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結婚三週年——合一、謙卑

LM260_12a

人們總是本能地想要證明自己有多聰明多強大,但是在婚姻中承認自己的軟弱和缺乏智慧才是更重要的;

人們也總是喜歡讓別人看到自己的婚姻有多幸福,教育孩子多麼有方法,似乎自己在經營婚姻和育兒的事上很有智慧,但其實無論婚姻還是育兒一路上都會磕磕絆絆,時常是喜憂參半。 閱讀全文 »

我和MUSIC有個約會     

LM259_12

(一) 與音樂的不解緣

許多人都好奇地問我:「為甚麼會選擇音樂治療專業?選這個不為人熟悉的專科,是否有特別的故事?」

香港加國音樂生活

我生長在基督教家庭,從小已學習鋼琴,父母希望我在教會音樂上有貢獻,念書時已在教會司琴,參加詩班,也曾擔任詩班指揮;在生活上,工餘也有教授鋼琴,與音樂有不解緣。從香港到加拿大留學,選擇了音樂教育系;順理成章的,畢業後再入讀教育學院,便可以當上中學音樂老師了! 閱讀全文 »

飛吧,小鴿子

LM259_14

一位作家回憶了他邂逅鴿子的經歷:一隻遲歸的鴿子落到作家的陽台,暫時過夜。作家抓住鴿子,關進鳥籠。第二天,籠子裡的鴿子看到天空飛來飛去的同伴,焦躁地衝撞著籠壁。這時作家陷入是否釋放鴿子的矛盾之中。轉即他懊悔自己剝奪了鴿子的自由,痛斥自己竟遲疑於還鴿子以自由。

由鴿子聯想到孩子,有沒有父母,像作家一樣反省過自己呢? 閱讀全文 »

有一種母愛

LM258_13

 

有一個人,永遠佔據在你心最柔軟的地方,有一種愛,會讓你無私地索取與享用,卻不求任何的回報,這一定就是母愛。有時感覺母愛太慈祥了,能掩蓋住嚴肅的父愛。有人說“父愛如山,母愛如水”,父親的愛往往是深沉的嚴厲的,而母親的愛又是溫柔的細膩的。一個男孩子表達愛總是那麼骨感,說一句“媽媽我愛你”,可能要讓母親等上許多年。從一個嬰兒呱呱墜地到張嘴說話,說的第一個詞,就是“媽媽”,我甚至覺得人的嘴唇所能發出的最甜美最親切的字眼,就是“媽媽”。 閱讀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