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理,有利,有节。

183_06

──悉尼谈判记

可以说,有人群就有谈判,有生活就离不开谈判。婴儿一出生,就懂得用哭声和他(她)妈妈谈判,争取更多的奶水和拥抱。又譬如,未来的女婿切不可贸贸然就去拜见未来的岳母大人。应该多多了解对方准备开出的条件,准备好万全因对之策,才可上门谈判。正所谓不打无准备之仗,“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也。话说回来,谈判人人会,高低有不同。鄙人一生也经历过无数谈判战役,有成功,有失败,算不上谈判高人。但是,为贤者讳,下面我只举一个我谈判成功的例子。请大家多多点赞。

话说不久前的一个夏日艳阳天,我奉内人之命开车送她刚来澳洲旅游的妹妹和读小学六年级的外甥女到carss buss公园的海滩游玩,因她有事走不开。那天不是周末,公园海滩只有寥寥几个人或坐,或行,或卧,享受着不用买门票就能享受到的蓝天白云,细沙碧浪,海鸥高翔。

中国来的这对母女很喜欢这个海滩。可是,虽然海滩很浅,游泳的地方也围着防鲨网,很安全,她们却没有下海游泳,因为妈妈是只旱鸭子!不过,受不住碧蓝海水的诱惑,她们还是走到海里戏水一番,摆出各种姿式互相拍照,准备秀到各自的朋友圈。

趁此难得的浮生半日闲,我就在沙滩的长椅上打瞌睡。一个小时后,母女俩游倦思归。我带她们走向停车的地方。就在我们打开车门准备上车的时候,我看到一个三十来岁的青年站在旁边。他怒气冲冲,一副兴师问罪地神态。我吃了一惊,但立刻镇定下来,问他有何指教。他说:“你知道你停车的时候碰到了我的汽车吗?”他边说便用手指指向他那停在我的汽车后面的一辆崭新的白色汽车。我随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在他的汽车前方的防护杆上有一个大头针的圆头大小因为油漆脱落造成的黑点。

我立即回答他,“我停车的时候,并没有碰到你的车,这个黑点怎么会是我造成的?”他说:“你的汽车后面也有一个碰撞的痕迹,高度刚好对应我的汽车损伤,你的碰撞处还有白色的油漆,这不是明显的证据吗?”“再说,看看你的汽车就知道你的开车和停车的技术水平,碰到我的车一点也不奇怪” 。

原来我的车也算是一辆年份不多的漂亮新车。但是,不久前,我太太的女儿,一个刚刚取得红P的菜鸟司机,在市区的一个停车场把这辆车开了个右侧着地翻转。好在人完全没有受伤。但是室内停车场的高度太低,大的拖车进不来,拖车公司的司机只好先用小拖车把汽车拖到开阔地,再用大吊车把它翻转过来。

经过这样的折腾,这部汽车的整个右侧是什么样子,我想,大家都懂的。打个比方吧,我的车从左面看去,就像胡歌的脸,吸引了无数胡椒粉的眼光。从右边望去,又像是胡歌刚刚出了严重车祸的脸–惨不忍睹。经过我修车行的朋友估算,要把它修复到胡歌还没有出车祸以前的模样,得四千五百元。我有些心疼,没有立即修车,加上安全驾驶没有问题,也就过一天算一天。

虽然开始开车出去有些不好意思,日久成自然,慢慢我也自我感觉良好起来。不过,正如人们所说,上帝关上一个门,就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我的车虽然颜值大为下降,它也带来一个好处,就是在我开车时候,右侧的司机都对我避让三分。正如俗话说得好,穿皮鞋的怕穿草鞋的,穿草鞋的怕赤脚的。

话扯远了。言归正传。眼前的这个小伙子以为戳中了我的软肋,可以使我乖乖承认错误,为他修车买单。怎知我脸不改色心仍跳,从容应答:“我的车不是我弄伤的。再说,就算我的车是我弄伤的,也不等于我碰了你的车。不过,如果你坚持认为是我的错,你可以叫警察现在前来处理或是通过我们的保险公司进行处理。”于是,我和他互相登记了驾驶证和汽车资料。

小伙子先打电话给警察,可是,警察认为这件事太过鸡毛蒜皮,没人受伤,不需浪费警力。小伙子又致电他的保险公司,他的保险公司要他先交5百元垫底费,才可受理索赔。小伙子不愿出这笔钱。也许他一下子拿不出这笔钱,也许他感到胜算不大,怕丢了这笔钱。可是,他又不肯就此罢休,让我们走。我心中暗暗得意:因为显示我高超谈判说服能力的机会到了。

我心平气和,和颜悦色地对他说:“第一,你的汽车的伤痕是一个点,造成这一点的必须是一个圆锥形的外来物。我的汽车后面没有这样的圆锥形突出物。​​第二,我的车的后面的这个碰撞痕迹是一个刮痕,和你的车的点状击伤的痕迹对应不上。第三,如果是我真的碰到你的车,你又没有在现场,为何我不把汽车开走,而是等你回来和我算账?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我和你都是成年人,我可以对一个成年人撒谎。但是,我不会当着一个孩子的面撒谎。因为,我不想这个孩子一辈子认为我是一个说谎的人。”这个小伙子听了我上述四个理由,思考了一分钟,转怒为笑。他握着我的手,不好意思地对我说:请你原谅,是我错怪了你。对于他勇于承认错误的行为我也非常高兴。我也为我能在国内来的客人面前为我们旅居澳洲的华人争光而深感自豪。我对小伙子说,“你的爱车的这点小损伤很容易修好。你去汽车零件商店,告诉他们你的汽车的颜色号码,他们就会为你调配一罐完全一样的颜料。你用一根小毛笔就可涂好它。我还从车上拿出一个印有我的小店的名字和电话号码的精美圆珠笔送给他。吩咐他如还有什么问题可以联系我。于是,我们再次握手互道再见。我的这个谈判成功的故事,也在亲友中传为佳话。

LM183_07

作者来自中国 现居雪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