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莱尔谷葡萄酒与荒野之路

克莱尔谷葡萄酒与荒野之路,在2023年竣工,是一条以环状布局展开的徒步旅行路径。 它蜿蜒穿越山谷,顺着岩石山脊延伸,途径多家展现克莱尔谷绝美景观的葡萄酒庄。

每一段路程的起点与终点均设于葡萄酒厂,为爱好徒步的旅人提供了一个独特的探索机会。 游客可以在六天内完成这段长达100公里的徒步之旅,或选择仅挑战部分路段,根据个人兴趣与体力进行旅程的规划。

徒步、葡萄酒与美食的结合

我背负重装备的徒步旅行已成过去,但我对于持续数日的远足仍旧怀有热情。 当阅读到《生命中的冒险》杂志介绍的一项三天徒步活动,该活动巧妙地将克莱尔谷的葡萄酒之旅与野外探险结合于美酒与佳肴之中时,我毫不迟疑地选择参加。 在接下来的三天中,我将踏上一趟总长30公里,既挑战又可控的徒步之旅。

走向克莱尔谷

蒂姆,我们两位导游之一,热情迎接。 在阿德莱德他开车带领着我们这个由十人组成的小组前往徒步的起点,途中大约需要两小时的车程。 途径的黑色沥青路在刚过去的一场雨后,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我们正向着似乎更加阴沉的深灰色云层进发,而周遭的麦田在明亮的阳光下散发出灿烂的黄光。 一些树木饱满的绿色树冠为这片纯朴的乡村风光添上几分色彩。

这片土地上充斥着农耕的气息。 我们一路经过羊群和黑牛,它们在温柔的草坡上成为风景中的一部分。 凤头鹦鹉在忙碌地啄食草籽,而三只袋鼠在我们经过时好奇地观望。

随着太阳逐渐消失,蒂姆启动了风挡雨刷。

克莱尔谷葡萄酒与荒野之路创建背后的人

蒂姆、一位朋友及他们的伴侣(其中一位是我们的另一位导游,凯瑟琳)的共同 努力。 他们不仅构思了这条路径,还取得了所需的许可证,与当地的葡萄酒厂建立了联系,并投入了巨大的劳动力来完成这项工程。 通过与社区的合作、寻求赞助,以及与当地的男士活动中心合作,他们建造了

多条穿越产权界限的楼梯,共同促成了这条路径的建成。

克莱尔谷葡萄酒

在我们的旅途中,蒂姆给我们提供了关于克莱尔谷葡萄酒的精彩简介。 他解释说,克莱尔谷独特的气候条件,即白天的高温与夜晚的凉爽形成了一种溜溜球效应”</span >,这不仅延缓了葡萄的成熟进程,还进一步增强了葡萄酒的复杂风味。 尽管克莱尔谷的年度葡萄产量相对较小,但该地区生产的葡萄酒每年都能获得大量奖项,证明了其卓越的品质。

我们克莱尔谷葡萄酒与荒野之路的开始

我们的冒险从一条位于私人农场旁的古老土路开始。 雨水刚刚停歇,空气变得凉爽且清新。 虽然蒂姆·亚当斯的酒厂已开放供游客品尝,我们一致认为在上午10:30开始进行品酒 似乎还稍嫌早了些。

随着我们穿越扭曲的桉树林,沿着小径前行,腿部与及膝的绿草轻轻摩擦。 当我们跟随着温多瑞酒厂的围栏前进时,凯瑟琳分享了一个有趣的事实:这里没有酒窖门口。她们的网站自豪地宣称她们的葡萄酒拥有如此不凡的历史和血统,它们自己就能说话。

最终,当太阳终于突破云层,我们停下来脱下多余的衣物,然后开始攀登杜恩山脉,这是希尔河站 (Hill River Station) 的一部分。 站主珍妮特·安加斯 (Janet Angas)对于能参与这个项目感到十分高兴,她热情地允许克莱尔 谷葡萄酒与荒野之路的徒步旅行穿越她的土地。

在山脊上

我们沿着葡萄园旁的一条陡峭的土路上艰难前行,随后借助男士活动中心所建的一系列楼梯之一,跨越了带刺铁丝网,进入了私人土地。 我用手中的行走杖增加稳定性,小心翼翼地穿越那些被软草覆盖、容易滑倒的岩石地面。

