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佛教徒,到基督徒

LM235_18

只要信耶稣,就能让一切的罪孽消除,真有这么简单吗?

我出生在佛教家庭,父母亲笃信佛教,是虔诚的佛教徒。家中供有佛堂,每日的第一件事就是先礼佛,然后才做其他事。农历初一、十五到庙里去上香,积极参加各种法会活动、研习活动。小时候是看大人礼佛,稍大一些,父母带领我做,甚至在饭桌上,父母谈的也是佛教的种种。 阅读全文 »

一语惊醒梦中人

邪灵让人看到浮世的短暂虚华,却用油蒙了人的心,让人耳朵发沉,远离生命的真道。

我从中学时期开始,涉猎紫微斗数。那时只是觉得好玩,至于灵不灵验,并不放在心上。但是,我知道自己对许多事物都颇具灵感。工作后,因为我对很多人、事的预言十分准确,以至于被同事和朋友戏称为“半仙”,后来干脆叫“全仙”。 阅读全文 »

一场枪击案中的恩典与饶恕

LM233_18

 

“玛丽,是我。”多么普通的问候。

不过,在2006年10月2日上午11点,玛丽‧罗伯茨在电话里听到丈夫的声音时,她觉得一定出了什么事。

给妻子打了最后一通电话,他镇定地在只有一间房子的校舍内,枪击了10名阿米甚女孩,打死5人,打伤5人,随后他把枪对准了自己。这场枪击案当时引起国际社会对宾夕法尼亚州兰开斯特县的关注。 阅读全文 »

神的儿女何等​​有福

 

LM233_20

我有五个舅舅,每个舅舅都视我为宝。

2019年一月底,得知我的四舅荣祥身患癌症已进入晚期,医生告知生命最多只有三个月。所有亲戚都痛心无比。

期间,每天通过视频安慰在深圳照顾我爸的妈妈。妈妈特别牵挂自己的弟弟,可是她一个人带着生活不能自理的父亲根本无法回苏州探望。我跟妈妈说,四月底我回国,届时一定替她回苏州探望四舅。期间,每天都有来自苏州的消息,随着四舅第二次入院,被告知,我可能见不到四舅了。那段时间,几乎每个晚上,当我在湖边散步时都会和舅舅舅妈们通话,了解情况,然后就是泪水洗面,回到家里我就尽量掩饰,不让家人担心。但是始终逃不过先生Jimmy的眼睛。我说想改机票,早点回去。他安慰我说:“你放心,我有信心,你一定能见到舅舅最后一面。”虽然他是信心满怀,可我依然踌躇满志、夜不成寐。之前完成了“癌症病人临终关怀”的课程,我是多么希望自己能在舅舅病榻前照顾他啊!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