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slow

LM215_07

’m slow(我慢)是一个人,是我给一个不知名姓的澳洲老者起的名字,他的言谈举止曾深深地打动了我。虽然年深月久,他的形象却在我心里永远高大不可磨灭。

话说十几年前,我和老伴在同一家小旅馆里打工,做Room Service(客房服务)。每天在清理房间之前,先给客人们做早餐,老伴充当厨师,我充任侍者。

早餐通常先给客人上一杯冷饮,一杯牛奶配上一包烤制过的玉米片或大米花,麦片什么的。待客人吃过冷食后,就可以上客人事先选择的热食如煎牛排,煎香肠(sausage),煎咸肉(bacon)配上煎蛋,煎蕃茄,烤面包,茶或咖啡。老板指示,为让客人吃得舒服,要随时注意客人吃的情况,一定要在客人吃完冷品以后再上热品,我和老伴是敬业惯了的,对老板的话遵章照办,从不敢怠慢。

一天,进来一位澳洲老人,他身材不高,穿着整洁朴素,面容带着微笑,脸上除了友好和气之外,还透着一股善良。全然没有任何前来就餐者流露出的那种来享受一番的高高在上的傲慢,总而言之,这位老人给人一种印象,那就是平凡。

根据他预先约定的单子,我给他端上一杯橙汁、一杯牛奶和一包麦片。这时,其他餐桌也陆续坐满了客人。由于人突然来了很多,我和老伴有些手忙脚乱。老伴忙着煎热食,我除了给客人端盘子跑出跑进外,还要时常透过厨房通往餐厅门上的小窗望一眼客人吃的情况,我见那位澳洲老人身子笔直地坐在那里,想必是吃过冷食正等待热食上桌,就迅速给他端上煎好的香肠、煎蛋、蕃茄、烤好的热面包、果酱及红茶等一大托盘。

当我走到老人桌前,啊!我不由得暗叫了一声,原来老人的碗中还有一半牛奶泡的麦片,人家正细嚼慢咽着呢!我抱歉地望着老人,刚要说对不起,然后准备端回热食时,这位老人出乎我意料地拦住我,说了一句:“You right ,I’m slow。”他看到我的表情好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学生……我被他的言行惊呆了,我在有生以来从未体味过的一股暖流从心底流过,本该受到的埋怨变成了道歉,本来担心老板会责怪的紧张,一下子松弛下来。老人的宽容和体谅使我感动的泪花在眼里打转,我不知该说什么好,老人一定读懂了溢于我脸上的表情,进一步认真地重复说:“I’m slow。”并轻轻地摇着头,不要我自责,还表示热食来了很喜欢,用不着再端回去,我按他的意思将热食留下,这个老人是楼上305号房里的客人,在收拾他的房间时,我又一次惊讶地发现,这间单人房里的一切,像是没有人睡过似的那么整洁,除了一双半旧的皮鞋整齐地摆放在床边标示着此房尚有人住(Stop over)外,其他就如同刚刚整理好的房间,不用room service 任何劳动即可锁门而去。

我立在门外,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这老人决不止是爱整洁,联想起早上餐厅里发生的事,一句短短的“I’m slow”。不难理解,这是一位内心充满仁爱的人,他的善良像春风拂面,更像暖流溶化冰雪,在我心里注满了人间温情。 “I’m slow”在旅馆连续住了几天,每天都到餐厅吃早餐,老伴在给他煎sausage时,倾注了更多的感情。我们猜想“I’m slow”准是一个教徒,不,还不止。是牧师,对,一定是位牧师。我印象里的牧师,脸上都有“I’m slow ”类似的神韵 ,我认为那是一种真善美。

作者来自中国 现居布里斯本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