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谢谢你 让我学会爱

 

“Where’s Mommy”(妈咪在哪里?)

从教养院回到家,羽献第一时间寻找妈妈。

看到妈妈,羽献上前抱住她:

“You’re my best friend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女儿虽然口齿不清,别人听不懂,但顾韍懂。

回想三十七年前,刚生下羽献时,顾韍心里充满惊恐──

“天哪!这个孩子,就算我把她带大了又有什么用?有谁会接纳她?我自己会接纳她吗?”

得知羽献竟然是唐氏儿,顾韍几乎崩溃!

双亲是留美人士,从小到大,围绕在顾韍周遭的,从父执到晚辈,个个出类拔萃,“我很骄傲,看不起笨的人,旁边有个这么慢的人我会受不了,根本没有耐性去了解她……”

那段日子,顾韍把自己锁在家里,不跟任何朋友来往,因为她不愿让人知道有这样的女儿。每天照顾这个孩子,就像上战场。女儿不知道烫、不知道痛,缺乏理解力,没有危机感。四、五岁还不知道大小便,不但随意排便在地上,还捡起来放在嘴里。而且非常顽固,她不想做的事硬是不做,而顾韍又是急性子,女儿一跟她强,她就会大发脾气。

女儿对食物没兴趣,吃一点全吐出来;体质很弱,常常发高烧、呕吐;还有气喘问题……顾韍真不知道下一步又要面对什么突发状况,每天都在惊涛险浪里翻滚。

面对这一切,顾韍心中一直有疑问。她不解,自己的人生一路走来如此美好,从台湾移民美国,有个好丈夫、天才大女儿,甜蜜的家正要起飞,为什么遭逢这苦难……有一次在教会聚会,她忍不住又问上帝:“主啊!为什么是我?我尽心奉献自己为工作,为什么别人的孩子都这么好,她会这个样子?”

语毕,她脑海蹦出一个意念:

“她是我的产业,我会带领她,你只要好好管教她的生活,其他我会负责。”

从此,顾韍像是得到上帝的保证,才真正接纳羽献是唐氏儿,“以前我怕失面子,不承认,现在则是谦卑的把她带到别人面前,说她是个唐氏症的孩子。”结果教会的人都很接纳她、爱她。她可以自己读圣经图片,自己祷告,祷告完就露出心满意足的样子。她很爱唱诗歌,也喜欢去教堂做礼拜。

因为免疫力弱,羽献经常到医院报到。小儿科医师建议顾韍把女儿送到残障中心,他说这种孩子养大也没用,只会拖累全家。

但顾韍回答:“我要把她送到学校念书,把她教养成一个好孩子。”

“那么我们就等着瞧吧!”

后来这位医生亲眼目睹羽献的进步,非常惊讶,甚至把所有实习医生叫过来,说:“This is amazing !”(这真是奇迹!)

几年前,因爸妈年事已高,羽献被送到教养院过团体生活,周末则回家与爸妈一起休闲、散步、做礼拜。

“你也是妈咪最好的朋友!”顾韍紧紧抱着女儿,没想到老来有这个单纯的宝贝女儿陪伴身边;没想到这个不起眼的慢飞天使竟然让她学会包容、学会爱!

蒙允许转载自《光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