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婚姻還有希望嗎?

LM200_08我結婚很多年了,我和西人丈夫在結婚前後都在同一家大機構工作,他是個事業很成功的人。在公司中他比我高幾個級別,年紀比我大,人生經歷也比我豐富很多。他高大威猛,他的經濟基礎很雄厚。他作事果斷,有領導的才能,公司器重他,同事尊敬他,當然不乏愛慕他的女士們,而我就是其中之一。

十多年前,我們幾位同事一起被派出差公幹,我倆之間突然好像亮了綠燈,近距離接觸後,知道他曾離婚,而且有一個女兒,當時已十多歲,他非常愛她,他和他爸爸的關係很差,他說因為爸爸對媽媽和三個兒女都不好,他是老大,受的衝擊最大,所以提起他爸爸,他就很不高興。

自從那次出差之後的幾個月,我們開始嚐試了解對方,而且在探討結婚的可能性。我亦就此問題請教我的牧師,牧師也同意我的看法,說他是一個堂堂正正的男子漢。但是,牧師也提醒我,他的離婚經歷很可能留下很多苦毒在他心裡,而且他對女兒的關愛,很可能成為我們婚後的一個衝突。他敦囑我三思後行。

然而,己單身了30多年的我,被他的愛情征服了。牧師的警告,變得不重要了。於是,半年熱戀之後,就開始了漫長的十一年婚姻生活。漫長,是因為一結婚之後就發覺他是一個非常強勢的人。不管任麼事情,我幾乎沒有發言的餘地,一切都只有聽他的。他也要我接納他的朋友,使我很為難,因為他們交往的方式是酒館聊天、結隊駕摩托車等。最難受的是,他的女兒常在我們中間挑啟事端,而他對女兒的關愛,使我在他眼中變得微不足道。每次,只要提起他的女兒就會觸發吵架。

起初數年我努力地適應著;現在環境好像迫使我放棄,但是卻實在不捨得。可是我們的互動,不是爭吵就是冷戰 我們的互動,就是爭吵或冷戰,此外,就各不相關。雖然沒有分房睡覺,但都是同床異夢。各顧各的事,各煮各的飯。我實在不想離婚,但是我們好像過著離婚的生活,虹恩,你認為這婚姻還有希望嗎?

水深火熱人上

 

水深火熱女士,

你的婚姻有沒有希望,局外人是很難有具體答案的,所謂解鈴還需繫鈴人。只有你才知道有沒有希望。不過就你所提供的資料,我有以下的看法,謹提供給你作參考。

1.你的丈夫出生於一個爸爸對媽媽有暴力行為傾向的家庭,丈夫對妻子的暴力行為,是掌控的極端表現。這樣的家庭缺乏愛的元素。家中成員在肉體上和情緒上都會有傷痕。雖然孩子們不會喜歡父親這種行為,但是這種行為模式卻自然地可能刻在孩子的潛意識中,成為他日後的行為模式。

你的丈夫不能接納你的意見,除了因為他是知識份子,而且一直身居領導階,發號施令是他的日常生活模式之外,他父親的行為模式很可能在背後主使他對你的掌握。所以你必須有溫純,順服的言行,盡量和他配合,才可獲得他的信任和呵護,才可以讓這婚姻有希望。

2.他曾離婚。離婚的痛苦鉻印使他對女性有不信任的恐懼,再結婚時,新的婚姻關係中的衝突很自然會勾起過往離婚的傷痕,這些傷疤促使他失去安全感,這感覺驅使他對你有掌控的行為。這掌控行為建立在他父親對妻子掌控,使你沒有抒發自由意志的空間。而他以前的離婚,亦很可能由於他對前妻掌控導致的。

3.他比你大十多歲,這個年齡差距在夫妻關係中,可能是一個很好的配合,十年的知識、經歷,和經濟基礎,往往是幸福美滿家庭的重要元素。這個差距促使夫妻雙方有一個客觀的彼此互相欣賞,互相補足的基本條件。但是如果婚姻中​​沒有神的愛作潤滑劑,這個年紀差距就會造成種種隔膜,彼此互相猜疑,這猜疑的結果,輕則彼此都生活在恐懼中,重則導致婚姻瓦解。

4.他有一個十多歲的女兒,這對你們的關係會造成很大的負面影響。這女兒會覺得你分走了她原來的來自父親全部的愛,因而她會和你對立,製造麻煩,不讓你好過。而你也會因得不到丈夫全部的愛而不滿。因而導致你與這女兒爭寵,並且互相排斥的現象。但是如果丈夫是有分寸的人,而你又能盡量表達對繼女的關愛,這潛在的危機就能被緩和,瓦解。

5.你們是在跨語言婚姻當中,婚姻是兩個罪人帶著兩個犯罪檔案進入婚姻中,也帶著兩種不同文化進去,彼此都要身體力行,而且要持之以恆地在婚姻互助中操練神的愛,婚姻才能活出神原先設計的樣,使我們彼此適應、磨合、跌撞中建立一個榮神益人的家庭。跨語言婚姻的難度,比同語言文化婚姻的難度多了一層難以超越的障礙。不管你的英語多好,你都是外國人。而且不同的文化常使人產生無力感。這不能共鳴的困惑,需要額外的關愛包容才能化解,否則會阻礙婚姻的和諧與持續。

以上這幾點觀察到的事實,靠人是很難超越的,唯有倚靠神才能,如果你願意謙卑順服,相信神會給你聰明智慧去面對,而作出明智決定。

虹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