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音也没关系!  服事,不是我一个人在做工!

我从2010年开始在教会的音乐敬拜团服事。多年来,透过歌词和琴声带领上帝的子民敬拜上帝,心里经常是仰望、喜乐、感恩的。不过,跟许多音乐人一样,我对自己能力的批评总是多过赞赏。我心里常常有个想法,就是:我一旦唱走音、我的琴一旦发出杂音,就会影响会众,使大家分心,害大家没法好好地敬拜上帝;这是多么不敬的事啊。 阅读全文 »

我在抗疫最前线:

LM240_18a

面对新冠疫情,上帝在哪里?

 

那是一个炎热的午后,艳阳高照,晴空万里。我驻守在急诊室的初步分流站,位置就在入口处搭建的临时棚内,由透明塑料薄膜四面环绕着。准备下班的时候,汗水浸透了衣服,我的肚子早已饿得咕咕直响了。轮班交替后,我四处张望的目光无意中停留在门口一个巫裔妇女的身上。她身材矮小略胖,脸上带着腼腆的笑容,站在一辆破旧的客货车旁边。她的身后有个中年汉子,手里拎着两个装满饭盒的袋子,缓缓向我走来,与我擦身而过。 阅读全文 »

因先天疾病被遗弃的他说:“上帝差派每个人来到世界上都有使命”

LM240_20

1998年6月21日,一名刚出生两个月的婴儿被父母放在盒子里,遗弃在了一家医院门口。一对夫妻找到他后决定收养他,并为他取名赵摩西。来自中国山西的赵摩西出生时患有脊膜膨出。这是一种先天性神经系统发育畸形,会令患儿背部起一个像水球般的囊性包块,并出现局部皮肤破溃、感染,也可能引起严重的神经并发症和后遗症,包括认知功能障碍、癫痫、肢体功能瘫痪等,常常导致新生儿残废甚至致死。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