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目送你的那个人太孤单

LM194_15

五一刚放假,母亲的电话便来了,还是她的“老三篇”:你在哪?还好吗?孩子听话吧?

临了,不忘补上一句:我和你爹都好,别担心。

挂了电话,一股暖流充溢周身。老舍先生说过,“人,活到八九十岁,有母亲在,便可以多少还有点孩子气。失去了慈母便像花插在瓶子里,虽然还有色有香,却失去了根。有母亲的人,心里是安定的。”我虽年届半百,而母亲还在,母亲的疼爱还在,何其幸也。

母亲耄耋之年,中过两次风,身体偏瘫,脑子不好使,说话常常前言不搭后语、颠三倒四的,但我的电话号码她却记得清清楚楚。大约在她的潜意识里,孩子是风筝,那11个毫无逻辑关联的数字就是风筝线;风筝飞得再高再远,线团在手,心便放得下。

说来惭愧。我离老家不过10公里,却总是这个原因那个理由的,回家越来越少,有时竟然一个月都回不了一次。其实,老人的快乐很简单,孩子们的一声问候、一次团聚就是他们的幸福。今年春节,在外打工漂泊了几年的哥、姐两家都回家了,聚在一起过年。老人喜不乐支,兴奋得好几夜睡不着觉,逢人便唠叨:“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求个热闹,图个团圆。”是啊,老人们的心最低,低到尘埃里,近乎卑微。

十多天前,我回老家看母亲,给她送药去。老远地,母亲见了我,从屋里颤颤巍巍地迎出来,欢喜得有些不知所措,又是让凳子,又是递凉茶,仿佛我成了家里的贵客,生怕怠慢了我。与其说我回家是为了看老人,莫如说是为了让老人能看到我。离开的时候,我从电动车的后视镜里看见母亲跟在后头,拄着拐杖,一步一瘸地挪动着她那有些臃肿的病躯……到了墩台的拐弯口,我还能看到她佝偻的身影和朝我挥动的手臂。

那一刻,我想到了龙应台在《目送》里的生命慧悟:“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咀嚼这样的文字,眼里有潮潮的感觉,心,酸痛起来,忧伤而无奈,不禁问自己:光阴的故事里,生命的旅程中,什么才是最宝贵的?

有人说当下是个“忙+”时代,忙工作,忙挣钱,忙娱乐,忙应酬,哪有时间顾及其他?其实,时间始终不是问题。问题是要你肯放下物欲杂念,摆脱名利羁绊,保持心灵的柔软,懂得“常回家看看”重要而紧迫,让目送你的那个人少些孤单与悲凉。

作者现居中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