凯瑟琳鼓励我们前进,语带坚定地说:陡峭的坡路将通往一处小屋,那里的景色绝对值得。”强风在这里肆虐,我耳边唯一能听到的声音就是风的呼啸和行走杖敲击地面的咚咚声。 在一次短暂的停留中,我们惊喜地观察到一只躲藏在草丛中的深巧克力棕色短尾蜥蜴。 不远处,一只努力保持静止以隐蔽自己的胡须龙却未能完全隐形。

在山脊上的一个小屋内,我们找到了避风的场所,享用了美味的沙拉卷和暖心的一杯茶作为午餐。 当我们重新踏上小径时,一条大型棕色蛇在凯瑟琳面前悄然滑过,这让我们更加谨慎地沿着山坡小心翼翼地下行,以避免再次遇到类似的情况。

邦加里站:我们当晚的住处

正如凯瑟琳所提醒,我们踏足的土地曾属于恩加朱里人(Ngadjuri)。 我们未来两晚的住宿地点,邦加里站是由1841年在此定居的霍克兄弟(Hawker brothers) 命名的。 邦加里一词源自当地原住民语言,意指“深水之地我的国家

到了19世纪80年代中期,这片土地已发展成一个小村庄,提供 居住并支持50多名工作人员的生计。 我安排在旧议会大厅内的一个舒适房间过夜。 其他同伴分别安置于经理宅邸、马夫宿舍及种马房。 特别地,种马房内改造的浴室原先是水箱。

沃特维尔酒店与佩诺布斯科特农场

在短暂整理后,我们再次乘巴士前往农场参观并享受晚宴。 瓦里克·杜西常开玩笑说他本来只是来吃牛排,结果却买下了整间酒吧。 他与合伙人尼古拉·帕尔默共同拥有沃特维尔酒店,同时经营着采用有机生物动力 法的佩诺布斯科特农场,为酒店提供新鲜食材。

这是一则关于追梦、长远规划、辛勤耕耘及坚持不懈的励志故事。 瓦里克表示,他每天都在学习中。

多年来,当地草原上羊群的放牧对表土造成破坏,并引起了土壤侵蚀。 在我们参观佩诺布斯科特农场的过程中,瓦里克讲述了挑战在于如何使用再生农业”使土壤恢复到原来的状态。

经过五年的努力,土壤质量的转变十分明显。 过去以红色粘土为主的地方,现在已转变成为营养丰富、质地松软的土壤。

沃特维尔酒店的品味餐

沃特维尔酒店的菜单极度依赖于当日可获得的新鲜食材,因此其内容随时都在变化。 主厨尼古拉坚持在菜盘中盛放尽可能多的新鲜食物,秉持着从根到花、从鼻到尾的哲学,任何剩余的食材都会被巧妙地发酵或以其他方式加以利用。

这家酒店在我们到访的前一周左右,荣膺世界上最佳酒店餐厅”的称号。 我们坐在酒店后方一座旧监狱内享用晚餐,裸露的石灰石墙和靠墙的黑色金属门仿佛诉说着这个私人用餐空间的曾经故事。

正当我们品尝着摆在面前的美食时,瓦里克与我们分享了关于酒店以及他步入农业领域旅程的故事。 我们的品味餐配以当地酿造的葡萄酒,既展现了食材的新鲜,也充分体现了其丰富的风味。

我应该更经常去监狱。

柑橘类水果为晚餐添上了一抹清新。 我们的美食之旅从一匙融合了柑橘风味调料的蚕豆开始。 随后,一片新鲜的酥皮面包伴随着烟熏奶油登场,接着是一份精致的花园塔,以及佐以指柠檬和新鲜哈洛米起司的酸橘酱汁生鱼片,最后装饰以腌枇杷 和橙色格雷摩拉塔。

清爽的柠檬酒伴随着柠檬冰沙,其味道令人难以超越。 我冒着听起来像是过于自负的食评家的风险做了笔记:细腻的味道在舌尖上完美融合。随后,餐桌上呈现了精致的鸭肉,接着是用三种不同做法呈现的羊肉佐以烤韭葱。 一份血橙刨冰佐以酸奶慕斯为这顿丰盛的晚餐画上了完美的句点。 就像有人戏谈般,我应该更经常去监狱。

葡萄酒同样精彩又令人愉快。 从一款轻盈的气泡雷司令开始,我们接着品尝了另一款雷司令、被誉为克莱尔谷勃艮第的格纳希,再到白色的阿西尔蒂科、玫瑰酒、西拉子,最终以一款晚收的甜雷司令作结。 沃特维尔酒店成功展示了克莱尔谷葡萄酒的丰富多样性和独特风味。

