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分人生

四月十六號晚,正在網路上參加小組聚會,另一半突然把手機湊到我眼前,顯現的是林哥在家昏倒,正在台大急救的信息,我們立刻和小組請假,趕往台大,為什麼去?說不出必要的原因,本能的反應就是快去現場,了解情況。沒想到,那晚之後,他就沒清醒。

其實,從三月上旬,知道林哥胰臟上長東西開始,心情就未平復過。十八、九歲時去看藝術團契演戲,在藝術館門口看到身穿長袍、戴著副黑框眼鏡、有幾分文青味的林哥,只知他是曉風姐筆下《地毯的那一端》裡的男主角「德」,抱著分好奇端看他,完全沒想到日後他成了年輕的我急欲找到生命祭壇的推手與導師,數十年就在他的帶領和庇蔭下度過。從他那兒我知道什麼是信心服事、體會什麼是「人」該有的模樣、學習包容的愛、不吝鼓勵、建立後輩、感受一個人活得淋漓盡致的風采……,對我來說,他就像一座大山,只要他在,心裡就篤定。雖然,在某些事情的觀點和處理上我們的意見不盡相同,偶有爭執,但絲毫未損我對他的敬意與愛戴。在我眼中,他好像是團燒不盡的火球,到處放火帶動他人燃燒,自己也從不停止。雖然他不時擔心不眠不休的張姐身體會不勝負荷,但他何嘗不是從未停止轉動?

三月,他住院期間,我曾去醫院看望,原本睡著的他起身後,精神不錯,天南地北的聊著,漸漸地聚焦在他過往的經歷,興致勃勃的回憶過往,往事歷歷,他提及許多人與事,最後非常認真的說:「真是感恩啊!祂一路保守,讓我碰到很多好人,都沒碰過什麼壞人!」是嗎?我心裡打著問號,他一頓,說:「噢!有一個,他後來被關了!」然後滿足的笑笑,為上帝一路的恩典。當時,我心裡非常感動,想說一個人行走人生路,將近終點時,回顧所來徑,發現一路都滴滿脂油,盡是恩典,這樣的人生多美啊!如果要給人生評分,這豈不是一百分?

那天,告別時,他堅持要送我,在同工志淑的陪伴下,他走到醫院大門,拄著拐杖、戴著帽子站立在門口,跟我搖手道再見,沒想到那竟是他在我腦中最後的模樣:寬容、慈祥、滿足。

剛寫完這篇短文,收到張姐今年三月底生日那天全家聚餐後寫的一首短詩,定稿於林哥離世的前一天,與你分享。

八三禱詞     張曉風

主,謝謝祢的恩典

謝謝亂世裡這條小命的賜予

謝謝祢給我的艱困年代

(因為,在此同時,祢也給了我一副足夠厚實的可以承重的肩膀並且在我不覺察的時候輕輕托住我)

謝謝祢給我的父親和母親

以及師長、配偶、子女

加上一路同行的老老小小或善良或奸惡的朋友

(因為,善的讓我羨慕且模仿,惡的讓我自惕不要像他)

謝謝祢容我像古利奈人西門

辛苦(且有幸)揹起,

剛剛沾上祢的血水和體溫的十字架

謝謝一路上所遇到的悲傷和痛楚

使我體會到世上之人常流下的淚有多澀苦

謝謝祢所賜的適度的

智慧,和,愚蠢

謝謝此刻我所還沒有看見的未來

——那條不知是辛苦還是舒適的世途末程

謝謝祢曾經牽著我的手一路行來

並且還要繼續陪我一路走下去的,

那段未知

                              113.3.29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