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特殊的「名片」

今天,有人突然问我:能写一手好字,感觉如何? 我依据个人亲身体验告诉他:能写一手好字,实在太棒了! 这就如同拥有一张非常特别的「名片」,或是一封独一无二的「介绍信」!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经常需要签名或撰写文件,前往各种机关、邮局、银行、企业等地办理事务。 我的书写因美观而带来许多便利。 每当我在公共场合签名或填写文件时,经常不自觉地吸引旁观者的目光。 在某些单位办理事务,提交文件时,常听到受理人员惊叹:「哇,这字写得太漂亮了!」这时,他们往往会惊讶地抬头,用一种敬畏和崇拜的眼神看着我,甚至 好奇地问:「你是艺术家吗?」接着,你会看到那些工作人员就像对待自己家人一样认真负责地帮你办理事务。 此外,在柜台前或大厅办公桌上填写文件时,常不自觉地吸引了许多人围观,那一刻,你会有种如同明星被粉丝包围的感觉。

当年,我作为一名医生,那时候还未普及电脑开处方,都是手写在处方签上。 因此,我每天都会用钢笔,以标准行书开出处方。 那时刚毕业,我在中医内科门诊工作。 众所周知,寻求中医治疗的人,通常偏好经验丰富、年纪较大的医生。 初期,病人仅在其他资深医生忙碌无法接诊时,才「被迫」来找我这位年轻医生诊疗。 但渐渐地,越来越多病人主动找我治疗。 其中,大部分是经过老病人推荐。 我总结其原因有二:一是他们的疾病得到了有效治疗,对我的医术产生了信任;二是,我开出的处方宛若书法作品,常常当我为一位病人开处方时,周围会 聚集一大批病人和家属,不时地能听到他们赞叹:「这位医生的字写得太美了。我看过那么多医生的字,大多数认不出来,唯独这位医生的字,每个 字都能辨认。」

众所周知,因历史传统所致,古代无医学院,欲成医者必须随老中医学徒。 每位医生均有其独到之经验及秘而不宣之经验方。 为防止这些宝贵经验外泄,故古代大夫于诊病时,几乎无例外地如画鬼符般开出难以识别的处方,使得仅有家中药房抓药者能辨识之。 此一「传统」恶习迄今犹存。 当下,虽多数医生毕业于医学院,但能书写美观字迹者寥寥可数。 大多数医生,或为掩饰其难看之字,或欲令人视之更似医者,便故作玄虚,进行「鬼画符」,令病人感觉深不可测。 现有精准词汇以概括此现象与行为,称之为:装X

又回想我医院实习时,印象尤深。 我随一位老太婆医生学习,可能因先前实习学生均有献礼,而我囊中羞涩,未能献礼。 于是在随后实习期间,她对我态度极差,仿佛我负她钱款,对于教导更是免谈。 然而某日,她需撰写并复制多份针对医院领导的举报材料,却因担忧「机密」泄露而不敢至印刷店复印。 既然她平时见我所书处方近似书法,便自然而然思及我这免费「助手」,请我协助抄写。 鉴于文件之正式性,我于夜间回家后,改以标准楷书代替往日行书,为她抄写数份。 翌日交予她时,她略带夸张地惊叹:「我的天啊,小杨,你所书之字如电脑打印般美观。」自彼日起,此老太婆对我态度大为转变,待我 犹如己出。 甚至于我毕业离院之际,她透过打听,至我宿舍赠我一支美国制笔,令我颇感意外。

在我成长的历程中,两件事对我造成了决定性的影响:一是写作,二是书写。

记得我刚踏入一年级时,当时我们乡下并没有幼儿园,因此我没有幼儿园的经历,直接开始小学生活。 但是,我的大多数同学家长都有一定的文化水平,在孩子上学前已经在家中教授了一些基础知识。 相比之下,我的父母几乎是半文盲,除了反覆叮嘱我不要带妹妹们去水边玩耍外,他们几乎没有教我其他知识。 因此,我一进入一年级就感到非常吃力,听不懂老师的讲解,跟不上进度,成绩差强人意,这让我与同班同学之间的差距拉大,导致我感到极度自卑。 然而,不知何故,我却非常喜欢书写,这或许与我天生喜爱绘画有关。 记得在上学前,年幼的我就像少年王冕一样,无处不在的墙上、地上乱画,看到什么就想画什么。 因此,当我开始上学后,每次写作业时,我都能用铅笔将字写得工整有序,像姑娘绣花一样,极富耐心地努力将每一个字写好。 这一特点后来被老师发现了。 因此,每当老师发回作业本时,常常会拿起我的作业本,翻开给全班展示,并指责道:「你们看看人家杨黎明写的作业,简直像五年级的学生写的一样 ,再看看你们的,简直像鬼画符一般。」特别是那些字写得潦草、难看的同学,经常被这样训斥。 正是因为这样,老师经常在全班当众表扬我,这才使我逐渐建立了自信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