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别高考十二年

 

2002年中考,我幸运地以超出录取线5分的成绩,上了本县唯一的一所重点高中,那时我14岁。家里人都比较重视,因为自古以来,吴家没出过一个大学生,这次我的机率比较大,大家都认为我能考上。家在县城的大姑,特地将院子空出一块地,供我容身。奶奶专门陪读,负责我的饮食起居。报名前,父亲还摆了好几桌酒,亲朋好友都来了,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但在我看来像是一场壮行。

那时的人比较单纯。按理说一个在农村长大的孩子,进了相对繁华很多的县城,或多或少会受到一些腐蚀,但我却没有。我依旧热爱学习、专注求知,街角的网吧、女同学的暗示、各种攀比风气都没影响到我,成绩总体比较稳定,大概排在班级前十名,最好成绩是全校第八名。现在觉得那时的学业真是繁重,繁重到现在有时做梦都会吓醒。但奇怪的是,那些日子竟然平平安安地挺过来了。高三之前基本上心无杂念,直到阿萌分到了我们班。

阿萌眼睛很大,是个美少女,智商极高,性格也好,成绩更好,那些个期中考、期末考、模拟考,她基本稳坐全校第一名。一个正常的青春期男孩,应该都会对这样的女同学动心吧。终于在高三那年的圣诞节给她写了封情书,可惜被她拒绝了。一个原本潜心向学的薄脸皮好学生,第一次为爱放下自尊、鼓足勇气表白,却得到了这样的结果,这事搁谁身上,估计都是个打击。 2005年的元旦真是太难熬了,往事历历在目。受此影响,高三下半学期我就有点浑浑噩噩了,学习的动力也弱了,更没了冲刺的想法,所幸前期基础打得比较好,高考以超出二本线31分的成绩上了一所省属重点大学,算是完成了家族的夙愿。

高考那天,说不紧张是假的,毕竟是影响终生的大事。由于一些主客观因素,数学考得很差,考完后走出考场,那种心灰意冷的感觉,现在想起来还是心里一沉。所幸,当时及时调整了心态,后面几科都算正常发挥,不然后果不堪设想。真的很幸运,我的分数只比我选的学校的录取线高十来分,若当时一道大题错了,我可能都不会如愿进入那所学校。

阿萌竟然也没考好,总分只比重点线高几分,报的学校是山东一所全国重点大学,当时听说她都准备复读了,我那时的想法是,她若复读,我也跟着复读。谁知那所学校全省就她一个人报,竟然为她降分录取了。

记得高中数学老师曾说,一个人最忘不了的学生时代就是高中,单纯的生活、繁重的学业、美好的向往、迷惘的青春等等,都集中在高中三年,它太可贵了,所以一生难忘。自填志愿后,到大学毕业,我都没见过阿萌。大学时候,我想,如果当初她答应了我,说不定我俩都会名落孙山,没了未来。也可能,我会考上一所更好的大学,有着更加绚丽的人生。谁说得准呢。

儿子在看《小猪佩奇》,当着他的面,我一本正经地问爱人,如果时间倒流回高中,会不会再次拒绝我。她微笑着摇摇头,不置可否。

作者现居中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