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需要「提早学习」吗?

LM234_16

◎   文/周育如(国立清华大学幼教系主任、专任副教授)

孩童在学习上的失败,我们常归咎于没有「提早学习」。所以父母让你学更久、更多,看你会不会学更好一点?这样的迷思,造成我们全国的孩子都在努力学习。

按照儿童的发展,幼儿阶段明明就该着重观察、操作、玩耍,为什么他要去学国语正音呢?因为父母担心他小学时注音会学不好;当他小学注音学不好时,害怕他中高年级作文会写不好,所以他低年级要就开始写作文;到了中高年级要观察事物写作文时,他又开始补国中数学先修班。 阅读全文 »

诗话白露

外国的地名,鲜有译得好的,法国的“枫丹白露”可算得上一个。枫叶的红和露水的白并列在一起,古典而唯美,易让人联想到一枚沾露的枫叶,清雅之至。

白露时节,白昼尚热,水汽蒸发到空中,入夜遇冷便凝结成露,附着在花草枝叶上,晶莹剔透,煞是可爱。二十四节气里,笔者最喜爱的就是白露了。白露简洁却不简单。在笔者看来,白露就像一颗洁白圆润的珍珠混在节气堆里,低调却让人过目难忘。白露是秋天真正的大门,进了白露这扇门,暑气才算是彻彻底底地消散了,人们也才能真真切切地体会到秋意。 阅读全文 »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LM233_17

小时候我常常牵着爸爸妈妈的手,心里就特别温暖,感到安全。

情窦初开时,我做梦都想牵到情人的手,那时候牵手的感觉像触电,心跳的特别快。

当自己成为了父亲,再牵起孩子们的手时,心里却是升起一种责任,要为他们遮风挡雨,一股男子汉大丈夫的气概,油然而生。 阅读全文 »

有你的冬天不会冷

 

LM232_19

时至深冬,天气正寒,山谷里有一阵风吹过。见我身体不由得抖动一下打了个寒碜,父亲说,挑起竹片赶紧走,一会儿就热和了。

大山里的冬天就是这样,一阵风就能冷透肌骨。去白合场的路,上坡五里下坡四里,翻山越岭,隔河渡水,一挑竹片挑在肩上,那比端着盆儿烤火取暖还来得直接。刚到一块桥,一身就热和起来了。爬上老鹰岩时,汗水从额头上大颗大颗地滴下来。热,真热,脱了两层衣服还是热。虽然脸上被冷风像刀子一样吹着,可全身上下还是不停地流汗。把竹片挑到白合场口的收购点时,背心已经被汗水湿透了,热气直冒。放下竹片挑子,身上没有了重东西压着,活儿停了,风一吹,冷劲儿又上来了。父亲说,娃,不怕,把衣服穿好,我们去场口东边老桥头刘二娘的豆花馆吃碗热豆花,保你不感冒。 阅读全文 »

母亲的青草塘

LM231_20

想起邱兴文还在金鱼池开办养牛场的时候,周末,从村子口门前的草塘子里割青草,再背着去养牛场卖,那是我最感兴趣的事儿。周末两天,早中晚每天三次,那是雷都打不掉的活儿。从草塘子里割草卖,那是自己最早关于挣钱的记忆。能自己挣钱花,心里想起来都安逸。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