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是巧合吗?

LM260_03

9月1号早上6点半左右,我妈和我爸一起在江边公园附近走路。妈走得快,在前面一点,走着走着看不到我爸在哪里,就打电话给他,问:“在哪啊,老头?”

爸说正坐在路旁的椅子上歇会儿,胸口有点闷,好像有压迫感。妈听了以后,没有迟疑地往回走去找他。在不远处就看到爸正坐在椅子上,满脸是汗,捂着胸口,好像喘不过气的感觉。妈就知道爸的心肌梗塞又犯了。在十年前,爸也是这样症状。妈特别有经验,知道这是第二次心肌梗塞了,当机立断拦下了一辆摩的,让摩的把爸送回家,妈把爸夹在中间。 阅读全文 »

绝症中仍有盼望?!

LM260_14

 

我虽然得了一种没有药物和手术可以治愈的病,但我在这段生病的旅途中经历了无数的恩典,在生病中看到了盼望。 2018年我被检验患上自体免疫疾病,指数ANA高达2560,是最高的指数,普通人少于80。

那时,身体局部极度瘙痒,会影响睡眠。还有中度忧郁症,需要定时看心理辅导。我已经无法在冬天里好好睡觉。我的病让我对温度敏感,感觉寒冷进入身体,就出不来了,穿很多也觉得很冷。坐飞机也无法忍受长途飞行的冷气,手指关节也会冷到不舒服。 阅读全文 »

九十九The Ninety and Nine

LM259_16

 

《九十九羊》(The Ninety and Nine)这首诗的作者,克莱芬(Elizabeth C. Clephane),1830年生于苏格兰的艾丁堡,长于麦柔斯(Melrose)一个富裕的家庭,是家中最安静且最赢弱的孩子。她虽仅仅在世39年,但却充满喜乐,热心赒济、关怀周围困苦的人,当地的人都称她为“阳光”。她还喜爱写诗,常佚名发表许多作品。 《九十九羊》这首诗,是她离世前不久,特别为孩童而写,并刊载在《儿童时光》刊物上。 阅读全文 »

我曾经是一位软弱的基督徒

我曾经是一位软弱的基督徒,只有星期天才去教会崇拜,就是到神面前报到而已。那时我的信仰也不纯正,更没有对信仰很认真的追求,凡事都是按自己的心意去做。

我有三个孩子,分别是27、23和16岁。十年前顾着他们的学习,周末我都忙着送他们上补习班、舞蹈班。我从小被灌输的思想就是自己这般普普通通并非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只有依靠知识和地位,才能改变命运。对于很多事我都有自己一套想法,总想依靠自己的努力去做。我被世间眼目的情欲迷惑,以致于渐渐脱离教会,向着属世的生活而去。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