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秋风中想你

LM184_08

如今,又是墨尔本金色的秋天了,每年的这个季节,我都会想起于阿姨,想起那个待人真诚善良却又命运多牟,带着诸多遗憾魂归异乡的于阿姨。

与于阿姨相识缘于芳芳,那时我经常去附近的一家图书馆看书,而芳芳则是图书馆的义工。有一次,我找一本与澳洲本土文化的学习资料,却怎么也没找到。此时,芳芳走过来问我是否需要帮忙。就这样聊起来,才知道芳芳是在​​很小的时候就来到了澳洲的北京人。很自然地彼此之间就格外多了几分亲切,我们很快成了朋友。有一天,我正在家中读书,芳芳打来电话说,你来开门,我已经在你家门口了。

我以为芳芳在跟我开玩笑,但开了门,她果然站在门口。她手里提着一个很大的便当盒。进屋后,芳芳将盒子打开,里面装着几盘热气腾腾的菜,红烧带鱼,家常豆腐,都是我平时喜欢的。我惊讶地看着芳芳,她大大咧咧地笑着说:“那天听你电话中说做不好带鱼,回家跟我姥姥说,她今天一大早就准备好了,非要我给你送过来。”

简单几句话使我骤然心生感动。我还没见过于阿姨,而她居然这样如此关心我这样一个未曾谋面之人。这春天般的温暖,使我差点落泪。与芳芳一起吃完于阿姨做的带鱼后,我就迫不及待地在芳芳的带领下拜访了于阿姨。

那天是个好天气,碧蓝的天,大朵大朵游动着的白云,加上到处盛开着的花,使人的心情格外好。于阿姨正在打理花园。她穿着一件旗袍小上衣,头发高高地盘在脑后,在那些花草之间穿越,散发着一种纯净的美。可以想像于阿姨年轻时也是一个美人。还没等我开口,于阿姨已经放下手里的工具,一边摘下手套,一边说:“带鱼的味道怎么样?合你的口味吗?”

这声音和问话就像一个熟识的人,没有距离,没有客套,甚至没有第一次见面的生疏感,一下拉近了我们的距离。于阿姨知道我喜欢喝茶,拿出了拖朋友从安徽带回来的六安瓜片,和我们坐在后院的亭子里喝茶聊天。那是我第一次听说于阿姨一家的故事。

从那以后,我时常在芳芳的邀请下去看望于阿姨,跟她坐在安静的院子里喝茶聊天,请她讲述人生的点滴。

于阿姨从小在北京延庆农村长大。因为家中子女多,她又是家中老大,只读到初中毕业就跟着父母下地干农活。一个偶然的机会,青春美丽的于阿姨打动了北京城里一个到延庆写生的画家。在画家的苦苦追求下,她不顾父母的劝说和反对答应了画家的求婚。婚后,她跟丈夫到北京城里生活。朝夕相处的日子和现实的婚姻生活,逐渐打碎了她梦想中的美好婚姻。存在她与丈夫之间的各种差异也逐渐显现出来。他喜欢自由散漫,她喜欢安分守己;他天马行空地畅谈着人体艺术,而她却羞涩于那赤裸裸的字眼;他出去采风一去数日甚至数月,她却只能在家苦苦守侯。两个人的矛盾在女儿出生后更加明显,在孩子还不到5岁的时候,两人无奈离婚,于阿姨带着女儿独自生活。

那时的于阿姨是街道工厂的临时工,工资所得勉强维持母女的生活。为了让女儿过上好日子,她东拼西借地借了几千块钱,开了一个早点铺。凭着于阿姨的手艺和诚实,生意慢慢地好起来。她和女儿的生活也逐渐好转。因为忙不过来,她把在延庆的父母请过来帮忙照顾家,一家四口人挤在了不到40平米的房子里。 3年后,于阿姨把早点铺换成了一个具有乡村风味的餐厅。于阿姨说,那时候每天只能睡五六个小时,每天早上4点起床,开始准备一天的工作。当时的于阿姨有两个梦想,一是买一套大房子,父母女儿和自己都有独立的空间;二是女儿将来上个好大学,有个美好的前程。她知道自己这一生已经留下了诸多遗憾,她最想让女儿有一个完美的人生。

