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儿子的父亲是个罪人”

LM218_06我们一家从香港来到温哥华的时候,大儿子只有14岁。在他的世界里,最重要的就是朋友。在香港,他有很多朋友,能够促膝谈心的也不少。他的学校生活和教会生活都非常精彩。他是一个敢言、活跃的孩子。他在学校团契当团长,又主动带领同学返自己的教会。在香港,他的世界很美好。来到温哥华,由于文化的冲击和语言的障碍,无论在学校,在教会,他都找不到朋友。他努力尝试融入,但不成功。他思念香港的一切,他的心情变得郁闷。说到尾,离开香港来加拿大生活不是他的选择。

我太太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她挂念在香港的父母,家人,朋友和教会的弟兄姊妹。再者,温哥华的秋天,也真的叫人沮丧。太阳伯伯不到5点就收工,6点已经天昏地暗。初到贵境的我们,在思乡情绪和夜长日短的双重打击之下,心情变得烦躁不安。一家四口,只有小儿子的心情还算可以。

家务,在没有工人姐姐的日子,往往变成父子之间的冲突导火线。我也记不起是什么鸡毛蒜皮的事情,只记得大儿子令我心情不爽,我就决意要教训他。他傍晚要到Riverport去参加一个空军学员(Air Cadet) 的活动。我叫他自己想办法,因为我决意不开车送他去。

倔强又没有朋友可以帮忙的他,就一个人从我们在 No.5 & Williams Road 的家,一直步行至Riverport的保龄球场。在又黑又冷的路上足足步行了40分钟。回来时也是一样。只是环境更加黑,天气更加冷。

我是一个冷血的父亲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回想当时的决定,我感到内疚,后悔和羞耻。因为,我实在没有任何合理的理由去拒绝开车送他。我的决定反映出我的小气,我的不成熟。我让我的情绪支配了我的理智。我让我的怒气盖过了我对儿子的爱。我让魔鬼的残忍胜过了上帝的宽容。我得罪了我的儿子,我得罪了爱我们一家的上帝,我犯了罪。 *

我相信上帝对所有父亲最基本的要求包括两方面:供应和管教。无条件供应孩子的基本需要是我们的天职,有需要时用合宜的方法去管教孩子是我们的责任。但是,当我们利用“供应者”和“管教者”的身份,以拒绝供应或者苛刻管教,去操纵孩子的行为,甚至宣泄自己的情绪时,我们已经陷在罪中。

*为这事情,我已经向大儿子道歉,并且得到他的宽恕。

作者:加拿大温哥华烈治文华人宣道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