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自閉症的故事

我在20歲那年被診斷出患有自閉症譜系障礙(ASD)

這一診斷幫助我理解了我童年和青少年時期發生的一些經常讓我感到困惑、無助,不知所措的事情。

患有ASD的人通常在社交溝通和互動方面存在問題,同時也會表現出受限制或重複的行為或興趣。他們的學習方式、動作行為方式或表現注意力的方式可能都與正常人不同。

18歲時,有次在機場轉機,機場的噪音和繁忙讓我感到不適,我的頭開始疼,眼睛也開始刺痛,以至於我開始啜泣。我從未出現過這樣的情況,所以我感覺很奇怪。然後我低頭看到自己正在用雙手拍打我的胸腔。突然間,我旁邊有人暈倒,倒地的巨大的撞擊聲讓我更加焦慮。我下意識就跑進了電梯試圖逃離。

那後來我最終還是恢復了正常,但那次經歷讓我極度震驚。

在我的生活中,我一直在與感官超載作鬥爭。普通的環境噪音對我的耳朵來說都非常痛苦。在讓我感到痛苦的情況下,我會突然聽不到聲音,並且幾乎不敢直視別人,即使是我的朋友。

這經常讓我在社交場合感到格格不入。當其他人自然愉快地交談時,我卻需要反復在腦海中演練我要如何參與對話,同時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坐立不安。

我也很難理解社交暗示和人們的情感。到一個程度,我一度以為自己是一個毫無同情心的基督徒,因為我並沒有感受到共情,同理這件事對我來說並不像對其他人來說那樣自然。即使我向上帝祈求幫助,我仍然掙扎其中,我亦不知道該如何告訴別人,因此我獨自承擔著這一切。

我還經常被家人和親近的朋友說我看起來疲倦、暴躁和易怒。於是,我會強迫自己微笑和看起來開心,即使我大部分時間都感覺很想哭,因為我的感官超載令我頭痛不已。我對自己要求很苛刻,認為自己因為不能像其他人一樣而感到自己是個失敗者。

認識和接受自閉症的過程

直到2020年,我開始在網上研究不同類型的障礙時(是我的姐姐激勵我進一步瞭解自己,當時她也掙扎在她自己的精神健康問題中)。當我發現了自閉症譜系障礙時,我立刻產生了共鳴。我許多的經歷,甚至是我最早的童年記憶,都開始慢慢說的通了。但有一部分的我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因為我擔心家人和朋友會拒絕我。

直到兩年後,我最終因為承受太大的壓力而崩潰。我猶猶豫豫地告訴父母我認為自己患有自閉症譜系障礙。起初,父母不願相信這個消息,但當他們看到我對他們的反應感到失望和難過時,他們同意了幫我找心理治療師。

我沒有立即告訴心理治療師我懷疑自己有自閉症譜系障礙。我祈禱上帝會通過她來證實這一點。當她告訴我我處於自閉症譜系時,我得到了巨大的安慰。

這是一個漫長的學習過程,但自診斷以來,我已經能夠將新習慣融入我的日常生活,幫助我適應自己特定的挑戰。戴耳機和太陽鏡有助於減輕周圍環境對我的感官輸入,而在早晨舉重則有助於我釋放多餘的能量。

我很感恩我的家人和親近的朋友們那麼接納我,並且一直如此耐心和理解我。他們的支援給了我面對挑戰的力量,讓我能夠按照自己的步調前行。

一些朋友仍然很難接受我的狀況,告訴我他們會為我禱告可以擺脫自閉症,或者非常抱歉我患有自閉症。我住在墨西哥的一個小鎮,像自閉症這樣的狀況並不是會公開談論的話題,所以在我遇到的新朋友中,我經常需要花時間去判斷他們是否需要知道我的狀況。

重要的是,上帝通過聖經向我展示,祂是以祂喜悅的方式創造我的。詩篇13913-18節以一種非常個人化的方式對我說話——我的創造其實非常奇妙——我可以讚美並感謝上帝創造了我!

因著被關愛,我能夠做自己

當親人傾聽我的自閉症經歷,並以讓我能夠實施自己策略的方式照顧我時,我感覺到自己在被關愛著,因此我可以自由做我自己。

有一次,我和幾個家人的朋友在戶外吃早餐,他們的十幾歲兒子也患有自閉症。附近的一個維修工拿出電鋸開始砍樹枝。我想從桌子上拿起我的耳機,因為噪音讓我頭痛欲裂,但我猶豫了,因為我害怕這樣做會讓朋友們感到不舒服,或者他們會認為我沒在用心對待他們,儘管我戴著耳機也仍然可以聽到他們講話以及和他們聊天。

意識到當時的情況後,爸爸拿起我的耳機遞給我,說:沒關係,戴上吧。他的這個舉動讓我深受感動。

最近在教會,我會感到不知所措和被過度刺激,並且我無法表達我的困擾。一位知道我患有自閉症並且知道我需要幫助的女士邀請我坐在一個黑暗的房間裡讓我獨處,她甚至給我端來一盤水果讓我享用。

她的舉動讓我感到被愛,我想和你分享一些你可以關愛自閉症患者的方式。可能會因人而異,但愛的行動可以包括:

接納我們獨特的習慣、舉止和不同之處。

當我們無法跟上你們的生活節奏或快速思維時請有耐心。

不要試圖與我們的掙扎產生共鳴(例如,當我們表達很難在社交場合自洽並收到來自己其他人噢,我有時也會害羞的回應時,其實這兩種情況無法相提並論)

願意傾聽我們的經歷,瞭解我們特定類型的自閉症。

自從發現我患有自閉症譜系障礙,我也在學習更加關注周圍的人,傾聽他們並在我力所能及時幫助他們,並且學會懷有同理心。由於我難以理解情緒,我被感動去更多地依賴上帝求祂賜予我一顆像耶穌那樣憐憫的心。我正在學習如何像耶穌一樣看待人,並讓聖靈引導我按照祂的旨意侍奉他人。

耶穌為我們舍己愛人樹立了完美的榜樣(約翰一書316-18節)。

作為祂的門徒,我們也被呼召去做同樣的事,這些小小的服侍向我們的朋友們和那些患有自閉症的人展現了我們的生命是為了服侍他人的,這是我們活出耶穌犧牲之愛的方式。

在教會、工作場所、學校甚至我們自己的家庭中,我們可能會遇到或者已經認識一些患有自閉症的人。在生活中,願我們歡迎和接納患有自閉症的人,並樂意學習如何關心照顧他們。願我們的愛沒有分別,願上帝柔軟我們的心讓我們看到祂如何使用我們來祝福我們的朋友們以及如何使用他們來祝福我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