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婚姻的「谎言」(三)

LM190_19前文我们已讨论了婚姻的本质和目的,指出“同性婚姻”违背了婚姻的本质和目的。我们还讨论了一些支持同性婚姻的常见论据,并看到它们不但不合逻辑,也缺乏证据支持。在这篇文章中,我想强调同性婚姻的立法为社会带来那一些不良影响和后果。这些影响可分为三大类:

  1. 对婚姻的影响
  2. 对家庭和儿童的影响
  3. 对自由的影响

对婚姻的影响

支持同性婚姻的人士普遍使用的论据是:「海外已合法多年,天空还没塌下来,为什么这里不能让它合法?」 这说法有几个问题。首先,如果婚姻是社会的“屋顶”,天空自然会塌下来,但它不是“屋顶”,是社会的「磐石」地基。此外,同性婚姻是一个相对较新的现象,2000年最先在荷兰立法,需要一个世代的时间才看到它对社会的影响,同性婚姻如同白蚁侵蚀地基一样,破坏不会即时浮现。

世界卫生组织透过“世界价值观调查”和“国际社会调查”向80个国家展开婚姻信念的调查,掌握了一些间接数据,展示了同性婚姻立法后的社会改变。如果我们把已立法同性婚姻的国家和其它国家作出比较,我们有理由推断,同性婚姻是削弱婚姻结构的一个因素(尽管不是唯一的因素)。

这些数据显示在同性婚姻合法的国家:

  1. 较少的人认为已婚的人更快乐。
  2. 更多的人认为同居而不打算结婚是无大不了。
  3. 较少的人认为,孩子们需要妈妈和爸爸才能快乐地成长。
  4. 更多的人认为婚姻是一个过时的产物。

由此可见,同性婚姻的立法削弱而不是加强结婚架构。

此外,我们看到有支持者倡议婚姻多元化,推动群婚、乱伦关系合法化,因为婚姻不外乎爱,他们的爱与其他人的爱无异,为何不让他们结婚?如果你认为我是危言耸听,让我引用来自承认同性婚姻或接受民事结合国家的言论:

  1. 美国最高法院法官John Roberts不同意同性婚姻合法化,他说允许同性婚姻等同推动群婚的权利。

2.当意大利承认同性别民事结合后,伊斯兰社区和组织联盟的创始人说:「意大利没理由不承认自愿性的群婚关系。」

  1. Christina Shy和近亲兄弟(同父异母或同母异父)的关系在她所住的省份是违法的。她说:「人们需要新的思维,同性恋人士现在可以结婚,为何近亲结婚就不可以呢?」

我不是说同性恋人士要求群婚或乱伦的婚姻,但用于支持同性婚姻的逻辑(婚姻只是爱)也可用来支持更改婚姻定义、支持群婚和乱伦婚姻。

对家庭和儿童的影响

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必然后果是,你必须愿意孩子在学校学习同性恋的教导。最近,家长对澳大利亚学校推行所谓“安全学校联盟”表示关注,因为它灌输孩子LGBTQ的意识形态。支持“婚姻平等”的组织宣称,同性婚姻合法化不会驱使政府强制推行“安全学校联盟”,或许如是,但政府会强制性推行另类“安全学校联盟”课程,因为你不能阻止孩子被教授国家法律认可的东西。让我们看看海外发生的事情。

  1. 在加拿大,幼儿园老师Pam Strong说:「我如何说服小至4岁的小孩接受同性婚姻?」
  2. 麻省8年级教师Deb Allen被批评教孩子女性和女性性交的知识。她的回答是「不是吧,这已成合法了!」她说得对,如果是合法的,为什么不能教呢?
  3. 美国同性恋活跃份子Bear Bergman在2015年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我是来向你的孩子灌输LGBTQ意识型态(但我绝不抱歉)」。
  4. Daniel Villareal在同性恋杂志Queerty中写道:「让我们承认我们真的想向孩子们洗脑。」

跨性别主义明显地有被受追棒的趋势。随者同性婚姻合法化,美国教育部命令所有公立学校允许学生按其「选择性别」而非其生理性别来使用浴窒,这意味着男生可使用女生厕所,反之亦然。此外,百货公司Target现已提供性别中立的更衣室,尽管市民广泛关注此举会引起性侵犯。事实上,已发生了多宗男士偷拍女士更衣的个案。

有一些所谓“证据”指出,由同性伴侣抚养的孩子与由亲生父母抚养的孩子并无分别。可是当分析这些证据后,发现这些证据的质量很差,不能作出有力的结论。现时有几个大型和高质数关于同性伴侣抚养孩童的统计研究,得出一致的结论:在许多层面上,同性伴侣养大的孩子比不上由亲生父母养大的孩子。

要获知同性伴侣养大的孩子的内心世界,最理想是让他们长大后说出心里话。现时已有很多这样的见证,让我们看看两段说话来总结这些孩子面对的困难

「如果我在1985年接受同性育儿“专家”的研究,我的回答必然巩固他们对LGBT美满生活的预设。但是在这些幸福假像的背后隐藏了许多问题。」

「作为孩子,我们不允许表达我们的不满、痛苦和混乱…。GLBT(同性恋、双性恋、变性者)组织和支持GLBT孩子的团体都为孩子粉饰橱窗,背后却恐吓或威胁孩子们,禁止他们说出真相。」(Dawn Stefanowicz)

这些孩子所经历的痛苦已洋溢在言语中,我们应该保护他们。

对自由的影响

虽然同性婚姻在许多国家已经合法化,但不是所有国民都同意同性婚姻。许多人出于哲学或宗教理由,或坚持其选择自由和言论自由的基本权利而提出反对,但受到迫害、起诉和惩罚。让我们来看几个例子:

  1. 在美国,拒绝参与同性婚礼的花匠、摄影师和面包师傅被起诉,一个面包师傅被迫支付超过 100,000美元的赔偿。
  2. 在英国,一名育儿同工被同事问,根据圣经同性恋是否罪?她只简单回答,不是传福音,结果她因此被开除。
  3. 2014年,Mozilla的创办人Brendan Eich被迫辞去行政总裁一职,因为他在2008年用了$1000自己的金钱支持传统婚姻运动。

在2015年,类似的事件也在澳大利亚发生,南澳霍巴特大主教Julian Porteous在天主教学校派发讲义,教导天主教对婚姻的教义,Julian被控以歧视。 「澳大利亚人报章」的编辑Paul Kelly总结得很好。 “澳大利亚人对同性婚姻的认同会产生不可预见的后果- 修改婚姻定义是否会导致他人合法地攻击持传统婚姻观念的教会和个别人士……同性婚姻的立法意味着教会的婚姻律法与国家的法律产生冲突。」

希望这篇文章打破同性婚姻的立法对澳大利亚社会“无害”的谎言。下一篇文章我将讨论如何确保婚姻定义不变: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结合。

(作者Con Kafataris医生是澳洲人,行医20年,育有5个孩子,他于2013年开始研究同性婚姻对婚姻和儿童的影响。他的医学训练使他着重查考多方面的证据- 从医学、社会科学到哲学。他拥护传统婚姻,认为同性婚姻合法化有可能对社会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他这方面的研究大部分上载网站www.thebigdealaboutmarriage.com.au。Kafataris医生致力唤醒澳大利亚人关注传统婚姻的重要性及坚持婚姻只限于一男和一女的结合。)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