在饱足且疲惫于漫长的一天之后,我在舒适的床上沉沉入睡。

克莱尔谷葡萄酒与荒野之路的第二天

在徒步旅行的第二天,我们踏过被桉树点缀的溪流旁的草地。 越过楼梯时,得知那些充满香气的紫色法国薰衣草在当地被认为是害虫,让我们感到些许矛盾。

在炎炎夏日下,太阳无情地炙烤着大地。 偶尔,有袋鼠在旁边静静观察,看着我们沿着泥土小径穿越金色的麦田。 克里斯笑言:苍蝇找到我们了,正当一只苍蝇飞进我的鼻孔。 在埃尔德里奇酒厂,我们在周围树木上成群结队的蜜蜂嗡嗡作响的陪伴下,品尝了气泡雷司令。 这款酒的口感清新且干爽,带有淡淡的柑橘香气。

艰难地爬上山坡

早茶过后,一阵清凉的微风拂过及膝高的草丛,风吹过树梢,树叶在我们头顶沙沙作响。 我发现,与昨天相比,今天的徒步行程更加艰难,山坡较多。 在斯基洛加利用餐,为我们的徒步旅提供了短暂的休息。 坐在橄榄树下,眺望着一片生气勃勃的葡萄园,感到格外惬意。

回程时,脚下的松散碎石发出嘎吱声,鸟儿在树上欢快地啁啾。 这片迷人的风景足以弥补我今天发现的步行难度增加的事实。

我们在小径上的第三天

在我们的旅程的第三天,也是最后一天,在享用早餐之前,我走访了邦加里站。 清晨的阳光使得石头建筑闪闪发光。 我走在旧剪羊毛棚的木地板上,我的脚步声在这个现转作活动场所的空间内回响。 羊毛脂和羊粪的气味仍然浓郁,难以消散。

七丘酒庄

今天我们的路径穿过了一些名字十分古怪的酒庄,比如疯狂混蛋”和关上门。 由耶稣会运营的七丘酒庄,其名字灵感来自于罗马的七座山丘。 在前往酒窖的路上,我们经过了象征耶稣受难的十四站。 我对其中一座小教堂的干石砌结构感到惊讶,不禁好奇屋顶是如何得以支撑的。

七丘教区教堂的地下室是澳大利亚唯一一座非大教堂却设有地下室的教堂,约翰·梅兄弟就葬于此地。 他是耶稣会的一员,且自1972年至2003年间担任了该葡萄园的第七位酿酒师。 参观完地下室后,我们探索了另一处地下结构,我们的导游戏称这里存放的是酒,而非尸体。一股浓郁的酒香弥漫在最初作为石矿开采的酒窖中。 起初,酒庄主要生产圣餐酒,但如今其产品线已经大幅扩展。

克莱尔谷葡萄酒与荒野之路是徒步旅行、美食与葡萄酒完美融合的体现。 经过一段稳定的攀登至山脊顶部,凯瑟琳在早茶时分分享了自制的柠檬杏仁脆饼。 我们坐在当地农民提供的混凝土块上,远眺波兰河谷,享受着此刻的宁静与美景。

学习关于葡萄酒

凯瑟琳向我们揭示了山谷中的葡萄酒与克莱尔谷种植的葡萄酒之间的独特区别。 她解释说,在波兰谷这种严酷且干燥的板岩地带种植的葡萄,生产出的葡萄酒带有独特的燧石味道。 而克莱尔谷的葡萄酒,则透露出苹果花或柑橘等香气。 在这次徒步旅行之前,我对葡萄酒几乎一无所知,现在我已经略有所学。

丰盛的结束

随着 我们踏上徒步旅行的最后一程,一阵清凉的微风抚过草地,为我们送上了自然的清爽。 攀登至保莱特的斜坡挑战了我们的体力,坡度之陡峭非同小可。 然而,我们慢慢且稳定地一步接一步向上攀爬,最终被赏赐了一幅覆盖整个山谷的壮阔景观。

午餐在保莱特(Pauletts)享用,如同我们在这三天内经历的克莱尔谷葡萄酒与荒野之路旅程中的每一 餐一样,菜品丰富、美味无比。 经过一天的徒步,我们疲惫而心满意足,大多数人在返回阿德莱德的车程中都不自觉地打起了盹,沉浸在这次难忘旅程的美好回忆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