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佛教徒,到基督徒

LM235_18

只要信耶穌,就能讓一切的罪孽消除,真有這麼簡單嗎?

我出生在佛教家庭,父母親篤信佛教,是虔誠的佛教徒。家中供有佛堂,每日的第一件事就是先禮佛,然後才做其他事。農曆初一、十五到廟裡去上香,積極參加各種法會活動、研習活動。小時候是看大人禮佛,稍大一些,父母帶領我做,甚至在飯桌上,父母談的也是佛教的種種。 閱讀全文 »

一語驚醒夢中人

邪靈讓人看到浮世的短暫虛華,卻用油蒙了人的心,讓人耳朵發沈,遠離生命的真道。

我從中學時期開始,涉獵紫微斗數。那時只是覺得好玩,至於靈不靈驗,並不放在心上。但是,我知道自己對許多事物都頗具靈感。工作後,因為我對很多人、事的預言十分準確,以至於被同事和朋友戲稱為“半仙”,後來乾脆叫“全仙”。 閱讀全文 »

一場槍擊案中的恩典與饒恕

LM233_18

 

“瑪麗,是我。”多麼普通的問候。

不過,在2006年10月2日上午11點,瑪麗‧羅伯茨在電話裡聽到丈夫的聲音時,她覺得一定出了什麼事。

給妻子打了最後一通電話,他鎮定地在只有一間房子的校舍內,槍擊了10名阿米甚女孩,打死5人,打傷5人,隨後他把槍對準了自己。這場槍擊案當時引起國際社會對賓夕法尼亞州蘭開斯特縣的關注。 閱讀全文 »

神的兒女何等有福

 

LM233_20

我有五個舅舅,每個舅舅都視我為寶。

2019年一月底,得知我的四舅榮祥身患癌症已進入晚期,醫生告知生命最多只有三個月。所有親戚都痛心無比。

期間,每天通過視頻安慰在深圳照顧我爸的媽媽。媽媽特別牽掛自己的弟弟,可是她一個人帶著生活不能自理的父親根本無法回蘇州探望。我跟媽媽說,四月底我回國,屆時一定替她回蘇州探望四舅。期間,每天都有來自蘇州的消息,隨著四舅第二次入院,被告知,我可能見不到四舅了。那段時間,幾乎每個晚上,當我在湖邊散步時都會和舅舅舅媽們通話,了解情況,然後就是淚水洗面,回到家裡我就盡量掩飾,不讓家人擔心。但是始終逃不過先生Jimmy的眼睛。我說想改機票,早點回去。他安慰我說:“你放心,我有信心,你一定能見到舅舅最後一面。”雖然他是信心滿懷,可我依然躊躇滿志、夜不成寐。之前完成了“癌症病人臨終關懷”的課程,我是多麼希望自己能在舅舅病榻前照顧他啊! 閱讀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