会正义,我孩子的学习障碍,通过文章、书籍和国家广播做教育,同我的家人搬到非洲宣教和 扶贫,以及与自己的抑郁和焦虑作斗争。

老实说,有时恐惧更有吸引力和说服力。

我会忘记《箴言》第 31 章中那位用手做工、置买田地、膀臂有力的妇人。 我会忽视像百基拉这样的女性,她们教导和纠正亚波罗,并与保罗一起事奉,以及在保罗留下的教会中担任领袖职位的其他女性(罗马书16章)。 我会不承认有像亚比该这样,尽管她的丈夫很愚蠢,但因她的前瞻性和精明的思维避免了数百人的丧生的女性(撒母耳记上 25章32-33节)。

当看到这些女性时,我意识到上帝创造了各种类型的女性,让她们在独特的时代和角色中拥有不同的优势。 我们不能让福音派对女性的刻板印象淡化上帝对女性丰富的定义。

归根结底,成为上帝 喜悦的女性就是对祂顺服和忠诚。 当一个女人对耶稣说:“怀你胎的和乳养你的有福了!” 祂却回答说:“是,却还不如听上帝之道而遵守的人有福” (路加福音11章27- 28节)。

在那个以关系角色来定义女性的文化中,耶稣对此提出了挑战,他说,比成为母亲——无论你养育谁,或者无论你扮演什么角色——更有价值的是聆听上帝并顺服祂 ,无论是大胆、果断地做决定、还是做带领或者是支持的角色。 也就是尽力去做一切能荣耀上帝的事。

我仍然选择按照上帝的命令来安排我的生活,将自己置于我丈夫的权威之下(以弗所书5章22-24节,歌罗西书3章18节,彼得前书3章1节) 。 事实上,我更愿意让他承担家庭的主要责任。 但我经常在养育子女、家庭管理、房间整理、租客管理或我在教会的服侍,和我们作为夫妻的事工以及我和丈夫赞同我应该处理的其他方面发挥带头作用。

我还记得希伯来语中的“帮助者”一词——也就是夏娃在伊甸园中的名字——ezer,在旧约的其余部分也被用来描述上帝、上帝的灵和军事盟友。 这个“帮手”是军事盟友。 所以她并不是特别娇小柔弱,不是被创造来消极待命,也不是为了避免冲突的。

刚强的真正意义是什么

我想有时候我对刚强的理解是错误的。 女性常常会错误理解刚强的意义。

我喜欢底波拉和雅亿为了上帝和祂的旨意而变得刚强。

刚强并不是为了 让她们能够达到自私的野心或自负的目的(腓立比书2章3-4节)。 也不是因为她们需要证明什么,或证明她们比其他人强。 所以她们才不至于不认主。

我还被提醒,我作为一名女性的角色——无论是在职业、事工还是人际关系中(为我的生活增添正当的、不可估量的价值)——但这些并不是让我满足和感到 有价值的唯一来源。 只有上帝才能让我满足。

我告诉我15 岁的大儿子,他肩膀已经长宽了不少,上帝赋予他力量来保护和照顾他人。 这并不是为了让他能够利用自己的权力更好地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神国的精神是——你们中最厉害的要做仆人。

同样,女性也不是为了统治他人而去追求领导力和力量。 从圣女贞德到特蕾莎修女,我们看到勇气是为了有机会给他人洗脚(约翰福音 13章14节),是为了去做一些又脏又累却又充满爱和美好的事情。

此文章内容取自雅米事工原创「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 www.ya-mi.org」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