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舅和我的胖瘦两舅妈

──悉尼思亲记

《生活月刊》这一期的主题文章是谈“亲情”。 “亲情”,故名思义,就是亲人之间的感情。而所谓“亲人”,就是因为婚姻,血缘或收养关系而产生的社会关系。夫妻配偶,也是亲人,但是夫妻之间的感情是爱情,是有别于一般亲情的一种人类感情。我这里谈的亲情是不包括夫妻之情的人类感情,也就是亲属或亲戚之情,在不同的时代和不同的文化民族背景下,对于亲属或亲戚后代不同的内涵。 阅读全文 »

告别 2019 跨年杂记

<安妮婆婆手记>

LM226_08

在西方国家住久了,入乡随俗已习惯了。圣诞新年期间,就好像过去我们华人过农历新年一样兴奋。每逢12月就开始忙碌起来。装饰圣诞树、布置家居、采购礼物、准备探访、安排聚会……我今年因为腿和膝盖老化,行动不便才真正进入了“老人冬眠期”。不准备组织什么活动,也谢绝了朋友的邀请,连那棵用了多年的大圣诞树以及所有的圣诞装饰物,全都送给别人家了,落得手脚清静。子孙们都各自有自己的小家团聚,我也没有太多的精力参与其中。谁知电话、微信、朋友圈、WhatsApp、Instagram 却加倍忙碌起来。虽是足不出户,但也没有闲着。这大概是网络时代的特色吧。孩子们真逗趣,将我这个88岁老人头像和我3岁小曾孙的头像,换接到两个漫画人物身上,在视屏上跳舞祝贺圣诞。其童真、稚趣、真情使我看得好开心啊。 阅读全文 »

第六章 创意英语教学

淡淡的茶语心情 : 脚踏实地,原汁原味!

浪迹天涯:545天在中国  (1997,2月 – 1998,7月)

LM226_10

90年代后期,中国对外开放,学英语成大热潮。白人外籍老师特别吃香,很多北美退休人士,不论有否教学经验,都纷纷到中国教英文去,听说不少年青小伙子拿着背囊趁大学放暑假到中国旅游时,不时会有人走来搭讪邀请他们作三个月的英文老师,他们也乐得教英文会话赚旅费,跟学生高谈阔论,何乐而不为?可想英语老师在中国是非常渴求和吃香的。 阅读全文 »