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之计在于春

LM188_06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寅,一生之计在于和,一生之计在于勤。

明年春节是一月廿八日(星期六)。我在此劝告大家要及早定下今年的计划和方向。因为,一年以上的计划和方向。所以如果你要事业成功,必定要好好定下整年的计划。

我在1965年蒙主呼召,至今事主超过四十年之久,一生之计在于勤。我一直都是忠勤的事奉主。现在已退休七年,用了五年的时间,最近写好了我的自传。

我书名叫“主恩手领我”,内容共有十章,从出生在一个佛教家庭开始,我描述神如何把我带到澳洲留学,听到和接受福音,呼召我献身事奉主。

一年之计在于春

我出生于西马来西亚森美兰州(Negri Sembilan)的芙蓉埠(Seremban)。芙蓉埠位于吉隆坡南面大约40英里,吉隆坡是马来西亚的首都。在马来西亚,在1957年独立以前,我们可以选择接受英文或中文。经过考虑,我父亲认为中文教育更加有好处,特别将来寻找工作。所以他把我送到一个英文天主教学校读书,名为圣保罗学院(圣保罗学院)。

因为我们是中国人,所以父亲一直坚持我也应该受中文教育。所以从小学到中学,同时我进了两个学校。上午是英文学校,下午是中文学校。这很辛苦,但我可以流利地讲英语和粤语。在我以后的基督教服务中显得非常重要。至于我的中文教育,我在芙蓉的润明商业学校念的。校长是一位女士,毕业于中国南部的一座的名字叫卢筱文。她非常热心地教导孔夫子和其他古代圣贤的写作,我掌握了许多中文知识,并学到了欣赏过去五千年中国文化的丰富宝藏。

我后来怎么会在澳洲学习的呢?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来到澳洲学习。我有一个好朋友和同班同性叫颜永聪。他出身于非常富裕的家庭,祖父拥有锡矿和橡胶园的他有一天告诉我,其父要送他去澳洲读书,他不想去。他问我是否可以陪他一齐去。他要我去问一下父亲。我答应了他,只是问一下而已。晚上,我从学校回到家里问了父亲。正如我预料,父亲说他没有能力送我出去。所有我想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但是第二天,父亲告诉我那晚他整晚没睡,一直在想送我出去的问题。他计算了一下,得出结论:假如卖掉一些房产和重新安排财务,努力筹钱的话,是可以送我出洋去留学。他想花钱送我去澳洲取得大学文凭,好过他死后留下钱让我挥霍掉。这就是我如何来到了澳洲。我是万分的感谢我父亲所作的这一切。

我感谢上帝,不仅给我有机会在澳洲学习,而且也看到在我身上他如何成就他的旨意。所以我可以看到上帝的手很奇妙地在我生命中工作。甚至于在早期的年代中。

一生之计在于勤

在澳洲高中5年级的期间,我开始接触基督教。有一天我去了雪梨卓士活圣保罗罗堂做礼拜,崇拜完以后,一个笑嘻嘻的年轻人同我打招呼,邀请我去团契的大厅喝杯茶他的名字叫Brian Higginbotham,介绍我认识其他的年青人,他们对我都非常友善。我不能理解为什么他们会对我那么好。我被邀请参加青年团契茶会,查经小组和教会营会在营会期间,我接受了耶稣作为我的救主。自从我成为基督徒,总是为着忠心与我的同胞学生分享福音。在雪梨大学学习医科的时候,我与七位来自马来西亚的学生同住,我是其中仅有的一位基督徒。在以后两年忠心地与他们分享福音后,高兴地看到他们中的三个成为了基督徒。他们回到了马来西亚在他们所在的教会忠心地服务上帝。

当我结束了我的生物化学的学业时,我就求上帝引领我下一步的路,在 – 个学生夏令会的那个决定命运的晚上,我觉得上帝正在对我说:“Wilfred,你已经忠心地方在你的同胞学生中为我作见证,我现在呼召你回到亚洲全时间来服维持你的意思。“经过了一段挣扎,我对上帝说,”是的,我愿意“。我就这样答应了他在我生命中的呼召。

这是我简单的见证,如果要详细的知道,请看我一个个新书介绍(book launch)的预告。

作者来自马来西亚现居雪梨

 

 

 

朱树庆牧师的一个重要节目预告

我定于明年2017年一月廿九日(星期日)上午十时在卫斯理传道中心(220 Pitt St.Sydney)中文堂讲道。我在此特别邀请我很多年前在Wesley牧会时为不少洗过礼的弟兄姊妹前来见面。我们很久没见了,希望在这一天能重温旧梦。崇拜完毕,享受茶点的时候,我会举行 – 个新书介绍(Book Launch)的简短仪式。介绍我写的自传,并赠送每人一本,请大家留步参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