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粒落在地裡的麥子

LM235_08

“我實實在在告訴你: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

《約翰福音》第十二章第二十四節

翻開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拉馬佐夫兄弟》(《The Brothers Karamazov》),開篇映入眼簾的就是這節經文!整個小說還有另兩處提到此經文。 閱讀全文 »

滿村稻花香

LM234_18

一陣微風吹過,稻花的香順著風溜進窗來,夜就不再寂寞難熬了。我知道,稻花香過,稻子抽穗,稻穀很快成熟變黃,離米飯的香味就不遠了。

稻花香是整個村子秋收成熟的第一符號。誰不想聞見稻花香呢?整個村子都正處於青黃不接的時節。瓜瓜菜菜就著稀飯的日子都吃了小半個月了,三天兩頭難得瞧見點油腥子,哪個不想大嘴大口地整幾頓幹白米飯呀。可是,稀飯是越來越稀,存糧的米桶子早就見底兒了。桌上的稀飯都能照見人的影子。就是村子西邊最會計劃的李三爺,米桶裡也再撐不了幾天,一家老小都眼巴巴地看著他呢。當家主事的人,成天在田埂子上溜來走去,就盼著稻花香後是秋收。更不要說村子裡半大的娃了,正是長身體的年紀,那稀飯和素菜,能養人嗎。一頓兩大碗稀飯下去,肚皮看似飽了。可是等不到兩個鐘頭的功夫,肚皮又嘰哩呱啦地響,餓啊。夜裡是最難受的,數過多少遍星空了,把稻草壓了又壓,把席子翻了又翻,還是難於睡去。 閱讀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