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女性為主題的街頭藝術

我認識的街頭藝術家包括Fintan Magee, Scottie Marsh, Ears, PhibsBirdhat。他們全都是男性。除了曾在Paddington看見繪製壁畫的Nastia GladushchenkoKaren Farmer外,我不認識任何其他女性街頭藝術家的名字。

新的街頭藝術導覽

今天,我決定改變這個情況。我參加了由Justin Steele所設計的Local Sauce Tours新推出的自助步行導覽。這次導覽聚焦於女性——女性街頭藝術家和女性主題。

天氣預報顯示會有雨,所以我帶著雨傘,從Redfern車站出發,希望不會淋得太濕。

離開Redfern車站

作為車站升級的一部分,橙色路障封鎖了Little Eveleigh Street。我往轉角處望去,一位穿著工作服的年輕金髮女子坐在角落咖啡館外。她告訴我:「你可以從那邊走過去」。那條非常狹窄的小路只能容納行人單列通行,拿著雨傘行走更加困難。

雨水輕輕打在我的雨傘上。到了今天結束的時候,我一定會被淋透。

我認識Rose Strachen創作的Skippy Girls。她們簡單而快樂的藍色人形歡快地跳躍在Carriageworks附近的波浪形圍欄上。多年來,這些作品被不斷更新和添加。每個人形都與其他的稍有不同。

Darlington Incorporated

在一面側牆上,有一幅對我來說全新的壁畫——‘Darlington Incorporated’。這幅畫以當地的土著長老和教育家Aunty Beryl van Oploo為主題。Dame Marie BashirBilly也在其中。Billy是這棟房子的主人所養的西高地白梗犬。真正的Billy從玻璃前門的床上探出頭來看著我。

導覽筆記建議我尋找隱藏在藝術作品中的三個物件。這些物件對壁畫中出現的三名學生來說很重要。我仔細研究這幅壁畫,並找到了這三個物件。

注意到鄰里風貌

走在一排舊式連排房屋旁,我注意到人們如何不同地使用他們的門廊。有些門廊被精心維護,而另一些則被用作垃圾堆。有的門廊上種著一株生長在舊登山靴裡的仙人掌,有的擺放著帆布椅和盆栽植物。

我經過一些小型口袋公園和一扇有黃銅蜜蜂門環的前門。一戶人家的門是黃色的,鄰居的門是紅色的,再往後一戶的門是黑色的。難道這些鄰居合作參考了原住民旗幟的顏色嗎?

一棟建於1896年的老角落房子,已經歷經風霜。再往前走,Sals Corner Store正在進行翻修。

“Emblam”在一面被雨水沖刷過的角落牆上留下了他們的印記。一小枝金合歡,上面有仔細描繪的綠葉和毛絨絨的黃色小點。

我退後幾步,欣賞Shannon Crees, George RoseOllie Ruskidd的大型作品。在左邊,有一個有趣的近期新增部分。那是特朗普的頭,他的嘴巴噴射出來。

泰寶通餐廳

泰寶通餐廳的窗戶裡擺滿了金色佛像。我往裡面看,見到兩個比真人還大的黃黑相間的機器人站得筆直。另一扇窗戶裡有更多用自行車鏈條、碟剎和其他金屬零件製作的大型機械(和神話)人物。我孫子一定會喜歡這些。

新城的街頭藝術與更多

新城,與悉尼其他郊區非常不同,充滿了活力和多樣性。人們有各自獨特的穿著風格。站在我前面的那個男人有著紫色的馬尾辮,下面的頭髮剃得只有一兩毫米長。

在這裡,你會找到復古和二手商店,也有適合尋找奇特禮物的店鋪。這裡有素食餐廳以及提供各種國際美食的餐廳。我來得早,大多數店鋪只在早上十點開門,但我很高興能夠逛逛櫥窗。

以前是素食肉鋪的地方現在掛著出租的招牌。我不禁再次思考,素食和肉鋪是如何搭配在一起的。

壞喜鵲

在一面磚牆上,Karen Farmer的作品《壞喜鵲》的眼睛盯著我看。一些人覺得它們圓圓的紅眼睛很可怕,但我喜歡它們。Karen Farmer還在回收的路標上繪製她的《壞喜鵲》。我的船棚上就有幾個。

我對一位無名藝術家在圍欄上繪製的Emily Kngwarreye的肖像很感興趣。她是一位多產且享譽國際的土著藝術家,來自愛麗斯泉東北部的一個地區。我以前沒聽說過她。

更多女性藝術家的街頭藝術

《瑪麗》是一幅單色壁畫,吸引了我一段時間。Sharon Billinge巧妙地運用光線使我著迷。這幅作品的靈感來自於瑪麗·瑞比,她出現在我們的20元紙幣上,並曾在新城擁有房產。

在這個陰沉昏暗的日子裡,屋內的燈光顯示有人在家,可能在家工作。鴿子在人行道上啄食撒落的燕麥。我經過時,它們四處飛散。

Georgia Norton Rose的《Sarah Street上的一棟房子》就是那棟房子的線條繪畫(油畫)。我繞過轉角去檢查。是的,她完美地捕捉到了這棟房子的特徵。

Rebecca Lourey的作品《帶回蝴蝶》中,漂亮的窗花盒幾乎在色彩斑斕的畫作中消失了。然後,按照我的筆記,我走到Pemell巷,來到一棟老舊而相當破敗的房子的後面。瑪麗·瑞比為她的女兒Elizabeth建造了這棟房子。自那以後,這棟房子被多次改作他用,並且經過了相當大的改動。

在恩摩劇院處穿過恩摩路後(你不覺得它的裝飾藝術風格很迷人嗎?),我興奮地發現一家商店的櫥窗裡擺滿了土耳其軟糖。那些覆蓋著玫瑰花瓣的土耳其軟糖看起來特別誘人。可惜商店關門了。

Young Henry’s

如果時間再晚一些,我可能會在Young Henry’s停下來喝杯啤酒。相反,我看著一名卡車司機掙扎著將車倒出車道。他變得不耐煩,操作時非常接近停在角落的一輛車。接著傳來金屬撕裂金屬的可怕聲音。一個在路邊拍攝這一幕的人問我:「你看見了嗎?我把車停在那裡,結果發生了同樣的事。」

Merilyn Fairskye的《細節2020》是一幅小型的對稱作品。可愛漂亮的藍知更鳥躲在草葉後面。我試著沿著Wilfred巷走向下一幅壁畫。一大灘水擋住了我的去路。我只好折返回去,繞另一條路前進。

Fintan Magee的《Caroline Chisholm

經過地下通道時,我閃避著積水和從天花板滴下來的水滴,試圖找到方向。一位男士主動提出幫忙指路,但他不知道Fintan Magee是誰,也不知道下一幅壁畫在哪裡。

我很興奮能親眼看到這幅描繪Caroline Chisholm的作品。Magee使用了一種有趣且耗時的技術,使Caroline Chisholm看起來像是透過磨砂玻璃向外看。

這次街頭藝術之旅的完美結尾

步行結束於離新城車站不遠的一個停車場。Brad Robson的《女性榮譽榜》展示了四位當地女性,每個人旁邊都有一塊描述她們成就的牌匾。我看著人們來來往往,不禁想知道他們是否了解這裡展示的這些女性?

此文章翻譯及圖片摘自 www.travelwithjoanne.com.a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