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毒有多難?

戒毒有多難?看數字怎麼說!

根據學者的統計,吸毒者的再犯率約為七成,而此僅為記錄在案之統計數據,若再加上未查獲、其他犯案(因吸毒需求而犯案遭捕)入獄等,估計吸毒者的再犯率應至少高達95%以上。

戒毒有多難?看醫學怎麼說!

大多數毒品都可以產生類似大腦原本就已存在的物質之作用,這些作用可以讓人產生幸福的感覺、放鬆的感覺、快樂的感覺與激動的感覺。在高濃度毒品的作用下,大腦持續浸浴在這些非自然產生的高強度感受中,使神經系統因此產生了耐受性、戒斷症狀、生理依賴與心理依賴等效應,而這過程就像是肚子餓了就會想吃飯般地自然。故,從醫學的觀點看成癮是一種疾病;它會對腦部產生一種不可逆的改變,是一種慢性生理疾病,一種會復發的疾病,一種一輩子的狀態。

戒毒有多難?看對戒毒者復發的研究怎麼說!

戒毒者在戒毒後又回頭接觸毒品,多半都是從一個最微小的念頭開始。這些念頭通常不是直接想去吸毒,而是允許自己接觸過去那些與吸毒有關連的媒介。一開始,或許一杯啤酒、一根煙;接著便允許自己看一些色情的影片或雜誌……當吸毒的慾望或衝動透過這些媒介被挑旺起來時,便絕對難以壓制……。

戒毒有多難?看社會現象怎麼說!

從歷史記錄來看,酒及物質依賴被視為一種罪行或人格缺失。在污名化及標籤效應的惡性循環下,社會因而對酒精或物質成癮者十分排斥,甚至認為應被社區放逐,而各國監獄也曾被視作“酒醉者容器”,藉以將成癮者自街坊中清除。在支持體系薄弱的社會中,想讓成癮者戒毒,就像是想讓一個不良於行的人不靠柺杖就站起來一樣地難。

戒毒有多難?看心理輔導專家怎麼說!

在接觸過的戒毒者中,凡接受過心理輔導的,被診斷出的問題似乎都千篇一律,都是因為“創傷”。創傷的來源,最常聽的是父母,然後是兄弟姊妹、其他權威人物,甚至兒時的朋友有時也被列在黑名單上。據說,就是因為這樣的創傷留在潛意識中,所以產生各種不同的心理和行為問題,譬如﹕不健全家庭的受害人、內心幼童、強迫性的重複、心理按鈕等等。戒毒的難在這些難解的專有名詞下,似乎就顯的比較沒那麼難理解。

戒毒有多難?看那些成癮者自己怎麼說!

“媽媽跪在我的面前,哭著求我不要出去吸毒……我也跪下來,求媽媽讓我出去吸毒。為了幫助我戒毒,媽媽把我關進去一個鐵製籠子裡……毒癮發作時,我仍然掙脫鐵籠,跑出去吸毒。在爸爸的靈堂前守靈……雖然知道爸爸生前最痛恨我吸毒,但毒癮發作時,我仍然在父親的棺木邊吸毒,隨著毒品進入我體內的感覺,我的眼淚也掉了下來……。”

筆者曾吸毒長達11年,過程中屢戒屢敗,對於戒毒的難及吸毒時的痛苦,實在記憶猶新……被毒品綑綁的人,其實是很痛苦的,心中有親情,活不出親情;心中有尊嚴,活不出尊嚴;表面上好像漫不在乎,但內心裡的控訴與掙扎,保羅說:“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真是吸毒者心中最深沉的哭喊!

在晨曦會福音戒毒的幫助下,我戒毒成功已有15年了……如何能戒毒成功?如何能讓吸毒成癮的人重新唱出一首歡樂、讚美的歌?

醫學說:“除非,有一個可以跟毒品競爭的東西……並且最終能取得勝利!”威脅利誘、溫情喊話都動搖不了吸毒的決心,有什麼可以在成癮者的心中跟毒品競爭,且最終能取得勝利呢?聖經說:“在人所不能的事,在神卻能。”(路18:27)

允許心中最小的念頭發酵作怪,總是從“反正不會有人知道”的鴕鳥心態來說服自己,若心中能有一位無所不在、無所不知、聖潔的神內住、掌管,就能小惡不生,大罪不犯;唯有主耶穌捨身救贖的愛,才能打破社會中被污名化的標籤效應,因為祂用自己的生命重價將我們贖回,從此讓我們知道我們之所以為人的價值何在,這是最具深度的接納及重造;主耶穌為我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為我們的罪,成了挽回祭,聖經說:“因祂受的鞭傷,使我們得醫治。”這是對“創傷”最具療效的纏裹與醫治;而保羅在哭喊說:“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他最強而有力的見證是:“感謝神!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而晨曦會“福音戒毒”每一位戒毒成功的人,都可以用生命為此做見證。

有些歌,可以一唱再唱;有些事可以一做再做,可是吸毒的路,千萬千萬不能走;一踏上,就是風雨的時候﹗但若您不慎已沾染毒品,相信我,止息風暴的主耶穌,是您戒毒成功的唯一一條路﹗

作者現居台灣桃園

現任職基督教晨曦會人資部主任

晨曦會網站:

香港 http://opdawn.org.hk

台灣 http://www.dawn.org.tw

美國 http://www.opdawn.org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