于阿姨用勤劳的双手,为女儿和父母创造了一份美好的生活。上世纪90年初,北京商品房刚刚起步时,经过多年打拼的于阿姨,买了一套大三居的房子。看到几天兴奋得睡不着觉的父母和女儿,她倍感欣慰。学习努力的女儿已经读高中,有个独立的空间也更加安心地学习。年迈的父母也有了幸福的晚年。当时,出国留学在国内风云而起,许多有能力的家长,都把子女送到西方发达国家读书。于阿姨每天看报纸和新闻,这个消息也引起了她的注意。经过跟女儿商量,高中毕业后女儿顺利地进入了墨尔本的一所大学留学。将女儿送上飞机后,仰望着天空,于阿姨感到几分轻松。她想这下自己的人生可以很圆满了。却未料到年纪轻轻的女儿却早早地坠入了情网,并生下芳芳。当时才40多岁的于阿姨,虽然难以接受这样的现实,可看到这可爱的小生命和女儿哀求的目光,只好顶着风言风语,暂时将自己经营的饭店交给亲人打理,全心全意地带起了芳芳。

一心打算让女儿在毕业后回国发展的于阿姨,希望再次破灭。两个年轻人不愿​​意放弃澳洲轻松的生活模式,大学毕业后就在澳洲注册结婚。多日找工作未果后,又在于阿姨的建议下,在墨尔本华人集中的博士山区开了一家中国饭馆。本是怀着寻出一条生路,干一番事业的年轻人,由于没有经验,很长一段时间生意并不理想。女儿和女婿不得已几次三翻地电话请求于阿姨过来帮忙。思前想后,为了女儿,她只好将自己苦心经营得有声有色的饭店盘了出去,到澳洲帮助女儿和女婿。有了于阿姨的经验,加上两个年轻人的努力,经过几年的时间,餐馆的生意逐渐红火起来。

事业稳定的女儿和女婿,听话乖巧的外孙女芳芳,于阿姨觉得自己已经迎来了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可谁知,老天又跟于阿姨开了个玩笑。

一天晚上下班后,女儿夫妻下班回家途中,与一辆货车发生了严重的交通事故,双双丧命。那时芳芳才9岁,于阿姨如何能接受得了这样的残酷现实?她抱着女儿冰凉的身体痛彻心扉,几度昏厥。那一刻,她所有的希望和理想都破灭了,只想跟着女儿而去。可看着躲在角落里哭得已经上气不接下气的外孙女芳芳,于阿姨一死了之的想法动摇了。芳芳的爷爷奶奶当初并不同意芳芳父母的婚事,又嫌芳芳是个女孩子,这些年来往并不多。而今,芳芳的身边只剩下她一个亲人了,如果自己再抛弃她,年幼的芳芳该怎么办呢?

想到这里,于阿姨强忍着悲痛,在同胞好友的帮助下,处理了女儿女婿的后事,开始了独自抚养芳芳的艰辛生活。

当时已经50多岁的于阿姨,不得不接管女儿和女婿经营多年的饭店。失去父母后,一向活泼开朗的芳芳变得沉默寡言,有时候一天也不说一个字,坐在自己房间里发呆。那些煎熬的夜晚,于阿姨时常急得在夜里蒙着被子哭。她总是抱着女儿的照片说:闺女,你若在天有灵,就睁开眼睛看看,保佑芳芳吧!求求你保佑她吧!外孙女就是她的命,无论如何,她也要帮助芳芳找回从前的天真快乐。于是,于阿姨在苦心经营饭馆的同时,还要抽出时间陪芳芳,带她去公园,去参加各种活动。还带芳芳一次又一次去见心理医生,协助芳芳抚平创伤。经过几年的煎熬,芳芳15岁那年才慢慢从失去父母的打击中恢复过来。

谁料想,幸福的日子才过了3年,于阿姨却病倒了,医院的检查结果是胃癌晚期。这真如一个晴天霹雳打在芳芳的心上。于阿姨说,其实从女儿离开的那一天,我的人生就完了。我早就活够了,死后就可以见到女儿了。可是我不想现在就死,我多想看着芳芳结婚了有人照顾了,多想在父母身边尽几年孝再死啊。可老天不给我这个机会……于阿姨看着窗外,脸上是一片苦涩,两行泪水如泉涌下。面对自己人生这一次又一次打击与遗憾,于阿姨的内心一定被这累累伤痕填得了无缝隙。

夕阳,逐渐沉下去。于阿姨已经只留下最后一口气。她无力地拉着芳芳的手断断续续地说:等你结婚后,将我的骨灰送回延庆去!我会和你的父母一起在天堂看着你,保佑着你……

那天,在回家的路上,秋天的风吹在我的脸上,已经感觉到了冬天来临前的萧萧寒意,心中充满了伤感。想起从前,于阿姨聊起自己这一生,时常充满了无奈与感叹。婚姻的失败,中年丧女的悲痛;对年迈父母无法在身边尽孝的愧疚,这一切都使她难安。而今,她又带着对芳芳的牵挂与不舍,对年过8旬父母的愧疚撒手西去。但愿善良的于阿姨早日在另一个世界里安息,过上她梦想中的温暖生活。

作者来自中国 现居墨尔本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