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患上癡呆症後

LM246_12

上帝教會了我什麼是真正的愛

“我非常愛你。”這是我在奶奶去世前對她輕聲說的最後一句話。

我和奶奶的關係遠非完美。在我成長的過程中,她一直和我們一家住在一起。她的性格很強,我和她常常起衝突。

有時是因為一些小事,比如當我們一家人彼此分享笑話時她卻拒絕加入。她還批評我們浪費錢去昂貴的餐廳吃飯,儘管我們並沒有去過太多次。

最讓我痛心的是,當她罵我或和我父母討論家庭問題時,她會大發脾氣。這些衝突往往會留下很深的傷痕,我們開始習慣於給彼此留空間。在經歷特別激烈的爭吵之後,她會去親戚家住幾天。 閱讀全文 »

他是我的“照妖鏡”

LM246_14

不過每次汗顏之際,我都驚懼,骨子裡的那個老我,究竟什麼時候才能死得乾乾淨淨?

小妖之:合理避稅

前些日子要從朋友那裡買一輛二手車,想到去過戶時要交的稅,我那根深蒂固的歪腦筋小聰明又開始耍了起來。我問先生:“哎,你說,我們能不能算作是禮物贈送呢?這樣子沒有買賣交易,就能省稅嘛。當然,結束後我們肯定、必然、一定會付錢的嘛。”他不帶一絲猶豫,立即否定:“不行不行,那就是撒謊。” 閱讀全文 »

由天翻地覆到無時間賭

──鍾振輝弟兄憶述戒賭經過

LM245_18

前問題賭徒鍾振輝(Tommy Chung)於八十年代末由香港移民澳洲。目前已有兩名孫輩的他,回想自己過往沉醉於賭博的日子深感後悔而且內疚,但慶幸家人及教會朋友對自己不離不棄,令他終於成功戒掉賭癮、得到一種“自由”。

還沒有移民到澳洲以前,鍾振輝就已是一個“非常爛賭”的人。他說:“我是一個很喜歡賭錢的人,可以三日兩夜不睡覺,賭個天翻地覆。” 閱讀全文 »

笑看花開,靜聽花落

LM244_18

——記我罹肺癌後

 

人到中年,有意無意,最常在腦中閃現的片段就是回憶和不自覺的檢視。最近發現,曾經我最不情願接受的禮物竟然是鮮花!

做教師多年,每年教師節都會“被迫”接收一棒又一棒來自學生、朋友和年輕同事的花束。芬芳絢麗或清雅,或熱烈,擺滿家中的茶几、餐桌、書桌和書架平台。 閱讀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