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表叔”数不清

LM220_10

──悉尼修表记

 

在我原来所做的小生意中,有一件我最喜欢做的事就是为顾客的手表换电池和做一些小修理。我喜欢做这些事不仅仅是因为它的利润好,也因为它需要一定的技术、耐心、细心和创造性。也就是说,它既可以满足我作为汗滴男(handy man)的爱好,又有钱挣。

为电子手表换电池,看起来很简单,不需要什么特殊技术。只要把手表后盖打开,把相同型号的钮扣电池放进去,然后把后盖盖上就大功告成了。可是,如果你要把它当作一门生意来做,就不是很简单的事了。首先就是各种各样的手表,需要各种各样的电池。其二,各种手表的后盖,有的很难打开,有的打开后很难盖上。其三,顾客认为你既然能给他(她)的手表换电池,你也一定是一个Watch maker—钟表匠。他们也总是会要求你为他们的手表和钟表做一些修理的事情。比如,表带旧了,坏了,或者是指针掉了,手表和挂钟不走了,等等。遇到顾客的这些要求,我总是尽我的能力为他们解决问题。几年努力下来,我的顾客数量越来越多。现在,虽然我已经结束了我的小生意,但是,我最舍不得的就是我的这些“表叔和表婶,表姐和表妹,表哥和表弟”啊。一想到他们,我就忍不住唱起从小就熟悉的那首歌:“我家的表叔数不清。没有大事不登门。虽说是,虽说是亲眷又不相认。可他比亲眷还要亲。”

不过,我最要感谢的是我的两个朋友,在悉尼的吴承士弟兄和在我的家乡潮州的吴启安君。没有他们的帮助,我就不可能成为一个“watch maker(钟表匠)”,我的钱包也要比现在瘪得多了。原来,好几年前,一个和我有生意来往的年轻人把他修理手表的一些工具和电池半卖半送给我。我请他吃了一顿便餐。他给我简单介绍了给手表换电池和一些简单修理的注意事项。后来,我尝试做了一些,感到不容易做下去。也就基本没有做了。悉尼的吴弟兄知道这个事后,鼓励我把这个生意项目开展起来。他介绍了他的小学好同学,潮州枫溪镇的启安君和我认识。启安一家是枫溪镇最有名的钟表世家。我和启安君在微信上认识交谈,很有相见恨晚的感叹。启安和我差不多年纪,风度翩翩,温文儒雅。他也是当地有名的书法家。启安为我在中国订购了所有型号的手表电池,整套的手表修理工具和一本专业书──由国内钟表权威王泽生主编撰写的《钟表营销和维修技术》。有了这些材料,又可以向启安君在微信视频上随时请教,我如虎添翼。来我家做客的“表叔和表婶”也越来越多了。

“表叔表婶们”喜欢我这个“表侄子”的原因并不仅仅我的收费合理便宜,更主要的是他们感觉到我是真正把他们的利益放在前面。比如,有些顾客的手表需要修理,我本来可以拒绝或者只是简单置换新的零件就可以了。但是,这些手表对他们有着特殊的纪念意义,比如是结婚或者生日的礼物,或者是亲人的遗物等等。我总是不惜花费时间和精力做出各种尝试去救活它们或者尽量恢复它们的原貌。从经济的角度看这样做很不合算,同时还可能弄巧成拙,手表没有修好,顾客也不满意。但是,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毕竟很小。所以我总是乐此不疲。每当我看到“表叔表婶”的脸上露出对我的工作的赞赏的笑容,我就感到一种成就的快乐。古人云:“莫因善小而不为”,此之谓也。

作者来自中国 现居悉尼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