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边捉蟹

LM219_08

布里斯本河水有些浑浊,听说水银含量也超过了标准,真正钓鱼好手,都不在河里钓,都开车跑百十公里去海钓。只有我和老公懒得去那么老远,我知道黄金海岸有不少钓鱼点,也去过不少次,有时还买了门票(深入大海很长专供钓鱼用的桥头设有购票处,钓鱼需购票进入),可是哪次都没有收获,总是高兴而去,败兴而归。鱼没钓上来,油费见涨。又喜欢钓鱼,怎办呢?就在河里钓吧!

在河里钓鱼,有很多优越性,一来离家近,开车10来分钟就到河边;二来是环境优雅,风景也美,河对面是昆士兰大学,背后是一条步行小径,很少有行人路过。再往后,是一片静谧的墓地。除了鸟鸣以外,听不见任何噪音。坐在河边的大石头上,被冬日的阳光晒得暖洋洋的,手握鱼竿,极目远望,叫人有欲醉欲仙之感。

有一次起杆,觉得摇轮沉重,鱼竿都弯下去了,嗯?这条鱼有多大啊!怎么那么沉?也感觉不到鱼的抖动,等摇上来一瞧,噢!是一只大螃蟹!这下可把我高兴坏了,赶紧赶紧,快回家,我最爱吃螃蟹了。

以前曾在越南杂货店买过几次河蟹,都不肥,有次花60块钱买了四只大泥蟹,都是空壳和咸水。我妈妈来澳州探亲时,我们特意到鱼市场买过蟹,一箱四只,个儿倒是很大,煮完还拍了照片,录了像。可吃时一揭开盖子,全是海水,没多少肉,上当上当!录像机可不管那么多,把真实情景全记录下来,成为历史不大光彩的见证,用天津话讲,黵卷!

从此我不大敢买泥蟹了。

这回钓的是一只大肥蟹。按家里老法,蒸熟后剥出所有的肉,浇上佐料(姜蒜捣成泥与酱油麻油醋混合)然后夹在热饼里,配上绿豆白米粥,边吃边喝,告诉你,这口味比什么都香!这种吃法最容易让我回忆童年,是双层的享受。打那以后,对钓鱼就更来兴趣了。钓鱼捎带捉蟹,生活中平添了不少乐趣,当然也免不了加些调味料。往下看你就知道了。

鱼饵甩下去,大多数钓上来的是猫鱼(catfishi)。一年里,只有冬季的七八九三个月形势大好,能钓一些小黄鱼。钓到螃蟹,机会不是老有,只有少数情况,起杆时有沉甸甸的感觉。每到此时,兴奋使我精神紧张,摇轮的活儿转手交给老公,我呢,赶紧去拿抄网,这得两个人配合捉蟹。捉螃蟹最好是在它出水面之前的一刹那,一个人接着摇轮儿,另一个人用抄网入水准确从螃蟹身下一抄,螃蟹就掉到了抄网里,这下无论如何它也跑不掉了,越是拼命挣扎,爪子越和抄网扭绊在一起。捉到螃蟹的心情,你想想,该有多兴奋!用如获至宝来形容,都不过份。 “宝”不见得是金银财宝,是你喜欢的盼望得到的东西。问题得宝并不那么简单,呃,想得就得?这里有很多复杂的情况哩!

开始我老埋怨老公没配合好。比如,他摇着摇着,螃蟹快出水面时,他突然一声咳,螃蟹跑了。没逮着是很叫人失望的,到手的螃蟹,叫你给咳嗽跑了,你怎么早不咳晚不咳,非那时咳呢? ——老伴没话讲。有时候,他老人家摇着摇着不知为什么不动了,我说,你接着摇呀,别停啊,你看你看,完了,又跑啦!你一停,螃蟹就沉下去了,它抓住石头一撒嘴,还能不跑? 咳!你呀,真是的!

后来,我俩慢慢总结出,凡是钓上来的螃蟹,鱼钩不是勾在嘴上,就是勾在大爪的关节上,总之它是无法解脱,才被人捞上来的。凡是跑掉的,没别的原因,是没勾上。我分析,螃蟹从深水处找到食饵,轻易不舍得放弃,你起杆摇轮儿,它傻乎乎的刁着鱼饵跟着上,任性不撒嘴儿。可是当接近水面时,水面很亮,螃蟹本能地感觉大事不好,贪吃危险,快撒嘴,逃命要紧,就溜掉了。这一分析,老公逮了理,说我瞎埋怨,冤枉好人,说没听说钓鱼捉蟹不叫人咳嗽的—。我说,您老还是尽量别非那时咳行不行?万一螃蟹视力弱没发觉水面而听力不错,本该钓上来的,您这一声咳,不就把它吓跑了吗?不防一万,也要防个万一呀!

再后来,又有新发现,螃蟹爱吃鱼肉,大概因鱼肉目标比虾大,也好咬。我们就地取材,将钓上来的猫鱼肉甩进河里,吃去吧,要多少有多少,不用花钱买鱼饵了,一本万利。

不过,什么事都不可过度,无节制,所谓见好就收。否则,老吃河里的螃蟹,河水里的化学物质有害,吃坏了身体,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作者来自中国 现居布里斯本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