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中的喃语

LM209_06

图/ThomasWong

我们的日子就这样在一种静谧中渡过,没有喧嚷,即便是鸟儿因着争夺地盘而发出的尖啸声和翅膀煽动的声音,也迅速消融在透明的空气之中。天空总是那么的蓝,那么的开阔,四围的屋舍掩映在花木草坪中。一切都是那么纯粹地存在,于是,自己的心境和日子也变得纯净起来,不自觉的,脸上的线条柔和下来,微笑如兰兀自静静绽放。

当人活在一种纯粹当中时,生活开始简单明朗起来,智慧之门开启,​​思维也开始清晰起来,对生命本真的探索在思维之海中开始浮现启航。

神所创造的这个世界是如此生机勃勃,明亮绚烂,静寂平淡中生命的波浪翻腾喧嚣,大自然的交响乐轰​​鸣,万物都在赞美那一位创造的主,一切都是美好。然而,在生命与死亡的交替中,在和平与谋杀并存的无奈中,究竟什么才是美好的本真状态,究竟什么样的一种存在才是生命被创造时的美好,在这一段时空旅程里,我们该怎样面对时光的流淌生命之光的流逝? “逝者如斯夫?”几千年的惨淡湮没于静静流淌的河水之中,波澜不惊。生活总是会继续,未治愈的伤痛变成仇恨在民族的血脉中潜伏,在某个历史的关口喷发出来,天空依旧是蓝的,大地依旧翠绿,但是那原本美好的生命却在咒诅下变得丑陋不堪,弱肉强食奉为真理的世界里追求良善公义成为一种可笑的悖谬。我们如何在这个悖谬的世界活出一种纯粹的美好生命?义和不义在我们的灵魂处进行一场生死搏杀的战事,直至我们肉体的衰亡。纵观人性的历史,得胜似乎成为镜中花水中月,美好得近乎虚幻,让我不敢企及。

然而,面对着静静流动的时空,如卷轴一样展开(虽然有一日它也将如此卷去废去),那双转动宇宙的手,那双钉痕的手将我的目光牵引至时空的尽头。在那里有神应许的永恒,那是按照神的本性所创造的天地,不被罪玷污的圣洁世界,是有血的本真的生活状态,是生命的盼望。因着着这个盼望,世界在欢呼颂赞,切望等待。我们有限的耳朵听不到万物的敬拜赞美,但安息下来,我们的灵魂可以听到歌唱,我们灵可以随之歌唱起舞。所以,在黑暗里,我们要开始学会看到光明;在罪的现世里,我们要学会过圣洁和喜乐的生活在伤痛和悲哀中,开始学着歌唱吧,面对过往今来的一切,努力歌唱吧当有一天面对十字架上的基督我们不仅流泪,还开始微笑,开始欢呼,开始热切拥抱,那么,我们就开始踏上与基督同复活的路程了。这个悖谬荒诞可怕的世界也就开始有爱了,美好的东西就开始在某些人的生命里成为真实。而且,当这个时空废去的时候,这些美好的东西还会真实地永恒存在。

我的泪在微笑中肆意流淌,用美好的心去面对丑恶,美好才会成为真实而非虚幻不堪一击,这颗心也才会成为坚强。在暴风雨的洗礼在烈阳的曝晒下,受造的大自然在罪的重压下依旧在切望等待在歌唱,以最强悍最美好的姿态站立在我们的眼前,一如我眼前臭氧层出了空洞却依旧碧蓝的天空,那群努力求生但食不果腹的鸟儿,那棵在烈日下卷缩起叶子的橘子树……在血与泪中站立起来的诺亚后裔,顽强地以最美好的姿势活着吧。

作者来自中国,现居悉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